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中尼公路:跨越天地两极[/b]

到拉萨的当天便去打听了去尼泊尔的交通和签证问题。最近尼泊尔签证都是免费,可能单对中国游客的特惠政策,中尼关系一向亲昵不说,中国人的记录一贯很好。有许多外国游客借着旅游的名义,拿着自己国家的救济金就可以在尼泊尔选个小镇吸大麻糜烂的生活上半年,因此对许多外国游客是要加重签证费的。另外关于交通,许多人去尼泊尔是连同日喀则、珠峰,羊卓雍错、江孜抗英城堡、樟木一道去的,现在珠峰,羊卓雍错、江孜抗英城堡这一线路蹋了司机都不愿意走,而且这属于旅游线路包车,价格非常贵,一个人起码得一千单程,我们在签证时在大使馆门前就有许多丰田的车是专跑这一线的拉客司机,他们不属于旅游包车,仅是来回接客,两天能到樟木,按人头算200-250/人。也有人选择从拉萨搭班车到日喀则或拉孜,下面就没车了只能凭运气或者再从那里包车,不过价格会比拉萨贵,所以最好还是从拉萨包起。

尼泊尔大使馆位于拉萨罗布林卡假日酒店附近,周一至周五上午10:00—12:00,下午2:30—4:30办公,签证十分简单,填张表交两张照片,第二天就可拿。我们考虑到钱的问题决定坐这种250/人的丰田越野车走,路线是拉萨—羊八井—日喀则—拉孜—新定日—老定日—聂拉木—樟木友谊桥。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24143924.jpg[/limg]
中尼公路也是我们走的川藏南线318国道的后半部分,直抵尼泊尔边境,路况一般中途也遇见塌路、翻车,但越野车遇上烂路一般不成问题。这一段美就美在聂拉木至樟木一线,海拔突然从5000多米一直降到2300米,下面的尼泊尔仅为60米。沿途景色变化极快,地势自上而下迭次降低,气候从寒带、寒温带、温带、亚佳节又重阳热带、热带发生垂直变化,这种本来数千米才有的热、温、寒三带气候类型,在这一线却可以同时出现在一小时车程内,不愧是“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在川藏的林芝地区我已经领略过这样的神奇。樟木尼泊尔位于喜马拉雅南坡,印度洋暖湿气流将喜马拉雅劈开一个大缺口,葛优在电影“不见不散”中搞笑地信手一划要将“喜马拉雅山脉炸开一个大口”的计划,“让我们美丽的青藏高原从此摘掉落后的帽子不算,还要变出多少个鱼米之香来”,这条水汽通道不仅造就了峡谷内奇特的生物地理现象和极为丰富的自然水力资源。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202624152.jpg[/limg]
聂拉木之前5000多米的海拔仿佛已走到天的尽头,大片荒芜的土地,棵草不生、滴水不漏,只有风沙在阳光中翻滚,雪山近在咫尺,看不到人家也看不到生命,司机告诉我们从定日再往北走就是阿里方向,因此这里景色和藏北阿里差不多,是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最穷的地区之一,夜晚和早晨会有藏羚羊和狼出没。我正在想着这样的荒芜会消磨掉多少岁月的沧伤,不出一小时车程渐渐有了村庄和绿地,渐渐地突如其来的葱郁撞入我们空白的瞳孔,反而有点不适应,几十条瀑布从绿色毯子间飞天而降,刚才由于海拔过高和风沙的凛冽致使听觉有点模糊,耳朵边还没消去阳光的霹雳声立即被这轰鸣的水声带入了仙境。回过神来我们已身处峡谷内,谷底水流翻腾,山上银装素裹,满面的潮湿水汽,绕在车窗外的各种昆虫飞鸟,猴子在树林间穿梭跳跃。仿佛是大自然开的玩笑,将天地两极不协调地拼合在了一起,我们的衣服也越脱越少,刚才过冬现在已经进入夏天。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6391290541.jpg[/rimg]
伴着瀑布的热烈迎接,我们进入边境樟木,已经晚上11点多,到了这里要调2小时的时差,才9点多的樟木一派热闹,这个深处峡谷的狭长小镇,所有房屋依山而建,象山城重庆的建筑风格,重重叠叠爬满山坡,这里人的生意头脑很发达,到处都是尼泊尔、印度的商品,尼泊尔五颜六色的TATA货车成排停放(一个印度的车牌,尼泊尔境内全是这个牌子的车)酒店、酒吧、餐馆、舞厅应有尽有,今晚我们就住这里了,交通宾馆和青海湖宾馆都还可以,下面有洗浴桑拿中心。

Written on 08月 30th, 2004 , 上路心情 Tags:

[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6395490118.jpg[/img] 早上起来我们就开始换钱,街上很多换钱的人,不用担心他们,他们的黑市价格往往比银行高出好多,而且免去了银行的手续费,我们问了几个后来敲定9.135的汇率,事实证明这里的汇率变化太快,比我们晚两小时换钱的另一帮人就换到了9.6的高汇率,不过我们换一两千人民币也没亏多少,在加都换都只有8.7的汇率。所以去时在樟木黑市换卢比,返回时在Katmandu换人民币是最经济的做法,如果你带的钱比较多,建议换一部分美金,大批的美金汇率差别很大。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6393749853.jpg[/rimg]
沿着樟木街道一直走,走到尽头便是中国海关,要在这里通过检查。尼泊尔人叫樟木为“Kasa” ,从Kasa出境,要下山到友谊桥,这里的8公里山路可以耗费你3个小时和满身汗水。我们是打的下去的,10块钱一个人,我分分必争讲到8元/人,过了友谊桥,尼泊尔那边的第一个镇叫做KODARI口岸,友谊桥这里还有一次中国检查,主要查非典病菌。前面一点点就是尼泊尔海关,里面挂着“灭火救危难,中尼友谊深”的锦旗,几个签证官给你填英文表,许多中国人不懂英文就只写名字其他让他帮忙填,这样他可能会收取一点钱,调皮的尼泊尔人可能在你签证完后向你索要200元的费用,我们可不是甘心吃哑巴亏的人,马上说我们是中国人,朋友说不用钱的,他就马上不好意思的笑笑说:“That’s ok!”。在友谊桥就可以看到众多的尼泊尔小孩、生意人和帅气的士兵,他们热情地用英语和我们打招呼,我意识到从这里开始就要忘记中文使用英文了,许多拉客到Katmandu的尼泊尔司机开价开得很离谱,什么价格都有,如果要包车实在要好好坎价。我们当然选择自己动脑筋和尼泊尔当地人坐同样的local bus,就是TATA公共汽车,上面几乎没有外国人全是当地人,虽然拥挤,但友善的尼泊尔人一定会给外国游客安排座位的,车上大声播放着尼泊尔风情民间的音乐,没想到翻来覆去都是一首一直播放了几个小时。从KODARI只有巴士到BAHRABISE小镇,55卢比/人,然后从BAHRABISE转车到Katmandu,70卢比/人,这是最便宜也最有风味的交通方式,因为可以领略尼泊尔民风,车上不断有大眼睛的小孩和我们打招呼。

[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313260779.jpg[/img]
现在尼泊尔战乱,2001年6月初,突发王室血案,老国王比兰德拉遭王太子迪彭德拉枪杀,王太子也自杀身亡,王位由比兰德拉之弟贾南德拉继承。自老国王死后两党一直在进行明枪暗斗,路上随处可见战争的痕迹,沙包、土碉、冲锋枪……新政府在路上到处设有检查站,车上除老人小孩外所有人都要下车接受检查,我们是外国人享有特权坐在车上不接受检查,拿冲锋枪的士兵上来,我们对他说:“we are Chinese!”然后互相甜甜一笑,爱国之情油然而生!尼泊尔的公路让川藏、滇藏都略显逊色,陡峭的山路、急速的转弯公车司机开起来如履平地,中途还有许多乘客爬上爬下,难怪说尼泊尔、印度的司机是全世界最好的司机。一百多公里的路整整走了近7个小时!汗水、油腻和颠簸让我筋疲力尽,耳边回荡着嘈杂的陌生语言,同样的音乐还在播放,一时间不知身处何方。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s_200483017534983682.jpg[/limg]
下午终于到了Kathmandu,然后打的去Thamel游客聚集中心,尼泊尔经济虽然落后,但旅游发展岂止是中国的十倍!小小一个国家居然现有7处世界文化遗产,4处世界自然遗产,主要是他们旅游意识的发达,在之后长达半个月的旅程中让我们大开眼界!To home and much enjoy life开头字母分别是Thamel的六个字母,到达后我们立即被这里的繁华和自由气氛紧紧包裹住了,狭长的街道两旁全是石雕古建筑,成群的鸽子在红色古砖墙间栖息,中世纪欧洲雕刻艺术搀揉着世界各地的各大酒店餐厅酒吧,一个灯红酒绿的世界,世界各地不同肤色打扮怪异的人在街上来来往往。住宿更是目不暇接,什么XX guest house,XXX hotel……全部是花园小洋楼的样式,所有上前来推荐住宿的人不等你提问就立马提供自己酒店的条件设施“we have many types of room: double room and single room.Very clean and sunny!24hours’ hot water,12 hours laundry service,your room with garden and good view……”除了上述基本配备的条件外,还必须问清楚他是否能够免除政府税,因为很多酒店都要加收一定的税,还要一定保证热水!我们住房间的原则就是带卫生间的标间、24小时热水、院内有花园,尽量靠天台,阳台风景好。这样的条件只需200-400RS/天就可以搞掂,在中国那是天方夜谈!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s_200483017533057342.jpg[/limg]
Kathmandu擅长外来食品,几乎囊括了世界各地的美食,主要以欧美食品为主,中国餐馆和旅店都比较少,我半个月来把这辈子的西餐都吃够了!到后来满街找中国食物。尼泊尔的咖啡实在廉价而且实在,100来卢比就能有一壶加奶咖啡,上面漂着厚厚的咖啡豆沫和奶膜,决不象中国满街都是速溶咖啡。第一天我们就选择了Thamel中心的Everest Steak House,绝对专业极牛扒!虽然有分BOY STEAK和GIRL STEAK可是那分量仍旧是普通人无法消受,我们一群人望着铁板上的牛扒流露出绝望的神情,老刘由于不懂英文本已经郁闷到极点,此时一直骂这些外国人不安好心要把我们撑死!我说很热,服务生向我表示风扇的转头坏了,我本想作罢,可此时让我见识到了尼泊尔人极优的服务质量,服务生掂起脚一直用手给我扶住风扇摆头,我吓得马上对他说我不热了!

晚上回到酒店已经12点多,发现没有热水洗澡,我去找已经睡着的服务生,他连说对不起,然后居然立即给我烧了热水!我感动得几乎热泪盈眶。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245668330.jpg[/rimg]

[limg]http://nepal.go2c.info/others/a3np0408.jpg[/limg]
第二天,我们计划去离Thamel最近的hanuman-dhoka Durbar square(旧皇室广场),打三轮去几分钟路程。这当然是Kathmandu最出名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昔日的皇宫成为如今百姓生活祭祀的重要场地,清晨第一束阳光洒向广场时,众鸟飞翔,mabendreswor temple门前的大钟被教徒们摇起沉重而悠远的回响,成群接队的印度教徒们络绎不绝来与神亲近,Kumari宫殿是活女神Kumari的住所,Kumari即是印度教中活女神的意思,她是从民间选得的一位幼女,在她第一次来月经之前她是受万人顶礼膜拜,享尽荣华富贵的女神,可是一旦她成年她就不再是女神,她必须回到民间,寻找一位男子娶她为妻,可是尼泊尔印度男人都认为Kumari神力太大会克死丈夫,因此没有男人愿意娶她们,她们将这样孤苦伶仃度过繁华褪尽后的苍凉人生。只有印度教的人才能进Kumari房间与她交谈,我们只能站在她的窗下等待她偶尔展露芳容。我有幸见到Kumari从刻满佛象的窗台边露出笑脸,下面瞻仰的印度教徒们立即大声欢呼,俯身磕头。
[limg]http://nepal.go2c.info/others/a3np0325.jpg[/limg]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274781251.jpg[/rimg]
还有出名的Kastbamandap(木屋),建于12世纪,这是传说中由一棵树变来的巨大寺庙,同时也是加德满都名字的由来。另外还有最重要祭祀象头神Ganesh 的 Ashok Vinayak神庙,屋檐上刻有许多象征情欲的雕刻。还有Kal bhairav的墙雕是湿婆神Shive最凶残恐怖的化身,政府用于要求百姓在他面前讲真话,由此我看到了宗教对于人心的摄取力量。广场旁边的freak street(奇异街)曾在六十年代被称为嬉皮士的乐园,曾在此涂炭生灵,如今已寥寥无当年风范,我带着宗教的敬畏感离开了广场准备下午前往Pashupatinath(湿婆神庙)另一处世界文化遗产。

湿婆神庙距离Kathmandu市中心以东5公里,许多人都是打的前往,我遇到一个好心的尼泊尔人,他带着我坐当地公车去,才花了7RS。这坐庙是祭祀印度教中主管破坏和重生的三大神祗之一的湿婆神 (Shiva),是印度教其中一座最重要的庙宇,來自印度和尼泊尔各地的信徒都会前往這神庙朝拜。主庙宇只准印度教徒进入。对我们来说吸引我们的不是它在印度教徒心目中的神圣位置,而是Bagmati河畔的焚尸仪式。我到达Pashupatinath时偶遇一位印度教徒,他爽朗的和我聊天,然后我调皮地叫他带我逃票,他带我上到一个高高的山坡,坡上众多孩子在嬉戏,我用手捂住帽子随着他指的方向往下看到了一条长长的河流,在夕阳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他告诉我快要死的人就停放在半山腰,下面就是焚烧台,我只要从山崖边走过几米的路就可以到停放死人的地方。他含糊的印度英文让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又问了几个印度孩子,他们带我们逃票,可是要从停尸房还有苦行僧修行的山洞路过,可我还是没心没肺的做了。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8254752382.jpg[/rimg]
[img]http://nepal.go2c.info/others/a3npd06516.jpg[/img]
那条诡异的河流就是尼泊尔圣河巴格玛蒂穿过Pashupatinath连接印度圣河恒河,当天下午正有一家贵族要举行丧事,所以格外隆重,湿婆神庙下的河岸阶梯上坐满了身穿纱丽,拖着长长头巾的印度妇女,她们是死者亲朋好友,河堤上睡在白色纱布担架上的一位老人便是这奄奄一息的主人,妇女们不断往他身上洒鲜花。河中间隔着一座桥,桥的另一面不断在烧死人而没有任何仪式,因为那面都是穷人的焚烧台,这边是富人享用的地方,河的两岸是一排供奉象征男性生殖器官“灵甘”(lingum)的神龛,这在Pashupatinath一共有108座,“灵甘”呈一磨盘圆柱,象征男性生殖器,是印度教中生殖崇拜的集中体现。湿婆神是印度教中最大的神,自成一个教派,代表毁灭同时又代表重生,公牛、灵甘、三叉戟和眼鏡蛇常和湿婆联系在一起,湿婆神像常面带兰色,因为神话中,她曾喝下神蛇吐出的毒液。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251789852.jpg[/limg]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254868392.jpg[/rimg]
富人这边仪式实在烦琐,我耐不住烈日的灼烤,跟随上窜下跳的猴子来到焚场那边,刚刚坐下听见身后传来鬼哭狼嚎,着实吓了一跳,原来是死者儿子在剃度,三个儿子必须剃度,身着白纱,2小时后终于要开始焚烧了,抬动死者前要在他身上加盖金黄色锦缎,洒上鲜花,他的妻儿要号丧,妻子必须用布袋把脸蒙起来。然后焚台上的材火燃起来后把死者搁放在上面,死者被牢牢捆在担架上,也许是他奄奄一息还未完全死吧。浓烟开始升腾,人们不断的往台上添加木材稻草,映着夕阳的余辉看人身的肉体逐渐化为灰烬,穷人和富人的灵魂一道被神灵收留,我极力忍住熏鼻的死人味,毕竟这是灵魂涅盘的途径。烧完后他们的骨灰被扫入圣河之中,他们的亲人都跳入河中沐浴,美丽的印度女郎洒下长长的黑发和艳丽的纱丽,迎着最后一抹夕阳掬起那圣河水,生命本自无穷,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延续。我让自己保持平静的心去看待最美的生死瞬间,以此来记得,若心有感伤,这记忆便会因为感伤而变得漫长。

[img]http://nepal.go2c.info/others/a3npd06517c.jpg[/img]
傍晚时分我们穿过一个小村庄,,这里不是什么旅游景区所以民风尤为淳朴,三五成群的女孩子在玩着游戏,粗黑的发辫、清澈的眼睛,略黑的皮肤。她们看着我们就好奇地追着跑,在我猛一回头的刹那她们又刹住脚步躲到墙角边上咯咯的笑。青翠欲滴的田野上成排的孩子在田埂上放风筝,琅琅的笑声忽远忽近伴着风筝摇摇晃晃,整片深蓝的天空似乎也要被扯了下来,突然间我被这副画面感动了,想起日本影象大师岩井竣二的青春残酷片“关于莉莉周的一切”那片田野,那片天空和青春的绝望,一切像沁渍过水的黑白照片,记忆开始慢慢凸现。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s_20048301729696907.jpg[/limg]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s_200483017285214674.jpg[/rimg]
[img]http://nepal.go2c.info/others/a3np0419.jpg[/img]
来到bouddhanath(博达纳特)佛塔也是闻名世界的文化遗产,离Pashupatinath20分钟走路路程,金碧辉煌的佛塔彩旗飘飘,周围是一圈的餐厅酒店,像拉萨绕大昭寺一周的“八角街”,这里也有类似大昭寺的宫殿,一群印度孩子围上我蹦跳撕扯,歇斯底里的欢笑。这个佛塔上巨大的眼睛看着世间善恶,早已成为比尼泊尔国旗更具代表性的符号,这里也是藏民的“精神家园”,有许多面色凝重的喇嘛和藏族同胞,日复一日地在此磕长头,大都是当年跟随达有暗香盈袖赖出走又被遗忘的信徒,现在已经失去宗教的力量和世俗的家园。在博达纳特滞留,思绪良多。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315517718.jpg[/rimg]

[limg]http://nepal.go2c.info/others/a3npd06572.jpg[/limg] 第三天,我们准备把加德满都周围的另外两个古镇一同游览,那就是帕坦(Patan)和巴德刚(Bhaktapur)。1768年,加德满都以西的廓尔喀(Gorkha)地区的国王普里特维·纳拉扬·沙河(Prihvi Narayan Shah)出兵征服并统一了加德满都、帕坦(Patan)和巴德刚(Bhaktapur)等三个古国,建立了沿袭至今的尼泊尔沙河王朝。在沙河王朝之前这三个皇室曾经并存相安无事,后来新沙河王朝才定都加德满都,弱化了另外两个。现在三个遗址分别有自己的旧皇室广场,我们坐中巴11RS就可以直接到较远的巴德刚镇,这里安静质朴,有所谓的“city of devotees”(虔诚之都)旧王室广场建筑风格代表了马拉王朝最鼎盛时期的艺术和建筑成就,全部用红砖砌成的房子和街道给人一种平和甜美的生活气息,阳光穿过长长木雕回廊的罅隙,一半阳光一般阴影,加上雕刻的繁杂迂回,满墙都是细碎的光阴片段。尼泊尔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让我驻足遐想上千年的轮回跌宕。我们走累了来到广场中心的最高一间咖啡屋,坐在二楼阳台上叫上一瓶当地最好的啤酒TURBOG,看外面天空鸽子飞翔,有孩子站在自家的天台上最高的一块砖上放风筝一动不动,这里的孩子没有太多工业化的伪制游戏,他们都热爱放风筝,因为那是人生中最美的事情,有关梦想。宗教和梦想构成了这个喜玛拉雅山下童话王国的生活全部。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322021240.jpg[/limg] 返回时顺路去看了帕坦(Patan),别称“艺术之城”,与中国大相径庭,他们的文化遗产全部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紧密相连,没有围墙,没有隔离区,街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我们发现了“world heritage site”的牌子,人们继续着自己的生活与信仰,妇女孩子用头顶着水缸来到石雕水渠旁取水沐浴。

晚上在Thamel闲逛酒吧,吃了日本菜、韩国菜,腐佳节又重阳败的不成样子。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8222368834.jpg[/limg][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823511919.jpg[/rimg]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8232053695.jpg[/limg][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8233463964.jpg[/rimg]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8235141901.jpg[/limg][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8252214141.jpg[/rimg]

Written on 08月 30th, 2004 , 上路心情 Tags:

[img]http://nepal.go2c.info/others/pokhara_pcard.jpg[/img] 早上准备离开加德满都一阵子,前往位于喜马拉雅山安娜普拉山区山脚下的一个城市博卡拉 Pokhara,虽然是小城市却是尼泊尔第二发达的城市,而且雪山圣湖的自然风光、闻名世界的徒步线路、安静高档的吃住环境,都让这个城市充满了贵族休闲气质。定了旅游巴士,250RS/人,条件比较好,主要是给游客和当地有钱人乘坐的,没有必要坐一种叫做GREENLINE的包午餐高档车。又是8小时的车程,和国内的长途巴士一样中途要停车吃饭,所不同的是尼泊尔的路边接待餐厅环境非常好!价格也不算贵,即使是没有选择的驿站,也是带花园的小洋楼餐厅,卫生间也非常干净。第一次停吃饭时,坐我们旁边一桌的尼泊尔人都点了他们的传统套餐“手抓咖喱饭”,老刘居然举起了高倍长焦镜头对准别人开拍!那一桌男人先对我们笑渐渐地变成了苦笑,饭粒从手中稀稀拉拉洒落。

[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151891442.jpg[/img] 下午三点到达 Pokhara,车刚一停稳我们就被前来介绍酒店住宿的人群围得寸步难移,早听说过博卡拉住宿条件非常好,为了有个观看湖水、雪山的最佳位置一定要谨慎选择住所。我们毅然拒绝了免费的的士服务,背起大包自己走向湖边寻找酒店。看了几个酒店都非常不错!有10美金/天的欧美酒店,有一间满是鲜花的小别墅,有一个豪华套房才500RS/天。又去了出名的“blue heaven”给我们砍到260RS/天,太残忍了哈!最后我们决定入住“Hotel mountain top”的最好房间,实在太好的风景!带卫生间的标间几乎全部落地玻璃墙,外面是一整个花园阳台晚上可以看繁星,窗外就是FEWA湖,右边抬头就可观望雪山鱼尾峰(fish tail)才350RS/天!服务员还每天帮我们打扫房间。后来在FEWA湖划船时终于见到传说中最美丽的酒店,在湖中心小岛上,每天主人用船免费摆渡你过湖,那绝对的私人小岛,私人码头,我幻想着有那么一天我可以独自到这里住上半年,每天面对湖水雪山安静写作。可是现在淡季价格也要10美金/天。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391713914.jpg[/limg]
博卡拉 Pokhara有两座8000米以上的雪峰,有尼泊尔的旅游标志——身影清丽的鱼尾峰,有世界上落差最大的峡谷,最出名就是上百条徒步路线,其中山泉飞瀑、田园风光、森林穿越、雪地行走,还有因查尔斯王子走过而得名的短途线路。不过我们无论从装备还是心理上都没有准备徒步所以暂且放弃,只想着能在这美丽的地方安静住几天。
这几天的日子过的那真叫腐佳节又重阳败,一天吃5顿,只为每个国家的风格尝一点点,早上是美式早餐,中午是湖畔最大的餐厅moonsoon,吃了鸡尾酒浇鱼排。下午去法莫道不消魂国餐厅,然后又吃泰国菜和墨西哥菜,其间渴了就去果汁店喝鲜渣果汁,60RS可以有满满一大壶。那果汁店实在惹人欢喜,硕大的新鲜水果挂在店门口任你选择,一个印度来开果汁店的夫妇送给我一把印度女人带的色彩艳丽的镯子,叮叮当当互相碰击,风情万种的印度女人。我将自己在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买的三色铜镯子回赠给她腹中未出世的小宝宝。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394117436.jpg[/rimg]

到博卡拉的当天我们终于遇见了两佳节又重阳个中玉枕纱厨国人,两个男孩子都和我差不多年龄,各有各奇特的经历,一个是北京理工大学的高才生却嗜好吸大麻,一个是江苏提前缀学的自由撰稿人袁泉,才20岁的年纪已经游遍了大半个世界。旅途上的真真假假是是非非,我早已习惯当作调味品不会打探,本来旅途就是人生的缩影,萍水相逢的人文也是一道风景线,每个人都在此寻找内心某处隐秘,生命也因为有了这些供我们随时逃避的别处而使灵魂有了出口。

[img]http://nepal.go2c.info/others/a2np0202.jpg[/img] 当晚我们9个中国人相聚在FEWA湖餐厅湖畔就餐,湖边紫红的水草花开得妖娆,点点水鸟在夕阳中点水栖洲。看到一个船夫打上一条长过一米的大鱼,我们惊呼要买下鱼头,自己借用餐厅厨房做我们中国人的鱼头!老刘严重赞同,太久没有闻到中国味道!200RS买下鱼头,200RS是借用厨房费,结果400RS我们的老刘和四川姑娘刘艳做出了一锅剁椒鱼头和鲜鱼头汤!把别人厨房的调料几乎用了个低翻天!结帐时服务生的表情颇为难看,要知道在尼泊尔调料是比肉菜还要贵的!我们想以后路过此餐厅还是绕道而行吧。

晚上睡在宽大的席梦思床上,天花板上欧式古典的风扇极有情调的转啊转,外面花园飘进淡淡的栀子花香,墙上花影摇曳,窗外湖波荡漾,我仿佛身处海的中央世界开始摇摇晃晃。“世界滂沱,我们微小”我紧紧抓住霆的手,这样美的记忆,我要用尽全身力气去努力记住,因为一切太容易遗忘。当你与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不知道与他分别的时地,就如生的时候不知道死。在这个 Pokhara的夜晚,我听见时间如水穿行,而回忆是水波里的容颜。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2101258839.jpg[/limg] 第二天早晨,被湖面的潋滟水波唤醒,披上衣服跑到外面的花坛上看见远处的鱼尾雪山峰在朝霞中泛起玫瑰色的红晕,从雪山上吹来的风唤醒了这个沉睡的小镇。酒店里已是一片栀子花和兰花的香气弥漫,打扫卫生的尼泊尔小孩穿着整洁的白衬衣,打上黑色领结,“Good morning madam!”露出洁净的白牙齿。一个清新的早晨。在lemon tree restaurant的古典意大利歌剧声中享用完英式早餐,便租借了一部单车骑往Devil’s fall(魔鬼瀑布),这是除去徒步外离 Pokhara市区较近的一处自然景点,穿过几个村庄我们看了一眼瀑布就走了,去参观瀑布脚下一个印度教的“眼睛蛇”崇拜石洞,众多印度妇女一手托着金属制托盘,里面盛满鲜花、贡品、圣水,另一只手要么妩媚的挽起拖地的长裙、要么不断将杯里的圣水往自己头上洒。洞内阴暗潮湿,香火弥漫,充满了神秘诡异的气氛,她们在入洞之前都必须全部脱鞋,有些根本就连鞋都没有,她们认为这样可以彻底与神灵亲近,让自然洗涤掉自己身上的过错。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385940029.jpg[/rimg]

尼泊尔是世界上唯一的印度教君主立宪国,印度教是尼泊尔的国教,但佛教在尼泊尔占有重要地位,有说法认为尼泊尔是佛教发源地因为佛祖释迹牟尼就诞生在尼泊尔特莱平原中西部的蓝毗尼,是古代印度北部迎毗罗卫国(今尼泊尔境内)净饭王的儿子。直到李查维时期,印度教才开始在尼泊尔传播,但佛教依然盛行,两种宗教和睦相处,并行不悻。但是,到公元8世纪时,当时的尼泊尔国王把印度的婆罗门商揭罗(Mara,公元700—750年)(中世纪印度教著名哲学家,吠擅多哲学派别的创始人,著有《梵经注》(Braasutra BasVa)等。)请到尼泊尔大力传播印度教,排斥佛教,使佛教受到严重打击。18世纪中叶沙阿王朝统一尼泊尔,开始笃信湿婆(大自在天,即毁灭之神)。毗湿奴(遍人天,即保护之神)、沙克蒂(即原始能量)和象头神(即智慧神),并且崇拜印度两大人比黄花瘦史诗《罗摩衍那》和《摩可婆罗多》中的英雄。佛教徒视印度教三位一体的神婆罗贺摩、湿婆和毗湿奴为原始的佛祖的化身,在佛教起源说中给这个三位一体神以重要位置。同样地,印度教徒也视释迎牟尼为毗湿奴的化身。众多皇室雕塑艺术都再现了从大乘佛教与印度教某些教义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密教教义:宣扬即身成佛,身、口、意“三密相印”,通过密行(如密咒、密印、性人比黄花瘦爱等方式)可获得俗世的饶益;推崇精神和物质的统一;提倡身体和道德的规范;提倡沉思、瑜林功、魔法和声响;宣扬酒、肉、鱼、女人和性交的“五重福利”。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375449053.jpg[/rimg]

袁泉已经在博卡拉呆了近两个月了,独自住在湖边的一所小木屋公寓里,他说要准备出一本书名字就叫《博卡拉》。今晚是博卡拉中国人的聚会,原起老刘在这国外呆得伤心想家了便四处找中国菜吃,那天闯入博卡拉FEWA湖畔唯一一间中国餐厅“兰花饭店”,见到热情好客的女老板兰花,兰花是青海人,在尼泊尔呆了十几年,对这里情况了如指掌,介绍了来博卡拉修电站的中国工程队,一看是老刘广西的老乡,立即商定今晚在工程队租下的别墅内大搞中国派队,要把在博卡拉的中国人通通请来!晚7店,我们到小洋楼时,花园里的餐厅桌上已摆好了熟悉的中国菜,老刘与主人一起下厨。我忍不住的兴奋,闻到香味已经沟起我深深的思乡情了,点上几根蜡烛开始我们的烛光晚餐,还有whisky和白兰地,兰花讲起她十年的离乡情,如今她已经是通晓10国语言的女强人。袁泉说尼泊尔的穷人一家靠卖器官为生,一个男人可以娶5个老婆,印度更甚可以娶9个,听得老刘嚷嚷着不回去了,离婚近10年的他正是难耐心中苦闷,58岁高龄还骑行滇藏,酒喝多了开始触及到他内心的痛楚。兰花女儿前不久生日的派队上请来了许多博卡拉当地的尼泊尔小孩同来玩耍,袁泉大为赞叹尼泊尔女孩子的野性不羁,他们就如吉铺赛和咯什米尔这些游牧民族一样具有某种与大自然亲近的艺术天赋,听到音乐就会翩翩起舞,她们诱惑的眼睛、飘逸的纱丽、赤脚的轻捷仿佛都天生为舞蹈而生。这个夜晚是我们在博卡拉的最后一晚,放起了“送别”的精典伤感旋律“长城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不知是人醉了还是夜醉了,感慨万千。出来遇到一帮日本人在一个酒吧里搞博卡拉日本人聚会也喝醉了,大家相视而笑,用不同的语言大声叫着……什么是家,什么是爱,也许只有距离能够见证,感情需要穿越。又想起孩子放的风筝,此时我幸福地感到内心被线轴的另一头牢牢系着,也许人只有在颠沛流离之后,才能重新印证时间在内心留下的痕迹。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332938406.jpg[/limg][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345961868.jpg[/rimg]

Written on 08月 30th, 2004 , 上路心情

[img]http://nepal.go2c.info/others/a3np0225.jpg[/img] 离开博卡拉,大家都分头行动了,由于我们时间充分还有对尼泊尔的恋恋不舍,所以决定由博卡拉顺路去奇旺(royal chitwan national park),这是成立于1962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这里的独角白犀牛尤为出名,是亚洲保护最好的森林。但由于是热带雨林游客不能单独入内,必须要有当地向导带领。我们在询问后知道去奇旺的游客都会找旅游代理公司,这类的旅游公司满街都是,比中国的灵活多了,可以根据你的要求设计行程,包括路线,需要几个向导、吃住的地方、游玩的项目等等。我们在博卡拉找到一间和他提出要漂流的要求,他帮我们安排了一天的漂流,从博卡拉漂流到奇旺,然后三天两夜的奇旺行程,55美金/人包括全部。我们这个计划和活动已经算很划算很经济的了,不过后来才知道,如果单独漂流,然后自己去奇旺后再找虽然非常麻烦但会更加好,起码便宜1/3而且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酒店,但无论如何进森林是一定需要向导的!

代理公司非常可爱,我以为会象中国的旅行社导游象带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寸步不离,结果他只是告诉我到每个地方会有人来接待我,给了我一大堆介绍信嘱咐我交给谁谁谁。我就这样忐忑不安的上路了,早上7:00坐上安排好的巴士,到了漂流地点,司机让我们下车,果然有个胖胖的人走上来帮我拿东西,告诉我他就是漂流的船夫,见到了等候我们多时的漂流队员,4个老外,三个来自美国,一个来自韩国。

[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124396897.jpg[/img] 行李让车带走,我们穿上专业的漂流服装,听船夫讲解漂流技巧。极紧张的上船了,这是一条4级河流,叫做rabbit,我们就如rabbit一般跳来跳去,波涛迎面扑来,斡游激荡,我们全身都被冰冷的江水打湿了,几个老外和霆一起纷纷跳入江中索性游几把。

三小时漂了5公里,傍晚时分才到奇旺,一位向导已经等候多时,接我们去预定好的旅社“tiger wildlife camp guest house”,暴雨过后的奇旺一派宁静,Chit是Heart;Wan是Jungle,尼泊尔文里的chitwan就是heart of jungle。英国皇室贵族最早踏入这片土地,早在百年前,他们就不远万里来到这里狩猎,公园内现在的顶级酒店“Tiger Tops Jungle Lodge”度假村就曾经被英皇室作为度假村,英王乔洛五世和他儿子威尔斯王子从来就舍加德满都的城市生活而钟情于奇旺的森林生活,在1911年的狩猎旅行中,他俩在11天内就杀了39只虎和18头犀牛。

[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13575084.jpg[/img] 向导带我们来到村庄的沙滩上,指着河对岸的一大片神秘的丛林说那就是奇旺国家森林公园,穿过丛林就是印度。此时正是夕阳燃得烈的时候,大朵大朵璀璨的火烧云散在丛林上空,已经嗅到了热带的味道。沙滩边的村落街道上,众多放学回来的尼泊尔和印度孩子在踢足球,他们黝黑的皮肤、矫健的身影想必也是狩猎的好手。远处几只散步归来的大象,慢悠悠的从河里踏过来,甩着他们长长的鼻子,后面野鸟飞舞。这个原始的森林小镇充满了国家地理杂志里discover的味道。

[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s_200483017195385022.jpg[/img] 早晨6:00便起床,女主人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这些都是包括在旅游安排里面的,丰盛就说不上但是还是比较美味,全部是西餐,可以要求加菜或者准备尼泊尔食物。另一个向导带我们早晨徒步丛林,闷热潮湿的气候我们却还要穿着长衣长裤以防蚊虫,他拿着棒子走在最前面,最后还跟了个当地小孩,他带着我们看到许多鹿和老虎的足迹,他说昨天傍晚时分这里有上百只野鹿聚集在沙滩上,可是我只能去想象那样一幅惊艳的超世之图了。现在天气太热,只有灵长类动物会跑出来活动,我们除了看见少量的啄木鸟、野鸡就只有成群的猴子在撕打。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133572397.jpg[/rimg]

[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3017145421146.jpg[/img] 下午的骑大象,与两个法莫道不消魂国情人一同骑在大象背上,法莫道不消魂国女孩十分漂亮!典型的欧洲高鼻深眼,性格又十分豪爽,一路都在唱歌,男孩子也很SMART,只是英文都很烂,大家只好减少交谈。大象带我们摇摇晃晃进入神秘的丛林,向导知道动物们的活动地方指使象带我们去,丛林、沙滩、鄂鱼滩、草丛,我期待着能目睹一场弱肉强食的原始生态画面,看见树丛中有几对闪烁的光点,向导说那是鹿,只有鹿的眼睛会如此亮,果然当大象靠近时,鹿撒开双腿就跑。

[img]http://nepal.go2c.info/others/a3np0201.jpg[/img]
下午4点左右开始闪电下雨,森林里的暴雨来得我们措手不及,根本没有躲闪的余地,那种粗暴和决裂,只有这样原始的森林里才会重现自然的伟力。40分钟后暴雨停后,终于看见了独角犀牛,我们在大象背上它无法攻击我们。天空此时如一个恬静的婴儿展开甜美的笑容,纯净的一丝不挂的天空,众鸟盘旋,偶尔洒落树枝的滴水此起彼伏,经过磨难后深沉的平和静谧,自然在默默揭示哲理,雨过天晴后珠穆拉玛脚下深邃的热带雨林,我经过近五千公里跋涉后的逍遥,心中也一派宁静,时光流疾。
[rimg]http://nepal.go2c.info/others/a3np0132.jpg[/rimg]

Written on 08月 30th, 2004 , 上路心情 Tags:

凌晨5点,霆来到我的床边吓了我一跳,立即我象遇见亲人一般把他搂到我脖子边,吵醒了同房的老外,他们可真臭,睡觉把门窗都关的紧紧的,算了睡意全无,趁着清晨还有淡淡的月光,我们决定搬去对面的“小观园”,成都市园林局修建,环境十分幽雅。就是条件太幽雅没有驴子漂泊的感觉。

[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2823562823464.jpg[/img]
清晨的宽巷子,阳光从深宅后院里被常青藤扯了出来,像姑娘不小心泄露她的羞涩或是懒汉流下的垂延,有那么点调皮有那么点庸懒。午后的宽巷子,春光潋滟,跳跃在茶碗的边缘。成都最市井的景象,老成都摇着蒲扇围坐在某个屋檐下茶铺上打牌摆龙门阵。傍晚到深夜仍旧保持这一派景象,偶尔多了几个老外背着大包,神情自若的走在中国生活圈里。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s_200482823565096924.jpg[/rimg]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s_20048282357981524.jpg[/limg] 接下来的日子,成都几乎吃了个遍,从兔头到龙抄手,火锅到担担面。成都朋友吴斌开车来接我们盛情款待,他当天下午就开车带我们去了成都附近的古城“黄龙溪”在江边吊角楼上吃“黄辣丁”(一种十分美味的野鱼,吃要从尾巴一口抿到底,一根刺也不会进嘴)十分休闲的又去了成都最好的“农家乐”,除了对朋友的感激,我想我还是不能在成都逗留太久,消磨意志得赶快上路!

[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2823572793903.jpg[/img]

爸爸开车送我到飞机场,一路无言。下午的阳光斜照在他搁放在方向盘的双手上,手上的老年斑格外突现,一些奶奶留下的印记也逐渐突现,最近我常常能在他们脸上看到主辈的影子。临走前的下午,我清楚的看到了时光的痕迹,是怎样悄无声息的延续到我的身体里。

我一个人拖着55升的大包转身和爸爸挥手再见,爸爸还在生气根本不愿祝福我旅途顺利,坐在候机大厅时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是我这样义无返顾的要走,两次我都是带着这样绞痛的心情开始我的旅途。上飞机时接到爸爸的电话,我们都是内敛隐忍的东方人,无从面对感情,相互之间的爱如同河的两岸不知如何表达。飞机起飞了,我想起春天孩子手中的风筝,我不是一个贴心的线轴常握父母手心,却是那一绡纸鸢隐没在高远天际之外,凭着那细细的棉线找到情感的归宿。

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
所以我将线交到你手中却也不敢飞得太远
不管我随风飞到云间,我希望你看的见
就算我偶尔贪玩迷了路也知道你在等我

泪眼依稀抵达了我生活了十年的成都,这个城市有我太多回忆和朋友,为了一个安静的开始,我不敢惊扰太多人,乘机场大巴抵岷江宾馆,打了部三轮一路叮叮当当的穿过市井街道来到宽巷子“龙堂”,“龙堂”大门贴着“衣冠革履者怒不接待”,好一派江湖驴子的作风不过略显做作,由于有国外旅行团,服务员只能把我安排进101多人间,加床还要30元/天。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2817385238040.jpg[/rimg]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s_200482817411183903.jpg[/limg]
当晚和广州女孩小闻还有北京女孩一起去了“榆林小区”酒吧街,成都的风情除了桃花、茶馆、麻将、书屋还有就是酒吧了,世人都知道四川美女多,成都又是“红粉第一城”,酒吧当然是红粉留香之地。诗人的聚集地“white night白夜”,一个突兀的裸人体画像,看得见每一根骨头的形状,男人张开嘴怒吼,在闲适略显颓靡的成都,我看到地下艺术者的挣扎。地下摇滚聚集地“小酒馆”刚刚由“声音玩具”带头进行“成都BLOG中国行”的巡回演出回来,所以暂停晚上的例行演奏。我百无聊奈的要了杯Tequila,用指甲盖蘸盘子里的盐,然后把柠檬片咬在齿间,最后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苏格兰古典喝法。我没有兴趣听北京女孩滔滔不绝的自夸,眼光流向玻璃墙外,几个长发如绸、面容精致的高挑女孩用成都话嬉笑着,肩上的流苏化为今夜的蝶。

[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2817421914568.jpg[/img]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2817442469880.jpg[/rimg]

[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82817415568451.jpg[/img]

Written on 08月 28th, 2004 , 上路心情 Tag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