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思羽约好7点半同去学校“黑匣子”小剧场看01表演系自己创作的话剧“寻鱼”。7点钟我们就已经在门口等了,一个黑木箱立在门口,上面贴着宣传画,旁边电视里反复播放着制作过程中的花絮,摇晃的镜头里有孩子们爽朗的笑声,主角候慢慢对着一个鱼缸调皮的眨眼,男生们做着各种鬼脸,他们的繁忙与快乐,拽拽的青春:em26:。编导老师吴熙语无伦次的对着镜头说:“时间……也许真的那么伤感吧……”

踏着铺满走廊的树叶,丝丝植物清香辛辣的气息,进入一个十来平方米的黑匣子,四面全是黑色木版,顶上倒挂着树枝、被凿破的椅子,昏黄的灯光便从这些不规则的破洞中射下来,两旁即是观众的坐席,可以席地而坐,表演就在我们夹道中进行。

左边墙上投影着两个人不断交叠、错过、错过、交叠……一只被装在袋子里的红金鱼被悬挂起来,女孩子在落水时见到了许多许多的红金鱼,却忘了自己向金鱼许下了什么愿望,被救上岸后,女孩的世界比正常世界慢了两分钟;下水救女孩的男生快快,也忘了自己曾经梦想什么,被救上岸后,他的世界却快了两分钟……由于这四分钟的距离,两人无法相遇。他们的生活都异于常人,他们也成为了异于常人的偏执狂,因为他们执于寻找金鱼,寻找那个曾经许下的愿望。他们不断寻鱼的过程即是一场寻找生活理想的漫长之旅。中途抽科打诨的搞笑戏噱,城市的迷惘浮夸与他们的执着形成鲜明对比。

2分钟?2分钟不算什么,但足以使人脱离世界的假象,2分钟的缺失,是灵魂的缺口,灵魂在错位的缺口中找到出口,找到慰藉,也许更能接近人的本质。

4分钟?4分钟不算长,4分钟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