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了这里好象久违了心灵的净土,面对空白了这么久的日记……亲爱的宝贝们,这么大一片草地,风一阵阵寂寞吹过,我留着它独自落寞独自美丽……回到深圳回到学校,我又被无可抗拒的卷进沉浮的人世中 :(
拣几片我认为还有意义的记忆写写吧.

(一)回到深圳就有兼职介绍,小怡怡打电话来,说是HK7介绍的秋交会(又名房地产交易会)工作,工资还算满意150/天,5天,其中要逃课3天。立马答应下来了,没想到我的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赚钱计划这么快就开始了 :D 不过,一开学就逃课3天……有点郁闷……:redface:
报道那天,风雨大作,我选择了去世联地产公司面试,赌车差点没把我赌岔气 :mad: 整整迟到一个小时,坐在忙忙碌碌的接待大厅,浑身不自然,见到几个打扮的颇为娇艳的深大女生,昂头自信,高跟鞋走得蹬蹬响……从落地玻璃中看见自己的身影,云南买的吊带背心,牛仔裤,球鞋,化了淡妆……自己不也是一样吗?也许年轻是最值得骄傲的资本,但当这一切剥去,剩下的还有什么?美貌给人感官上的愉悦,但这种愉悦应该是丰厚实力的点缀,现在却被大学女生本末倒置 :(
迟到让我满心羞愧,正想走了,HK7带我去见负责人YOUYOU,她一见到我就说:“这个师妹我认识。”倒是我一头雾水,又有个同来面试的师姐问:“你是不是BBS上的LAVIGNE?”我想自己还满出名的嘛,但这也不是什么好事
HK7告诉我由于我迟到太久,只有做2天的兼职,这也好,不用耽误上课时间。
背了关于“桃源居地产”的资料,周六开始正式去高交会馆上班。天啊,整个高交会场所有促销,礼仪……几乎全是深大的!女厕所挤满了美女,换衣服的,化妆的……会馆一开帘卷西风幕,各个房产公司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突出特点,展示优势,有的还搭起舞台表演舞蹈,小提琴,有的让美女穿着奇装异服吸引客人……曾在《南方周末》上看过关于现在房地产的竞争,已有原始的面积价位这些实质性竞争转化为文化品位,信誉,环境这些上层建筑的竞争。一天做完喉咙沙哑肿痛,腰腿酸痛,好在只有两天。这天晚上睡的特香:shy:

(二)最后一天打工,精神上已有所放松,临下班前坐在喷玉枕纱厨水池边偷懒和菠萝聊天,聊的兴起,一摸手机袋……天啊!我的手机不见了!!! :eek: 刹那间,脸色突变,接着眼泪就流了出来……才买不到半个月啊!!而且我这么喜欢这部这么斯文秀气的手机!菠萝象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摸着脑袋,一边用手拍我肩,去报了警,知道已是米已成炊不可挽救。
一个人落寞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想着真对不起妈妈!又陷入了那次丢手机时的无助状态,一个人的电话都不记得,好象被全世界抛弃……不过还好,现在我记得霆,亲爱的,一定在等我的短信……我一想到眼泪就涌了出来。好想立即找电话打给他,不会消失的。而云南的许多只有一面之缘的朋友注定消失了,我失去了这世上唯一与他们联系的方式,我们的联系竟如此脆弱……自嘲的,笑。

(三)和妈妈去参加她认识的一个部长女儿的婚礼,在富林大酒店举行,真是很气派的!一个大厅坐满了70几桌,气球鲜花装饰着隆重的雕花木门,舞台两侧的大屏幕正在放映两位新人的甜蜜时光……等了一个多小时,全场灯黑了,满堂欢呼,随着响亮神圣的结婚进行曲,天空中飘下片片花瓣和金粉,一束银白的光亮好象从天堂放下的通往幸福的阶梯,新郎新娘就踏着这阶梯一步步向我们走来,木门缓缓打开,新娘粉红的脸蛋洋溢着幸福,那嘴角边的小酒窝快盛不下这甜蜜;新郎自信,小心翼翼拖着可人儿的手,仿佛拖着他的整个世界,他的生命从此有了重量和意义
结婚可能是每个小女孩的童话梦想,而我已过了那样做梦的年纪,知道在结婚那梦境的甜蜜中更多承载的是责任,回头看身边的妈妈,眼角有了皱纹却依然美丽,她似乎陶醉了,陶醉在每个女人都会陶醉的情景中,也许还有伤感,想着她的女儿也会以这样的方式走向另一个人的怀抱,母亲站在身后带着眼泪微笑,挥手……妈妈最近检查出甲状腺肿瘤,性质还待定。那天居然和我说妈妈可能等不到你大学毕业了……那个瞬间,我就想这是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呢?妈妈还要看着我带着学士帽神气的照相,还要陪着我筹备婚礼,看着我走进教堂把我放心的交给另外一个人,还要看着我生小孩,还要当外婆……这些都是她日思夜想的画面啊!怎么等不到呢?

Written on 09月 29th, 2003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相遇

八月初期,云南总是哭泣.在那个丽江飘着小雨的夜晚,我们聚众在街边吃火锅,城市灯光迷离,胖哥大喊干酒干酒,一阵阵加紧吹过的风,把我的心吹成一片原野,我站在原野上听见你说,路上人与人是最真诚的.当时我对视你目光清澈.我一直把这个下着雨的丽江之夜看作一个转折点,新的旅途如画卷徐徐展开。

在昆明的那一天中,8个人各分东西了,我连续跑了6次火车站,深夜11点我送完最后走的小飞。拥抱,微笑,转身离开时,我低头看自己的鞋,鞋带又掉了,眼泪不自觉的滴落在熙熙攘攘的月台,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公车上,看着窗外陌生的城市,天空开始下雨,雨水顺着玻璃恣意滑落,像一张破碎的脸。雨水淋湿了我的头发和裙子,贴在身上,亲,雨水好凉。

我是上帝装在竹篮里的婴儿,一路漂流下来,看见你时我对你笑,于是你就把我捞起来了。我称这叫做拣来的幸福,亲,我是你的幸福吗?可是你并不幸福。

那天那天,劲在远方对我招手:“LAVI,快过来,这个男孩子暴好玩!”
“你好!我叫刘炎霆,雷霆的霆,可是每次我都要说谢霆锋的霆别人才知道。”

(二)微笑,打扫

我们都不可思议的选择大理来结束云南这么长的旅途,长的仿佛一生,有时我摊开手心,看脉络清晰的掌纹,不知道哪一段是留给云南的?所有的缘分都长成手心纠缠的曲线。

我说我到大理来疗伤,而你说你一直都找不到方向,我们有彼此隐秘而艰涩的疼痛。那么吹弹欲破的年少,微微肿胀着,很难长大。只能把爱当作彼此灵魂的唯一出口,我们像两只寄居的蛹,终有一天会长出翅膀各飞东西,但不知会怎样记忆这段给予寄居的感情?我一直都看到这种绝望的姿势,一直,但无力改变

那个阳光很好的下午,我们骑车经过的白族小镇,因为我渴了要喝冰冻可乐,整个镇子都没有,那就喝冰冻啤酒吧,我们坐在向阳的木桌前一人一个杯,下午三点的阳光斜斜照进店里,照着我们眼前那些悬浮飘舞在空气中的灰尘,灰尘慢慢沉淀在我们睫毛上,象那些很旧的时光在慢慢沉淀。酒精微微挥发,我半眯着眼睛看这个陌生小镇:外面土路上的牛马驴懒洋洋的走,一切都比生命还慢了半拍。我们在温暖的阳光中交叠着手,抚摩着,一遍又一遍,说各自的城市,各自的生活,各自的未来和梦想,虽然我们握着彼此的手,但仍象两个陌生人,仅仅是这样面对面坐着,梦呓般说着没有未来的未来。一切恍如隔世,只有阳光宛如宿命。

我一遍遍想起那个奇怪的半醉的下午,我紧紧抓着你,却感觉那么遥远,我全身在阳光中微微颤抖,我害怕这种姿势,却由于某种绝望而无法靠近。劲说,我们不过是在面对无法拯救的美景时,想找个人使记忆更完美罢了,至于那个人是谁并不重要。但我想我们不是的,我那么清楚看见了你的伤痕,然后互相寄居在大理的温柔中,看庸懒生活,看人间百态,看细水长流。

20岁是人生的分岔口,在这个宿命的年纪,我躺在你的怀里,微笑着看人间故事。
夏天的蔷薇花开了,你看见了吗??古城院落里的蔷薇你熙我嚷开满了一片,我问劲,是玫瑰吗?劲告诉我那是蔷薇,自欢自怜,寂寞红颜的植物。藤蔓爬满半面院墙,承载得下多少冷清院落的女儿落寞。我漫步丛中时,在想无数个夜晚,当我在宿舍上铺听吉他情歌的时候;当我在酒吧畅饮热舞,目光流转的时候;当我在周末推着购物车漫步在琳琅满目的超市货架台前的时候;当我为参加一个PARTY往单薄的锁骨上抹上一层薄薄的银粉的时候……我从未想过此时此刻,世界的某个角落有没有一朵花开,它是不是开得正好?那么多的夜晚,那么多寂寞的花儿开了又谢……黎明之前,城市的喧嚣渐渐平息,花儿微笑着完成生命历程。
梦里的钥匙飞了
城市的泪痕浅了
你说你哭了
也就算记得我了

(三)告别

要离开大理的那天,我们手牵着手走在街上,我说要吃雪糕,我们买了,一人一个。我吃着雪糕蹦蹦跳跳,你看着我笑,一个雪糕就把你开心成这样?用雪糕砸死你!你去银行取钱,我含着雪糕坐在银行门槛上看阳光下人来人往,就要离开,所有记忆走到今天都沉淀为平静。阳光下的游人,气味,霓裳,街边摆卖的乳扇,云南丝竹,飘在风中的手工染布,还有整一栋的大理古城墙……所有这一切都变成一条光影闪烁的喧嚣大河。中虎跳那汹涌的江河,奔腾不息。劲说让她想到世界末日,我说想到飞逝的时光。灼热的阳光烤在雪糕上,射在我额头上,我半眯着眼睛,再见,时光。

在回昆明的火车上,我躺在你腿上睡觉,睡醒后一起看日记,你在一旁看着我吃东西,我一遍遍告诉你,我要吃很多很多东西的,但长不胖,因为我内心荒芜。那些时候我觉得你就是我的亲人,象小时侯我在爸爸面前狼吞虎咽。有时候我觉得命运真的很神奇,在给予着什么又剥夺着什么,我被它控制其中,像一颗棋子,暧昧疼痛的站立于宿命手心,仰起头那么恐惧,像当时站立于松赞林寺的大殿,无法预知未来,无法消除疼痛,无从选择的生活。

又回到昆明国际青年旅社,老板胖哥哥很诡异的看着我笑。我给你铺床吧,虽然以前我自己睡青旅时也懒得去铺床。一边铺一边骂着,哪有这么懒这么脏的人啊?你知不知道外面很危险的,什么病都有……我嘀嘀咕咕了很久,为了掩饰这似乎越来越感人的气氛。你说你怎么这么笨啊?还以为你有多贤惠,连被子都不会装……吵着闹着笑着,我们在享受命运和生活给的最后一点馈赠,幸福那么简单,突如其来,就像一路上叮叮当当掉了满地的沙子,星星点点,我一路都在捡,捧了那么多那么满,这捡来的幸福。我怎样将它们带回深圳带回家,带进我以后一个人的生活里?

走在陌生城市光彩陆离的霓虹灯下,我还吵着强迫着,你要送我上火车啊,要给我买车票啊,要买水果,要给我……其实我什么都不要的,只要知道永远到底有多远?你笑着问,你怎么这么市侩啊?是的呀,是的呀……我一直笑着回答,让我再市侩些,这样容易告别,我对幸福一向没把握

亲爱的,你好笨哦,经过花店还是我吵着要花,你还是忘记送我花了。

上火车,我一直向你招手再见,一脸的笑容,没什么好哭的,讨厌一般伤情电视剧那样哭个不停,我也不要成为这样翻版电视剧的女主角。可是火车开动了,人都远离了,我在火车顶铺安静的角落里听着广播里放的云南丝竹民族乐,蜷缩起来哭的象个孩子……笨蛋!连赚点感动费都不会,现在才哭!好失败的悲情电视剧结局,如果有观众,一定要吵着退票的。

火车加速,窗外刷刷而过的月台,淡淡腐烂的铁轨味道,我把脸紧紧贴在车窗上,外面是无尽的黑暗,偶尔看见车灯在黑暗中探望……我走到火车吸烟区,拿出一忮烟,用手护着为自己点上。耳边又听到劲说,宝贝,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吸烟;眼前又看见零度歪着嘴叼根烟,很找打的站在门边;看见我和你顽皮的衔着烟躺在床上,比赛谁的烟圈吐的更圆……回忆让我这蹩脚的抽烟技术又把自己呛着了,这回呛的好凶,笑着咳得连眼泪都出来了……

边走边爱,人山人海,拿着车票微笑着等待,我站在关了灯的月台。

Written on 09月 15th, 2003 , 上路心情

我说过,无论人还是风景都需要缘分,一个人总有一处风景会刻下痕迹.佑佐镇不算什么风景,大理旁边的一个温泉小镇.那天大理艳阳天,我们坐在古城门外的公车站牌下,数落来往的车辆和密密麻麻的站名.

小镇陌生的近乎荒凉,那天吃完饭后,我拖着你满镇找酒买,这样空的大街除了风声就是远近不一的狗吠声,任凭我大哭大笑,歇斯底里,歪歪倒倒找酒铺子,你无奈的看着眼前的疯孩子,淡淡微笑.我拉着你越走越远,直到黑暗中的田野,我深吸一口气,如果这是一片海洋,你能听到胸腔起伏的呼吸么?那样汹涌.身后偶尔有呼啸而过的大货车.我怀疑身处何方?

在温泉中,深夜陌生的小镇,安静的只能听到我搅动水波的声音.仰头看见的星空是敞开的天堂,我们吻在这样的梦境中,闭上眼睛,听见一片水波汩汩,风在耳边呢喃软语……亲爱的,我一直都相信这是一个梦:风吹在脸上是凉的,身体包围在温泉中是热的;星空是明亮,大地是黑的;小镇是荒凉,我们是热闹的;吻是热切,心是冷的……世界沉落在小小的温泉中,合着我们一起旋转.

夜里我说,亲爱的,相信吗?有些人,有些事一旦离开就再也不会相见.你转过头去想要抗拒某种事实,别说了,我害怕听这种话,心会很痛很痛.亲,你不能看到,我说这话的时候,眼角已开始流泪了.我们在黑暗中的倾诉,好象两个迷路受伤的孩子,面对面坐着却清晰看见时间的距离.我们是这样的陌生人,在各自的彼岸观望彼此的伤痕.情欲是水,流过身体不会留下任何痕迹,而只有这样的倾诉是可以抵达灵魂的.

亲爱的,你心里还有多少伤不可以停歇,我不会忘记黑暗中你的眼睛里是一片欲火焚烧后的荒芜,受伤而盲目,我们走在黑暗的草原上,世界是个空洞的玻璃容器,看不到尽头,我们尽力奔跑却找不到出路,那种黑暗让人绝望.

突然想起刚见到你那天,从大理火车站出来,看着自己脏脏的球鞋,那么长的旅途终于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故地重游,我却要这么奋不顾身的去投靠一个交涉还不深的男孩子,固执的相信这个人会对我好.

所有的忧虑,怀疑,防备在MCA的阳光下见到你时慢慢溶化,我以为你是一个简单阳光有激情的男孩子,可以化解我全部阴郁.当我放下包,揉着发酸的肩膀跑出来在阳光下向你招手时;当我冲完凉拉你出去逛大理夜城的时;当我一身清香吹着夜风时,我觉得我终于把心里和身体上的包袱全放下了.那种细微的感动是你不能体会的,对你的感激就好象在未知的路上走着,突然遇见一棵青翠葱郁的树,静默等在那里,让我在你的繁叶下乘凉.

生命的感动可以很细微,我喜欢这样的水到渠成.

我在黑暗中轻轻对你说,一个人背着感情的包袱走了很多年,一直想找个人把它卸下来但要让那个人知道不是随便给,让他知道这么一份馈赠.20岁尾巴上的夏天,我在彩云之南遇见了你,然后就固执的把你当成一棵树,往你同样稚嫩青翠的树干上刻下所有心里的秘密和过往的伤痕.

喜欢花样年华的结局,那个隐忍的男人在失去一切后,听说有种解脱的方法,就是在荒野处找一棵树,然后挖个洞,把秘密都说给树听,然后用土把洞封起来,秘密就交卸给了树,好象卸下了一个背了多年的包袱,交寄给世界上你最信任的物体.于是那个男人在柬埔寨的古庙后找了棵树,对着树的耳朵卸下他全部秘密,那个时刻,树的叶子沙沙颤抖,男人的头发在风中两鬓斑白了,他说完用土封了洞,屏幕黑的时候,出现那块封洞的土长出了绿叶,爱的延续.

就象我们小时侯,孩子的所有秘密,都会买把小木刀一痕一痕刻在树干上,等我们悄悄长大,那些秘密早已模糊不清.在多年后某个下过雨的清晨不经意的路过树,洒下一片纷纷扬扬的水珠,会偶尔疼痛的想起心底那些清澈的爱情.亲爱的,在你流着泪不愿忘记曾经对你很重要的爱情时,我轻轻告诉你这个刻爱情的故事,孩子们都希望用刀用血用肉体留住爱情,在手臂上刻下那个人的名字,而多年后那个人已走远,留给自己的只有皮肤上的那些伤疤,丑陋狰狞,早已不会疼痛成为自己刻下的耻辱.爱情,就是别人给予的伤口,自己坚持的幻觉.生命是一场幻觉.

爱情,走了就走了,让它好好的走,还我光洁如处的皮肤。当我们学会了爱自己,爱爱情的时候,就会明白心和身体应该给更好的人

我说了我轻视只为爱情活着的人,生命中只有爱情多么单薄?爱情是我们关于生命思考的出口,却被我们当成救赎的全部理由
很喜欢一句歌词,稚嫩的吹弹欲破
轻轻的,花绽开,就像树静静的成材
亲,让我们这样从容淡定的站在那,等待成长的痛这样慢慢从身体上滑过去,然后就枝繁叶茂.人淡如菊,心定如树.

多年后,我将成为这样虽然心怀感伤但甘心承担的女子.

Written on 09月 14th, 2003 , 上路心情

掌心里空荡荡的痛。原来文字可以割开所有的命脉相连。于是我藏好掌纹都不让你看见,所有的未来都还没有来,但是过去的真的是过去了。我给你我最初也是最后的深情。你会不会珍惜。

我收藏起心痛看天。在想为什么我们走得那么辛苦的时候,别人还可以把过程说得清淡,好像我们从不曾努力。细望你的眼睛,我们不说心痛就假装不心痛。

抱着一个个的盘看位置。看见自己的星相图,那些纤细的线。承载的真的会是命运吗。有人对我说最怕的是在水起的时候看见所有的光尽影灭。不可捕捉的看见现实。我沉默。我不怕什么,只怕你不会在我的未来。还记得你用力的叫着我名字,要我答应你,一定要快乐,要幸福。我是怎么不说话,那么久,才抬起头轻轻说一句,没有你,我还会有什么幸福。

然后我一走千里。

衣裳上早已经是季节里的桃红柳绿。看见你的难过。只在离开你那么久以后,对你说,在我再也带不走你的时候。我依然想带着你离开所有的喧嚣,像我们以前那样安静的躺在地上看天。让你安静的睡,开心的笑。哪怕一切此时候都不再提及和关系爱情。

我的心痛只有我明确。藏在月光下,好像我交付给你的眼泪。想起你低着头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对我说:“我说过,不让你再哭了。可是我还是让你为我哭。”

想起。那时候,我们抗不住的那些流言飞语。都是那么善良的孩子,为了彼此一退再退。心里忍痛成全。最后我依然没有和他在一起,你也没有和她一起。

就像不和你在一起。我也不愿意去拥抱一个爱我的怀抱。我如此忠于自己的直觉。不是我爱的,再爱我的人,又与我什么关系。那么多怀抱在等我拥抱。不是你的。我都不要。都不要。

看见论坛里我们以前的帖子又被翻起来,看的时候,心脏没有声音。我在深海里看你的眼睛。爱的背面是遗忘。如此惨烈和绝望的话,我对你说过。你说怎么能忘记。做不到。

想起看见过的一句话。在世界边缘。我依然在梦境里相信。疼痛会过去。于是在梦境我也这样咬着牙齿支持住了所有真实的痛楚。

我在想。会不会残缺。我们心灵上的皮肤。
在没有你的时候。

Written on 09月 13th, 2003 , 上路心情

“我们是亲人,在爱的名义下。”
我常常这样在某个低头的瞬间,很认真的对自己强调。

一个人在昆明的时候,慌乱无措的跑遍大街小巷找手机充电器,为了和你们联系,让我知道你们好不好。刚冲完电,在一个十字路口穿过汹涌人群时,接到劲的信息,留一段有阳光的爱情和有你的友谊在云南,亲爱的,童话都没我们美好。那一刻,我埋没在人群中哭了。好象劲在丽江的老屋里抱着我,紧紧的,亲爱的,你为什么全身冰冷?好象阳光在病床前摸着我额头,LAVI,要吃药了;好象二哥敲着我脑袋“小丫头”;好象零度在阳光下,古巷子间,命令我转过身去,轻轻的给我在书包上系上牛仔帽“很晒了要记得戴!知道么?”;好象马勇抱着我在山风阑珊时转圈圈;好象小飞背着我在青稞麦田里奔跑……偶然间想起松赞林寺大殿中那掌管三世的佛,小飞那次生气了嘟囔着,我上辈子欠了你们的!扑哧一声笑出来,就是欠下的,所以你要认输。想着我们这一群人这样手牵着手一路走来,仿佛已经很多年,上辈子欠下了很多债,今生来还,如果有来世,我还要欠更多更多,让来世你们在某个远方等着我。

这样纠纠缠缠永远不清,让我们永远都不要清好不好?

我们骑单车经过的那些田野和村庄就是今生的那个远方,在去束河的路上,天空如升腾起的海洋,湛蓝剔透,我在单车加速时仰起头张大嘴巴要吞下一朵一朵白云。我们如此青翠的年纪在单车上跳跃,一起大声唱那个总让我想起初恋的歌手阿牛的歌“我知道有一天,你一定会爱上我。因为我觉得自己真的很不错。时光一天一天流走,也也也不回头,美女变成老太婆,哎呀,那那那个时候,我也只是个糟老头……”这时候我会想,我们的青春连周围的青稞麦海都会嫉妒的。

马勇让我看旁边的景致,我看着看着就连车带人跌进向日葵丛中,大家听到一声惨叫就不见了我的踪影,一大拨人紧张兮兮跑过来,看到被压倒一片的向日葵,唧嘎唧嘎转动的车轮,暴尸荒野的球鞋……在案发现场,我坐在一片狼籍中头顶着向日葵咯咯大笑,牛仔裤上全是花瓣檫过留下油画式的艺术痕迹,零度说,lavigne你终于涂上了向日葵眼影.
蓝天白云间,我光脚站在柔软的土地上,仰望夕阳,如希腊神话中的向日葵女神柯莱提那样守侯太阳,我守侯我的花样年华,我的爱,守侯今生的这个远方.看着你们在夕阳逆射中的背影,我想到了我们的三世轮回.

阳光以俯冲的姿势亲吻这个宁静的茶马古镇,掠过油菜花地,向日葵,古树,把黄土飞扬的田间土路映射成一条金缎子,夕阳就在蓝的天和绿的地间画出一轮近乎绝望的灿烂,危险的美感.我们的影子,缓慢移动的单车被拉伸成长长的剪影,像被压干的鲜花,夹在岁月的书签中.

马勇载着我缓缓行走在夕阳的光束中,那样宁静如海的时光,我手捧着那么新鲜的野花,散发着淡淡的辛辣气息,那片色彩沁染我瞳孔最深处的湖泊.我轻轻甩着脚,快乐让我哼起”甜蜜蜜,你笑的甜蜜蜜,好象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在我看来,快乐和忧伤都深如寂寞,不可言传,就如某种生命本质,它们深入骨髓,在老了的时候可以趴在撒满阳光的窗台薄雾浓云愁永昼独自回忆,如数家珍.

在大理苍山下,那么多的白族小村庄连成一片,村口立块石头,刻上姓氏,崎岖的碎石子路通进去就是白族人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家园.我们像无头苍蝇似的创入这片世外桃源,看到闲适众生的村落,老人衔着烟斗在门槛边打瞌睡,一群狗追的我们落荒而逃.恣意的浪漫.还记得我们听着音乐,我在车后手舞足蹈,你就像我的老黄牛,载着我在你背上睡着了,成片熙熙攘攘的向日葵,我闭上眼睛,张开手臂,好象在向日葵中飞翔.亲爱的,我们的生命花团锦簇,童话都没我们美好.我笑着在你耳边说,我的花草,开得正好.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放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啦…..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
风刷刷在耳边吹过,幸福就是照在脸上的阳光,瞬间变为影阴.阳光和花香从单车转动的轮子缝隙间一丝丝倾泻下来,车轮如一把古老的时钟,和着闪烁的光影嘀嘀哒哒…..那个瞬间我听见时光被燃成灰烬的声音.我看着松软的泥土上留下的车轮辗过的痕迹,看到我们这样一路走来,匆忙回头时却把自己弄丢了,那个整天掉鞋带的孩子在微微无助的张望.我带不走她了,我回不去了.时间就这样从我心上,皮肤上一辗而过…..

[img]http://images.google.com/images?q=tbn:RrQu-hXFEtcC:www.aoba.sakura.ne.jp/~toro2/image3/data07.jpg[/img]

[img]http://www.hku.hk/photosoc/salon/35th/print1.jpg[/img]

Written on 09月 12th, 2003 , 上路心情 Tags:

心里有座墙,坚固沉默温暖,立在阳光下,守在黑暗中。像你给我的最初感觉一样。大理的古城墙,每天被那么多人拍着拥着,可是我觉得它只属于我,在心里可以立很多年,穿过桥洞时,摸着那些凹凸不平的纹理,就像温柔的摸着心里已经不会疼痛的伤疤。很旧很旧的风在空荡荡的城墙上穿梭而过,一切完美无比。

亲爱的,还记得在我们还不太熟的时候,我那么无忌的牵着你,象阳光他们都不能理解的牵着我一大堆宝贝那样牵着你,因为大理的夜太安静,因为你的腼腆,我那样小心翼翼的牵着你在夜色中的城墙上漫步。黑的看不到路,看不到彼此,感觉着微微颤抖的手传递着一丝一缕的温暖,亲爱的,你的脸一定红了吧?幸好在夜色中,遮掩一切的暧昧。我右手提着很新鲜的水果,新鲜的像我们的年华,微微肿胀青涩的年少,右手拖着个我猜不出表情的大孩子,我低下头暗暗偷笑,幸福不可言传,很想在寂静的城墙上雀跃。我们就这样静静的一直走,希望没有尽头,突然想到永远,永远到底有多远?

在城墙靠着的时候,你坐在墙根上抽烟,我忧伤的想起曾经散落在这里的笑声,那么一大群喧嚣欣喜的孩子怎么现在就剩下我一个留在旧地看旧戏,只是换了角儿。青春是辆穿梭在黑暗隧道的火车,呼啸而过,带着停停歇歇的伤,这么长的黑暗,你能一直牵着我穿越吗?

2003年的夏天,那么多人那么多故事来了又去,你是最后上演的一个,会在我的舞台上徘徊很久吗?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悦事谁家院,只剩下断瓦残垣。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么大的一面墙也会有坍塌的时候,到那时,我一定会像劲说的那样背过身去固执的说我没有看见,背后轰轰烈烈,浓烟滚滚,我大步走在风里,听不到呼吸,明知一无所获却豪情万丈。

我不需要一座墙高的诺言,只要那么多那么多的爱,在我没带伞跑在雨中的时候可以靠着遮风挡雨。很喜欢一句话,我经常说的:你做你该做的,我一直在这。简单到拙扑的誓言。如果可以算做誓言的话。走很长很远的路,在遥远处匆忙回头,还可以看见一个在风雨飘摇中的墙,虽然苍老但至少存在。我相信这才叫天荒地老,《倾城之恋》里的范柳原在战乱的香港终于在一面破墙边寻着了白流苏“不知为什么?看到那面破墙就让人想到天荒地老”精明的两个人在那个瞬间才把彼此看得透亮,而那个瞬间足以够他们和谐的活个十年八年。

Written on 09月 11th, 2003 , 上路心情 Tags:

喜欢看电影,却不怎么钟情于电影院,那也许是放大片的地方,是被媒体抄作的商业地方,所以在那里我找不到我要的东西,可以安慰的温暖。一直在想黑暗中的一场电影,如同深海的一场倾诉,屏幕上的人自言自语,你坐在黑暗中,无论什么姿势。他讲出了你心底的话,或是无情的揭开了你已经遗忘的伤疤,黑暗中血淋淋的。突然间,你忘了全世界,甚至忘了电影里的人在讲什么,你被牵引着穿过时光的河流,在心底,你也开始放一出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就这样,无声息的流下了清澈的眼泪……

我陶醉于这样的电影,这样的经历。曾经和一帮朋友去内地一所名牌大学的学生话剧社,很破旧的木头小阁楼,场很小,在二楼,我们踩着唧唧嘎嘎的楼梯上去,看他们演些很古怪的话剧,一个女孩子在那独自撕叫……我多么喜欢那个女孩子,很自我很沉默的脸,蓬松如海藻般的长发,很瘦的胳膊上戴了一串藏银镯子,笑起来象一只野猫。当时就想自己上大学后也能有自己的小阁楼,话剧场。

在深大认识“翻版映画”是凤凰卫视在“物资生活”举办的“DV新时代展”,本以为会有很多人,结果去到,除了几个记者,就只有三个学生,认识了“翻版映画”负责人杨MM,我才知道深大有这样一个社团,以后每星期都会去看他们精心选出来的片子,有些不那么出名但却绝对经典!这种感觉很好,寥寥几排凳子,随意的坐着为数不多的观众,放映厅就在图书馆的一个小房间,优雅暧昧的爵士乐随着风飘动起来,图书馆的窗帘也在飘……当时我真的觉得回到那个小阁楼。杨MM真是个特别的女孩,每次去看电影还可看到她特别的装束,有时是木制的大耳环,有时是傣族的裹布长裙,还有古典的绣花鞋。一个对电影如此挑剔的女孩相信生活也一样精致。

想到“物资生活”,莫名的喜欢。墙上有文瑞脑消金兽革遗物,毛主人比黄花瘦席语录,另一面墙上是凹凸不平的瓦砖“物资生活是重的,精神生活是飘的,无边黑夜,是可以自由思索的。有了票子想要车子,有了车子想要房子,有了房子想要位子,有了位子想要马子……”还有什么“伟哥,克林顿……”更有意思的是厕所,墙上贴满了黄色笑笑漫画,很喜欢这样世俗的烟尘气,里面的咖啡和特饮做的十分精致,每种饮料,鸡尾酒都有一个电影或文学名著的名字,空气中永远弥漫着浓浓的咖啡香……每晚十点,有个男孩来弹吉他,沙哑低沉略带磁性的声音,我有个好色的女朋友,一直都想在他唱完后,轻轻走到他身后,在他耳朵边说“我喜欢你的声音”然后咬他耳朵,够色了。

澄莲阁相比起来就精神化多了,更象一个茶艺馆,这是个文化发展公司,我一直都崇敬这样一些不记报酬,默默做自己喜欢事的人。全是木制书架,充满佛教色彩的水池,摆设。走出来时看到墙上有句莎士比亚的名言“TO BE OR NOT TO BE?”无论是小阁楼,还是学校图书馆,无论是酒吧还是书吧,有思想的地方总让人感到富足。

生命是一场繁华至极的梦,就如一场放给陌生人的电影。

[img]http://cul.sina.com.cn/s/2002-04-08/2_60-4-51_20020408105334.jpg[/img]

Written on 09月 11th, 2003 , 电影笔记 Tags:

好喜欢这里!在茫茫人海中为自己找一片干净的草地,和我亲爱的宝贝们一起坐在这里讲悄悄话,看四季变换……:shy: :D

[img]http://www2.ezbbs.net/34/yorisuke/img/1036289971_1.jpg[/img]

Written on 09月 11th, 2003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