正如香水、红酒、埃菲尔铁塔之于法兰西,旗袍、西餐、老弄堂之于上海,就是寥寥几笔勾勒出这个城市的点睛之笔。当“红白蓝”遇上“爱司头”,红房子西餐厅就是打开西方文化的味蕾通道。连十几岁的小孩都知道“动刀动枪”要去“红房子”,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说,接触西方文化从西餐开始,而西餐文化又以上海红房子为代表,最终融入整整一代中国人的记忆中,成为不可割舍的情结。

 

味蕾间,风云跌宕上海百年

       一个多世纪以前,几声炮火,西方舰队不由分说的占领了上海那片隐秘的三角地带。西方人知道占领一个城市与占领一个男人有着相似的不二法则,那就是抓住他的胃馋住他的嘴。就在上海开埠后的第三年,远东第一家西商饭店“礼查饭店”正式将西菜带入中国,一方面为了飨宴漂泊在沪的西方士兵,另一方面为了西风东进的需要。

       然而最初的这种西餐“半生不熟”,被中国人认为是“腥臊味过重的未开化之食”,在上海滩并未被国人接受。当时礼查饭店一名叫做喜.迈路的侍应,每天西装革履接待外国大班及贵人,这些西方男人们带着他们的“上海太太”前来飨受。喜.迈路从底层观察,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后来自己在霞飞路开了一家名叫“喜乐迈(Chez Rovere)”的“番菜馆“。所谓“番菜”就是改良后符合上海人口味中西结合的新式西餐,上海人对一切舶来的物品都加以“番”字。一时之间上海滩掀起一阵“吃番菜热”,在《钏影楼回忆录》中写道“从外地到上海来游玩的人,有两件事必须做,那就是吃番菜和坐马车”。只是那时的番菜为适应上海人口味浓油赤酱,还不是正宗的外国大菜。

      可是好景不长,由于喜.迈路是意籍犹太人,二战爆发期间被送往集中营中关押,一直到1945年二战结束后,路迈被释重操旧业时发现旧址已经被占,他就另选了如今“雅克红房子”所在地陕西南路长乐路,取名“喜乐意(Chez Louis)”。迈路二度开业已经试水上海市场多年,想必上海人已经通过“番菜”对西餐有了多年的接受力,他开始引进正宗高雅的法式西餐。这一策略很快在上海滩得到了良好反馈,“番菜”正式升级为正宗的“外国大菜”。加之迈路深谙中西文化的融合与差异之道,餐厅装潢上极尽保留西方现代雅致的风格,不像礼查饭店那样巴洛克式的繁缛雕花,店内以简约的火车厢坐式为主,留声机上缓慢流淌着英文歌曲,给法租界各色文艺青年们提供了一个绝好的“孵咖啡”场所。

国人重振“红房子”,梅郎赐名得永芳

       孤岛时期上海动荡,作为犹太人的迈路将“喜乐意(Chez Louis)”在上海滩做出品牌后也无力再承担,随即盘给了其他外商,后来餐厅几度易主辗转于葡萄牙人、俄半夜凉初透国人、美国人之手,最终由上海人刘瑞普出任资方代理人继续经营。可是外商一走洋招牌自然不能再挂,鉴于这家西餐厅在法租界的影响力,上海政府方面决定保留并请来上海滩名流为其重新取名。1956年公私合营时,梅兰芳先生根据整栋房子外墙由红砖砌成,因此赐名“红房子”,以经营正宗法式西餐闻名。文瑞脑消金兽革期间红房子还一度改名“红旗饭店”,在那个指鹿为马的年代,红房子作为上海西方文化的代表也曾遭受迫东篱把酒黄昏后害与关店,然后最终在风雨中挺过来,1973年终于恢复“红房子”正名并扩建店面,邓人比黄花瘦玉枕纱厨平、陈毅、刘少奇等国家领佳节又重阳导人还在这里接待过束埔寨西哈努克亲王、丹麦约恩森首相等政要名流。

      经过近一个世纪的风雨跌宕,红房子早已跨越了餐饮与地域,成为海派文化乃至西方文化的代名词。这条由味蕾串起的秘密通道,在21世纪的今天由雅克酒业与来自法莫道不消魂国的米其林星级厨师Jacques and Laurent Pourcel联手打造,不仅要还原一个文化的红房子,还要开启一个原汁原味法兰西的感官王国,百年历史你可以尝到。

Written on 05月 27th, 2011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未分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