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238851/1238851-CMALf2MVBt.jpg[/limg]

朋友在网上给我发来云南樱花盛开的图片,从南京义无返顾去丽江定居的朋友,只有24岁,放弃了历史老师的职业,提前享受起了在抬头铮铮雪山峰,低头幽幽石板街的自家院落里,泡一壶香茗微熏,细数枝头樱花散落的生活。说好有一天还会再见,有一天会这样不顾一切的追寻梦想,而现在的我在这改革开放的南方窗口城市里,从马家爵杀人事件、选举事件、政府各项经济、法制政策等大学生需要了解的资讯中偶尔探出头来,敝见了这一树繁华的问候,先是震惊,随后是突如其来的感动,更多的是略显尴尬的羞愧,这种羞愧从心底燃起,焚尽了我恃以自傲的瞬息万变的时代资讯。我如一个微微惶恐的孩子一般,站立在这个形而上价值时代被彻底解构的时代废墟之上,脱下层层麻木而沉重的外衣,蓦然回首,身后已经是纷扬四溢的灰尘,把恢弘的春天一起逼迫得跨掉。XJ在我BLOG里留言说,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是地域,绝望得要命。我心里的地域被你看见了,怎么办?我在繁杂的人间被伟大的春天看穿了凡俗之身,我还依然光着脚踩着黎明的光线轻歌曼舞。脚心里长满了漂泊的植物,不小心让你看见我收不回的在异乡居住的那些目光,与絮齐飞。浮上春天嘴角一丝不经意的微笑:政治。政治只是蹩脚的替代。

全国上下春光你熙我攘地挤上枝头,“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我承认我被它征服了,在这个南国城市里,春天更是揪冬天的尾巴,踩着夏天的影子,以一种危险的姿势晃悠而至。“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夜里几次被乍暖还寒的雨汽惊醒,天明时分裹件大衣闲看这大学校园已囚禁了整片春光的旖旎:木棉吐纳完它纷絮的缠绵后,傲立起朵朵肥厚红花,如嘟起的艳红而丰满的朱唇亲吻拒霜的凛然风骨;小山坡上成片的紫薇树枝干虬曲苍劲,缠满了岁月的皱纹,入学时看这枝干,以为多年前已经枯死,在这里伸展着一个悲怆的历史造型,然而在这春意的孕育中,枝干顶端,猛得一下子涌出那么多鲜活的生命,细碎的小叶子密密排列着,上面还挂着零星的水珠,娇怯而透明,隐约想见初夏时分桃红色的紫薇花这样满坡的艳着,招蜂引蝶羡煞树下的小情侣;旁边两棵紫荆树交错繁茂,大簇大簇的紫荆花被风一吹便纷纷扬扬,迎着女孩子早晨上学的轻盈步伐,在她们飘飞的裙裾后尾随翻滚;惊喜于发现校园角落里任何一处开花了,叶绿了,一棵不知名的大树在叶缝间破裂出一个个绿涩涩的小果子还带着茸茸的长毛;某墙角的指甲花独自落寞的繁盛着,花几乎开败了,拖着枝茎沉沉垂着,深红的落花缤纷满地,路过时舍却了“冷清清院落女儿寂寞”的感伤,我笑着自语“我的花草,开得正好”……

宿舍窗边独占一小片春色,便翘起腿躺在临窗的床边,全然不顾裙子里自下而上的春光乍泻,暂且抛开行政课本,拿起久违的词书,在燃一根香烛的时间沉沉睡去,醒来时看见被风吹翻的书页上布满了不知何处而来的蒲公英、柳絮、飘飞的嫩芽壳还有熄灭的烛灰……空气里都是这些暧昧的气体分子,凝成一束纤细而柔韧的羽毛,撩拨我心情的软处,“啊啾!”几个喷嚏更有了“百花时节教人懒”的借口,感冒症状让人深信不疑,而我迟钝、恍惚、慵懒、拖沓;我上课迟到、假事频频;我文不对题,下笔千里、离题万里……一切的一切我都有了这浪漫的借口,我春困了。

困得甜蜜,困得理所应当。有人把春天说成小资,而我渐渐地,开始把它看成一种恩宠。一个画家来开画展,有人题词说自然也是佛罗依德理论的外化。画家叫我留言,我笑笑,写下:我不懂佛罗依德,我只知道一朵野花中可以开见的天堂,我喜欢这样笑嫣如花地长大。春天的玄机被我这样不经意的看透,抬头仰望一棵榕树枝头崭露新绿的嫩芽,亲眼看见它由杏红带紫变为萤绿透亮,叶片一点点冲破芽壳,由叶茎微红长为浓墨厚绿,再想着它将老黄枯死,落叶归根。我无法不被成长的艰辛与刚强所动容,叹春时想到人生,成长并不是那么简单和一帆风顺,它很美也很痛苦,总是伴随着旧梦的破碎和新梦的生长,大学,就是在梦想覆灭与梦想更新的夹道中走完的,有种无奈也有种韧性。

[img]http://photos.gznet.com/photos/1238851/1238851-htHaK36wA2.jpg[/img]

Written on 03月 27th, 2004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Tags:

到今天为止我已经感冒一个星期了,天啊!感冒实在是这世界最不要脸的事,拖拖拉拉半死不活……:em210:亲爱的打电话对我说,他要生气了:em23:反正不管我,如果在去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的路上我病了,我们就立即倒回去!我晕~:em28:虽然我的确天不怕地不怕,但这么艰难争取到的机会,也许是一生唯一的一次机会要是被我这个不争气的身体给拖累了,我就哭死了:em217:

在深圳这样难得的阴天下面,我连打了4个喷嚏,揉着红红的小鼻头,心里委屈的数着,本以为你在想我,等打到第四个时,我皱着眉头想自己是生病了……

每天都跑步,喜欢自己穿着运动服,整齐梳着马尾很精神的样子,大汗淋漓时听到耳边哗哗掠过的风,脑袋一片空白,想起安妮笔下那个喜欢跑步的孤独女孩子,天空中总有一群鸟盘旋着,是不是我们前世哀怨的灵魂久久不愿离去

现在开始健康生活
每天只关心粮食和蔬菜

Written on 03月 22nd, 2004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b]日本电影月之三——“秋刀鱼之味”小津安二郎[/b]

[limg]http://www.grassy.org/art_ovsea/bill/bill/2p124a.jpg[/limg]
一、小津题解
小津电影的标题都有一种意象之美,不愧是爱写诗的导演,无论从哪个角度评价他的电影都有一种诗韵。我们激烈讨论“秋刀鱼之味”的含义,有人说秋刀鱼因产于日本且价格便宜,是日本人最喜欢的民间口味,代表了最地道的日本民风,取题即是说日本平常生活之味;又有人说秋刀鱼是八东篱把酒黄昏后九月之交便会出现在日本东北岩手县附近的三陆海岸地带,而到十月、十一月才南下到东京附近的房总半岛, 当地捕秋刀鱼是三月严冬尚未褪尽之时,因此不论是在东京或纪州吃秋刀鱼均有一种不胜秋风或冬风的寂寥之感,标题表明了时令,一叶知秋人知愁,暗含人到暮年的凄凉之味。而对小津片子了解得多的人表示,小津的标题仅仅作为标签,没有任何太多过于深奥的题解,比如以往的片名“晚春”“麦秋”“早春”“彼岸花”等,都只是一个宽泛的意象,给人无限联想的空间,可以理解为无题。

二、小津的拍摄特点

1、谦卑的人格态度,仰视众生
说小津的电影伟大,不如说导演诚实、谦卑、恭和的人生态度造就了电影的伟大。小津关心日本、热爱日本,他将日本最传统最具有民族风俗的生活细节原本展现,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忠诚于自己的民族文化,向世界展示一个战后用力生存的日本,最谦和、婉转、礼俗井然的民族,可以说提到日本,人们就不得不通过小津的影画去了解。因此他的一切技术、设备、拍摄理念也都是围绕日本文化相应而生的,日本人的住房特点是塌塌米,他的摄影机就摆在塌塌米上,没有太多动态,微微向上仰视45度,也符合日本人身形较矮的特征,这样可以达到唯美而修长,所以他的一切影视角都是上仰的,这样的视角同样是导演的人生视角,有人把小津称做“躺在塌塌米上的上帝”,他用上帝的眼光仰视芸芸众生,谦卑而恭和,众生的一切琐屑小事在他看来都是那么伟大,那么重要。

2、拍摄背景
一九六二年二月,小津与多年挚友野田高梧合写《秋刀鱼之味》的剧本期间,小津母亲不幸去世。葬礼后,五十九岁的小津在日记里写道:“山谷中春天已至,樱桃花开如云;但是这里,凝滞的目光,秋刀鱼的滋味——花儿也忧郁,清酒的味道也变得苦涩。”那年十一月,《秋刀鱼之味》终于拍成。第二年,丧母的小津也病倒了。而之前,他在东京的酒吧里买醉,给身在异地的野田打电话。我想,他一定觉得杯中酒的味道愈加苦涩了。

小津最后两部电影都有浓浓的秋意,像晚年的勃拉姆斯,沉郁中透出一阵温馨,而最后,仍是天凉好个秋的通达。我向来迷信不少艺术大师的晚期之作,所谓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一招一式简单到极致,但又直逼生命的核心,蕴涵着悲欣交集的万般体味。小津这两部电影,单看日文名字就有如此功力,而英文译名也颇切题:The End of Summer(《小早川家之秋》),An Autumn Afternoon(《秋刀鱼之味》),那早已不纯粹是初秋的爽朗天气了。拍完“秋刀鱼”,第二年即1963年12月12日,也是小津安二郎的生日,那天他与世长辞。是日,他作俳句一首:“大雪纷飞白茫茫,但愿把它披身上,倘若今宵我死亡。”想起在“秋刀”中老人一遍遍在小酒馆听当年舰队的雄壮战歌,我想那是对一个英雄时代及英雄梦想的缅怀,还有老人嫁女儿的当晚空对女儿闺房里的梳妆镜站着,这时才发现老人真的老了,瘦弱的背脊在逆光中微微颤抖……这也是小津给观众的最后一个凄凉的手势,人生的苦酒喝到了尽头。

三、由日本影象特点比较东西方电影概念的差异
有人提出“秋刀鱼”代表了日本“漫画式”的影象特征,一副一副如装帧好的画面,同时相比较得出西方影象大部分是流动的,东方相对静,借鉴了“漫画式”绘图风格。这可以想象,东方电影习惯于摄影机静止,一格一格,一段一段观察周围,符合日本建筑的空间感,也造就了东方电影的细腻精致,因为每个影象都是单独的一副画;而相反西方,尤以好莱坞突出,摄影机是快速运动的,流动连贯。“电影”一词在英文中叫“cinema"即动态之意,两者区别可见一斑。

[b]小津安二郎生平[/b]

小津安二郎,1903年出生于日本东京,肄业于早稻田大学。在他导演生涯的前半期所创作的二十五部默片,几乎营造出了一个完整的黑白默片时代,达到了日本默片时期的最高成就。他的后期电影仍然以其一贯的诗意风格表现出东方艺术的传统风貌。对于传统家庭结构的褒美与挽留,以及对于寂寥失意的生命晚年的感叹是小津作品的两大主题。
小津安二郎代表作品:
浮草物语(1934年)
晚春(1949年)
麦秋(1951年)
东京物语(1953年)
早春(1956年)
东京暮色(1957年)
彼岸花(1958年)
秋刀鱼的味道(1963年)

Written on 03月 21st, 2004 , 电影笔记 Tags:

哥哥婚礼如期举行,别人是男娶女嫁,作为男方家里自然洋洋得意。而我作为我哥哥的唯一表妹,在整场婚礼中都三番五次收住在眼眶打转的泪水……我不是伤感,是为他开心,我觉得我们终于把这个可怜的孩子“嫁”出去了,因为他从此找到了幸福的所在。他像一个独行天地间的孤孑勇士,终于到达了幸福的彼岸:em222:

在他携着新娘双手跪在岳父岳母跟前叫出那一声“爸爸妈妈”,叫这世界上频率最高他却异常陌生的词语时,我觉得上帝一定是睡着了!30年都忘了给他幸福的通行证,我的哥哥终于有了爸爸妈妈!30多年的往事(我亲眼目睹的,道听途说的,自己假想的……)如一个巨大的包袱从他背上哄一声坍塌……包括98年他第一次和我讲他的爱情,一遍遍听那个德国三人组合乐队的“伤心人的圣诞节”他说记录了他的爱情;还有那年冬天在老家的坟前,他双手血肉模糊的扒开杂草只想看看那个被上帝过早带走的母亲……上帝你醒了吗?

在婚宴上讲诉自己的恋爱史,他哭了,像一个孩子。腼腆文雅的新娘说“我要把你养的白白胖胖。”全场掌声,我真的相信这是远走的母亲找了30年才找到的一个托身,上帝在一点点偿还。哥哥让我过去给他抱抱,我想起在《穿过岁月忧伤的孩子》里写到的那个假想画面:有那么一天我想象个姐姐一样抱抱他,虽然他比我大10岁,但我拥有的爱比他10年还多,我多想能够分一点点给他 ……我们都找到了托身,有人可以替我分一点点爱给他了。所以我在抱着小静姐时说:“从现在起,你不仅仅是他的妻子,也是他的母亲,妹妹甚至女儿……”小静一脸迷惑可能没有听懂。因为我们,他所有的亲人包括在世和不在的,都有那么多担心和关怀,那么多的爱徘徊在哥哥身边,现在要通过你的生命全部传达给他,因为只有你才是唯一一个能陪他一直走下去的人。

晚上我写了一首小诗《上帝保佑相信幸福的独行者》
(一)穿过岁月忧伤的孩子
上帝一定睡着了
他扣押了你开启幸福的钥匙
当他醒来,时光潮水退却,往事如掌心里一小把细软的沙砾,开始慢慢沉淀
摇篮紧挨着坟墓,熄灭的火花带来新生的火种
生与死,世间最远的两条路,注定了生命的缺席
抓着小鸟总是放它飞,固执得相信小鸟的母亲会在天地间盘旋着哭诉
而你哭哑了喉咙,只有暮色皑皑,凄草微颤
每个孩子都是母亲手中的一只风筝
因为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所以将线放到你手中也不敢走得太远
就算我随风飞到云间,也希望你看的见
你是大家的风筝,最终还是断了线
你说——天意弄人
(二)寻找彼岸花
有个生命中的人是为你而生,为拯救你而来
她似一朵开在彼岸的水莲花,盈盈笑意为你揭开幸福的面纱
曾经因为她的圣洁,幸福让你不敢靠近
以为彼岸的距离需要跨越生死跨越轮回
用时间和痛苦来穿越,多远的距离我都能穿越
背弃幸福走了多远,回头时还见她伫立在彼岸,为你摇颤于风浪
靠近她的波心,让你在汹涌人群中渐渐平息
一湾温柔的港湾,每一丝呼吸都为你筑 ** 的琼楼玉宇
相信这是上帝派来的天使,所有的心率呼吸都为你生成
30年的桀骜终于肯承认自己只是一个孩子
平淡的牵她的手,站立在宿命手心等待天意裁决
仿佛过了许多年,开始只相信那些关于幸福的童话: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Written on 03月 7th, 2004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rm=250,200]http://mp3.baidu.com/r?url=http://www.jazzsky.com/music/song/D/quizas.wma[/rm]

Written on 03月 4th, 2004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观影选取候麦“四季故事”中的“秋天的故事”作为这次候麦主题月的终结篇,70岁高龄的老候麦拍完1990年的“春天”、1992年的“冬天、1996年的夏天后1998年的“秋天”被美国被多家报刊评为当年十大最佳影片之一。正如秋天的意味,这部也是四个季节故事中最为成熟的爱情表达,然而竟如同一场闹剧般活泼可爱,毫无沉闷之感。

秋天的故事,关于平衡。四十五岁的玛嘉丽,在乡下种葡萄,酿酒,女朋友们都喜欢她,忙着给她牵线,可是牵线里头,又总存着点私心,不甘不愿就这样把手里的好男人拱手相让。在一场预谋重重的婚礼上经历了重重试探,玛嘉丽慢慢明白过来,她也有失望和生气,但最后,表现了比两个女友都更难得的坦率和大度。她不如她们年青或者美丽,可是到最后,我们发现,这个女人有她坚实的魅力。

看似有安排的爱情应该是无味的闹剧,而两个男人与玛嘉丽的感情发展却是预定中的偶然,有它自己的运行轨迹。玛嘉丽对好友的误会,发脾气执意下车这一段最为有趣,即是在安排之外一场真正爱情的开始,如果用人工嫁接作比喻,由这段误会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土壤。

这也可以说是三个女人的故事,片子由三个女人的爱情作为突破口延伸至她们人生态度的演绎,各色男女不断找寻平衡的异性情爱动力学、对抗与联盟的微妙的情感政治。由此在众多男人形象的衬托下,三个鲜明的女人形象丰满地凸现于影片中。女人,本是这世界最敏感的生物,无论年龄,无论社会地位,她们对于爱情、对于男女情欲都有最独特的视角,也许这是女人共同的宗教吧。是候麦这位情爱动力大师把这种人性最直接的感受上升到宗教政治的高度,因为它可以支配一个人。不怪乎这个老艺术家在电影史上久久享有人性的美誉“侯麦的镜头从来不责怪任何人,在低视点的画面中,他始终充满爱怜得注视着每个人,男人、女人、我们……”

如今,已然81岁高龄的侯麦仍然在固执得拍摄着他的情感小品式影片,或者根据古典文学改编的影片,风格依然洗练、平和、透彻,对白依然微妙、生动、准确。在今年威尼斯电影节组委会宣布侯麦获得金狮终身成就奖时评价说?quot;他的电影在记录时代的社会意义上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其实,也可以说,我们因为有了侯麦可以更深入得了解一个更为宽泛的爱--一个大写的"爱"字。

“四季故事”继续了侯麦对人类内心地图的测绘,继续了对人与人之间恼人游戏的多样性探索。四季的轮回构成了一个圆圈,同时也是一个更新。这一序列中充满了具有“季节性个性”的人物,导演籍此探讨人类内心真实的情欲:“当幻想转向爱的时候,直觉却并不总是跟随。”(侯麦语)

[img]http://tw.movies.yahoo.com/gi/season/poster3.jpg[/img]

Written on 03月 2nd, 2004 , 电影笔记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