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早已沦为展示的梅黑兰格尔堡不同,鲜花之下的蓝城是一片生机勃勃的市井。吹笛舞蛇的占卜师、头顶泥罐打水的妙龄女子、叫嚣着拉客的古董商、大片挂在墙头的艳丽挂毯……城市上空慢慢蒸腾起一层蓝色的薄雾,湿润了我的眼底。从城堡上往下望,可以清晰的看到旧城与新城的分界,因为焦特普尔旧城被一条蜿蜒
10公里的城墙围起来,据说这条古城墙是在焦特普尔作为马尔瓦王朝首都一个世纪后才建成,共有八个城门环绕,至今仍完整保留了15世纪原始的防御格局。印度1949独立以前,焦特普尔作为拉贾斯坦地区势力最强大的三大独立王国之一,又毗邻巴基斯坦等西亚国家,因此拥有强大的防御军队,当边境关系紧张之时,游客常常能看到天空中飞机盘旋、警笛长鸣,而当地居民还是一如既往享受着古城的懒散,笑着告诉你“那不过是日常的军事演习罢了。”(They are just doing routine training exercise

焦特普尔的蓝是无处不在的,是拉贾斯坦四色城市中最名副其实的“蓝色之城”。关于印度的传奇和震惊对于我,开端不是泰姬陵,不是新德里,而是焦特普尔。杂志上、电影中那些浓得化不开的蓝,在抵达之前我还专门为我想象中的国度配了一套蓝色印式长裙。至于蓝色之城这么统一协调的城市色调来源一直是个谜,难道是一向喜欢参差对比色的印度人突然转变审美取向,在古代就提前领会了单一色调更具感染力的配色原则?四处打听得到不同版本的解释:有人说这是因为蓝色向来是属于婆罗门家族的颜色,在古代只有婆罗门贵族家庭才允许将房屋涂成蓝色以召显贵,后来多有平民模仿;还有一种说法是由于当地敬拜的神灵喜欢蓝色,为了祈祷神灵保佑,大家无处不用蓝色诉说着他们的虔诚;更为让人啼笑皆非的解释是,焦特普尔地处沙漠炎热缺水,卫生条件差,当地蚊虫成灾,这种模仿靛藍(
Indigo)的颜色据说有驱蚊的效果,长年累月全城都流行这种颜色了。每每听到印度人的解释我都觉得十分可爱,“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自然心态,以及常年累月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所得,或许这就是所谓艺术的精髓所在,徜徉在那些画满神像的蓝墙、蓝屋、小巷街道中,阳光跟随街道的弯曲狭窄而变化光影,Incrediable India!处处都可以让时光驻足。

Jodhpur_blue_city

IMG_2394re

即使再错综迷乱的小巷也不会让人迷路,只要你认准位于旧城中心的钟塔,朝着梅黑兰格尔堡的方向一直走,就会看到这个当地最繁华的旧集市(Sadar Bazzar)所在。旅行者在这里可以体会到最鲜活的焦特普尔民风,黄沙漫天、人声鼎沸,当地人也习惯到这里来采购日常用品,从蔬菜瓜果到银器首饰,手工艺品、香料、纺织品无所不有。Sadar市场曾经是焦特普尔传统的成衣市场,这里尤以一种被当地人称作Laharia的绑染织品出名。所谓绑染,就是先将布料折叠,再用丝线捆佳节又重阳绑扎结,放入染缸中,令其根据丝线的捆佳节又重阳绑及布料的折叠方式染出不同形状的图案花色,其原理与扎染一样。但是比另一种常见的扎染织品bandhani颜色更为鲜艳多彩。

钟塔


由于Laharia特有的斜条纹花色织成的纱丽像层层波浪,西方人将其译作“ripples”。根据组成颜色的多少及花纹的不同,Laharia还有细分,由五种颜色组成的称作“panchrangi”(印语中panch,就是五的意思),七种颜色组成的称作“satangi”;Ekdali布料图案上有小的圆圈和方块;shikari则代表预先画上动物和人物图案的花纹,再将其染色的布料; tikunthi是代表圈圈和方块三个一组的图案布料;chaubasi则是四个一组的图案;以此类推,satbandi是七个一组。


 

相比在普什卡见到的名贵polato绸,制作过程要相对简单,价格也相对便宜很多,是扎染技艺中更具有印度本土风格的一种,在出口纺织品中通常被特指为“印度扎染布”。在焦特普尔钟塔下的Sadar市场,色彩艳丽的Laharia被卷成麻花捆状,像日本古画似的一排排摞在台阶上,几个法莫道不消魂国女人叼着烟,将Laharia慢悠悠的一卷卷打开,与台阶上蒙着面纱的卖主讨价还价,一阵风吹来,沙舞飞扬,成匹的Laharia在黄沙和微光中像云彩翻滚,成匹买回去只需要五六十块人民币。

无标题

IMG_2232re

不能不提的是Sadar市场北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位以三十年煎蛋饼生意出名的老头,我们暂且叫他“煎蛋老爹”,他用几块铁板搭起来的小隔间可谓是享誉世界,各个版本的Lonely planet导游书都专门推荐,包括法语、西班牙语,甚至韩国、日本的导游书都将煎蛋老爹和他的“Omelette shop”作为焦特普尔不可错过的一道风景线给予推荐。

所以在钟塔广场梭加地门
(Sojati Gate)下常年伫立着大大的手写招牌“Omelette Shop”,戴眼镜的煎蛋老爹带着一个学徒每天无论风吹日晒,在铁皮隔间里滋滋作响烤着他独创的“双蛋煎饼”:两个鸡蛋剖成四瓣,煎到嫩中带黄,洒上辣椒粉、洋葱片,四片外焦内软的面包一裹,就是香喷喷的Omelette了!外面摆着三五板凳,尽管没有任何店面雅座,也抵挡不住世界各国游客按图索骥的美食热情!风沙飞扬,大家就互相围成圈,用手稍作掩盖快速将热乎乎的煎蛋饼塞入口中,竖起大拇指赞扬老爹技术名不虚传。

或许是树大招风,眼红煎蛋老爹的当地人陆续开出各类
Omelette Shop,整个钟塔广场煎蛋香味弥漫,煎蛋老爹急中生智,无师自通学会了产权保护和自我营销,在招牌下不断挂出各类假冒提示,还有LP推荐的页码及原文作证,老爹会热情的邀请你写下自己的美食感受,贴在店铺门口,世界各国的便签已歪歪斜斜挂满一张小黑板。我和蕾蕾早餐基本都在煎蛋老爹的铁皮房外解决的,为了感谢老爹的好手艺,我们也留下了自己的便签推荐,据说蕾蕾的朋友第二年再去印度时,还在同样的位置找到了她的笔迹,实在是让人温馨的线索,异国他乡因为这小小的联系而倍感温暖。

IMG_2221re

IMG_2222re

IMG_2227re

标准的蓝城omeltte!如假包换!

IMG_2226re

y1p3gRo2vJVtkZXAiYUGzJroNR-3UkkW2Omgnih7gZDRA07RyY5RZZR9pFxi

以下摘自蕾蕾的日记:


青鸟从印度回来了

留言给我:从印度回来了,在焦得普尔的钟塔,那个做omlete的老爹的留言本上看到了你的字迹,


2007年8月15日,好亲切!

喜欢在等东西吃的时候写些东西,店里有本子就在本子上写,墙上有纸就在墙上写

没有就写明信片寄给朋友和自己

每到一个城市都会寄明信片回家,给自己做个留念

那年在印度的DARJEELING,和德国女孩一起呆了5天,每天我们都在那个餐厅写日记和明信片

我也在墙上写了一段话,那是个除了当地人看不到亚洲人的地方,墙上贴满了英文

那天是妈妈的生日,我用中文写下了嘱咐,留在墙上

我知道很快就会被别人的盖住,或是撕掉,但是我写过了,就可以了~~

Written on 03月 11th, 2010 , 上路心情 Tags: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