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木也许有两种状态,平淡也有两种。波澜不惊是一种,刺激过度是另一种,我现在能厚颜无耻的说一句自己是曾经沧海难为水么?印度之行,从虚幻中的梦呓到朋友的鼓动,再到失业后的空闲,签证、机票一切顺利推行,仿佛就是一个潜意识的力量最终成全了我坐在曼谷国际机场:7:10pm。

  梦呓到成行不过才一个月的时间,陈怡说我这丫头就是说到做到,毫无恐惧;劲说你这孩子真有钱!其实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复杂,走路而已,一种生活态度,也许激情是一种天赋,也许激情是一种机缘,一个人一辈子总会遇到,一旦相遇并被它点拨,即会改变我们看待生活的方式。

  这一个月辞职、设计、求职,一份portfolio、两个展览、一个工作汇报、两份感情、一个寄居之地……身体里的力量在疯狂的分佳节又重阳裂,仿佛要在这一个月里决定我的一生,心痛的不能自已,而这痛仿佛已成为常态,转而麻木了我的神经。

  与其说这次是旅行,还不如说是牵引,印度在呼唤,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一个注定受苦受难的终极之旅,印度不小资,印度超出常人的想象极限……所有可以预想的,期待着触及我麻木的神经。

  临走前两天去上海海关的“国际旅行保健中心”打了疫苗,本最无所谓的我,因为这大半年在上海的背井离乡生活,免疫系统已出现小问题,身体素质下降,在病菌泛滥的印度雨季,还是小心为好,海关医生专业的咨询给我吃了定心丸,他建议我打四种疫苗“霍乱、甲肝、乙脑、流感”,并给了我痢疾的药,我也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黄色小册子“国际预防接种证书”。原来出国打疫苗这一类事务都归出入境管,医院、防疫中心都一概不管。花了我387元大钞买个放心,至于拉肚子我早心有准备,去印度拉肚子,似乎已经成为一个标志,要不如何消解我这一个月囤积的肥肉?

  出发前两天我的忠实相机Canon A80居然罢半夜凉初透工了,一切正常就是放入CF卡就开始报错,这可把我急疯了!上网狂搜原因,一大把与我同样状况的问题,据说卡槽坏了或是主板烧了!无论是哪个原因,在一天内都无法解决,我和蔡宝的“人体灵魂”纪录还指望这次的远行呢。蔡宝正好可买他向往已久的相机,信东篱把酒黄昏后帘卷西风卡分期付款及免息免手续躲开了这最后的一劫。

Written on 07月 27th, 2002 , 未分类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