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th Jan, 2012

有时真恨自己出生在一个和平年代,没有经历过那些惊心动魄、死而后生的历史大浪潮,仿佛只有时代的悲痛才能反衬出艺术的价值。可我深知这样的想法非常之幼稚,其实没有所谓的黄金时代,真正的黄金时代就是所处的当下,上帝不喜欢虚伪的虔诚和做作的深沉。

美国记者霍塞写的上海记忆,几乎算是第一个外国人眼中真实记录的那段外滩历史。今天的孩子怎么能想象150年前那个外滩就能出现诸多似曾相识的场景?我再三的犹豫是否应该再感性些,把我的感受,我的经历暗合融进大班的记忆中?关于外滩,鸿篇巨制的记录太多,攀龙附凤、引经据典、搬家谱较资历的人都太多,多的让我们普通人都不敢去碰触这个题材这段历史。然而,每个时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动,霍塞在记录之初恐怕也没有这样瞻前顾后吧。

霍塞的年代经历了外滩的迅速诞生与灾难,那些本来只期望从死亡嘴边拿点好处就走的冒险家们,在这里已经度过了一百年梦幻般的岁月,当日本人的炸弹从他们日日歌舞昇平的酒会窗前飞落之时,当他们看见自己一手辛苦打下的上海天堂正在毁灭中时,当不远处归乡的船笛长鸣催促之时,他们不禁落下泪来,一幕幕涌上心头:初次与穿四爪八蟒朝服的上海道台过招;为争得商业利益冲进谈判场拍桌子扬言不管上海死活;光棍舞会上一帮男人在满是泥沼气的夜晚偏偏起舞;太平军时代的暴有暗香盈袖乱,中国人纷纷剪去发辫……一个沮丧的时代和绝望的时代,伟大的时代和荣耀的时代。

而我呢?我不禁反问自己,百年上海诞生时我连胚胎都不见踪影吧,甚至连我父母辈也没有经历后来的解放与去西化,我也没有经历过陈丹燕描写的动荡投机时代……可是如今呢?我脑海里全然浮现外滩应接不暇的奢侈品与浮华,空洞与尴尬,曾经是身份的隔阂,如今却是身份的错乱,更多的如外滩一般找不到自己身份认同的英籍华侨、美籍华侨,还有那么多根本不愿意承认身份的上海人、中国人……一如洪潮般的涌向了这座城市,这座城市再次成为中国与世界浪潮接轨的风口浪尖。

如果一定要用霍塞式的排比,我想任何时代我们都有话可说,回忆在深夜淹没了我,我躺在床上几乎彻夜未眠:

淹 没了马路的自行车海洋,灰蓝布海洋,上海早已被工业尘埃覆盖成一座喘着粗气的中国式老城;领佳节又重阳导人在中国南海边划下一个圈,上海人心中若有所失的憋屈;一声 炮响在黄浦江对岸炸开了一个新上海,轰轰烈烈的拆佳节又重阳迁“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栋房”带来的集体式恐慌;纺织厂解散,大批下岗职工另谋出路;证券交易所 里人头攒动,每天跟着股东篱把酒黄昏后市走势表里的红绿交替,挥着钞票欢呼人的脚下就有人倾家荡产;东方巴黎的对岸一夜间出现了东方曼哈顿,内环内主流语言突然变成了英 文,当年排着长队拿签证的人们携家带口的回来了;浦江对岸出现十万一平米的豪宅,大家捶胸顿足没有赶上2007年房价飞飚前最后一轮置业;房产证代替了结 婚证,那句“宁可坐在宝马车后哭,也不愿坐在单车后面笑”的择偶标准已经登上了海外媒体;周立波的清口让上海人笑中带泪,戳痛了他们脆弱又敏感的神经;上 海姑娘挽着洋人,让那些留过洋也换了国籍的中国男人们由不甘到不屑;新天地石库门里喝着一百元一杯酒的中国人聚在一起只讲英文,一边骂着上海一边却终不愿 舍弃上海……一个荒诞的时代和滑稽的时代,一个物质的时代和盲流的时代,一个幡然新生的时代和捉襟见肘的时代。

日记已陆续搬家至:http://blog.sina.com.cn/lavignepy

Written on 01月 15th, 2012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