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不涉及任何意识形态的偏向,只是人类社会从来都没有逃离过人性的危机:人们一直站立在一片废墟中迷惘无助,从而戴上冷酷坚硬的面具给自己一块安身立命之地。

上帝就在身边,我们却看不到。影片一开始的雕塑、挂钟勾画出四个女人深严封闭的生活环境,她们用一切富有宗教意味的形式化外壳把自己包裹得很“安全”,而躺在房内日日呻呤的亲姐姐和照顾了患病姐姐12年的忠诚女仆安娜对她们形同摆设。我相信隐忍、坚强、慈爱的女仆安娜正是她们身边的上帝。影片的上帝当然是导演,正如基耶斯诺夫斯基会在他的“十诫”中必然穿插一个带着上帝目光的旁观者一样,安娜正是伯格曼的目光。她默默穿梭在三姐妹之间,服侍卡林换睡衣时,面对安娜的目光卡林恐惧甚至愤怒,因为安娜能用目光把她剥得赤裸裸,看穿她一切的冷酷与残忍。姐姐艾格拉丝一次次在痛苦中挣扎,都是安娜坦开丰厚的胸脯将她搂在怀中,用圣母的乳汁给她这苦难人生的救赎。最后也是她翻开日记本将童年温馨的梦留在了记忆中。然而这上帝被她们抛弃了,被卡林冷漠的一句“谢谢”和玛利亚一叠钞票给抛弃了,就连她苦难的孩子艾格拉丝也是在痛苦到极点时才会呼唤她的名字,并且最后遗留的日记也不曾提起她。如果说人类是上帝的遗孤,不如说是人类抛弃了上帝。

爱是一场寂静的海啸,三姐妹之间的隔阂与冷漠被大姐的病痛和死亡推至一触即发的边缘。艾格拉丝死前极度痉挛的哭叫:“难道就没有人能帮帮我吗?”终于冲破了由冷漠僵持的弦,这呐喊是死者绝望的呐喊,同时也是生者内心欲冲出生活骗东篱把酒黄昏后局的呐喊。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地狱,只是有些人破裂在脸上,有些人摧毁在心里。眼睛里大片大片排山倒海的红色,刺破心脏的决裂,有着柔情与狂暴的对峙。凝固的色块像伤疤一样冷静的躺在眼睛里,内心的呐喊一次次暗涌。导演无意阐明生死意义,仅是运用死亡这一终极归宿来拷打冷漠的极限,可是连死亡也拯救不了情感的冰封“这是一场毫无意义的葬礼,没有眼泪和哭泣。”人类走的太远了,神也无法唤回这罪身的孩子。

当爱在心里一点点摧毁,你欺骗生活注定生活将欺骗你。注定了不能再专心爱一个人,悄悄寻求地下情的刺激和可耻感是麻木爱情的调剂;注定了她认为生活是一场骗东篱把酒黄昏后局,以致幻想用玻璃将阴有暗香盈袖道割破带来的欲望快感……美丽的玛利亚站在镜子前,为什么你的鼻子只会冷笑?温柔的眼睛充满狡诈,微翘的唇角诉说着贪婪和欲望,眼睛以下到下巴的轮廓由于冷漠而边的模糊……她看见自己冰冷的外壳皲裂破碎。

走在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寂静的只有风的呼啸,合着内心软如水草的细语,我问自己为什么所有的亏欠和呐喊在最爱的人面前总是舍不得给予?无数次在遥远的地方,黑暗的车厢,眼泪才这样无声息的崩溃,崩溃在我手心里架构的最后一个堤岸。母亲将我带到身边,用她的胸脯、她的双手,她柔软的唇线给我塑造天堂,而长大过后,我再努力微笑着回头却找不到童年的依偎,什么时候我会害怕母亲双手的抚摩?因为每一纹路的吻合都会带来全身的颤抖,一寸寸的肌肤纹理击垮我那一点点骄傲自持的样子,我心中寒潭如斯无法与你面对,在生命中爱的第一个人是你。

[img]http://bbs.oldheaven.com/showimg.asp?BoardID=13&filename=2004-9/20049318432530.jpg[/img]

Written on 09月 19th, 2004 , 电影笔记 Tags: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91313261336332.jpg[/rimg] 掌心,波心,潋滟如期。
光阴逐渐稀薄的时候,我摊开手心告诉你,掌心纹路间那个优雅的弧度,必是与今生的某处有着温存的联系。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9131327441162.jpg[/limg] 艳的蓝天,经幡鼓动。阳光抽打在荒芜的山头,霹雳有声。就在这突兀的繁华背景里,我敝见了掌心那一抹弧度勾勒的湖泊,静静依偎在唐古拉臂湾中的那木错,甘心放逐于天际的情侣,灭了浪呤,灭了尘嚣。

你拉着我的手说我们可以这样一脚走到永远,在掌心轻轻重合的瞬间我相信了有关永远的传说。唐古拉的深情藏在那木错的湖心,我的伤害藏在你的掌心。承担一个人生命中所有的黑暗,已经不是这个世界的爱情诠释,我信仰爱情就如同信仰宗教,爱情本不是生命的全部,却被我当做救赎的全部理由。你笑笑说有钱了我们要在那木错湖边修一栋房子,园子里种满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奇花异卉,天天在纯净的阳光中接吻。

一路“扛大箱”由当雄逃票进那木错,一张军用防雨罩铺天盖地我们与货物一起在车后藏在一起,司机嘱咐我们想逃票就别吱声。我一路这样昏昏沉沉被偷运进来,睁开眼看见那木错时,顾不得4718米的高海拔,飞奔到湖边,对着唐古拉张开双臂,我坐在恬静的湖边似乎走回了母亲的襁褓,在那纯白的羊水中轻轻晃荡。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9131326484029.jpg[/limg]
透蓝的天空紧贴深蓝的湖水,念青唐古拉没有了高度只是无尽的缠绵,这样寂静的依偎在时间的尽头,我闭上眼睛,任阳光拍打在头发上、脸上、肩上,将辫子散开又辫上,要你给我拍照。这是深陷你记忆中的湖,是你多年来魂牵梦萦的一个梦。两年前的夏天在这里你决心忘记一个女孩,那木错沁染过的记忆,带着失血的惨痛;两年后的夏天,我闯入你的这个梦中,有种捣毁重建的征服感。在你镜头前是你要定格把握的现在,在你瞳孔后面是一片淋漓的风景。

那些风里凋谢的吻,那些流着泪不再相见的脸,爱的痕迹是生命的经纬,时间会让我们长大不再逃避疼痛,但并不意味着消失。我们都无法再把彼此生命重走一遍。拖着手站在湖边掌心石下仰望古老的爱情,捂住你将说未说的誓言。傻孩子,不要对我说一生一世,不要说爱,因为我都会全盘没收,从年轻时就一直记得,记到我们白发苍苍,还会在潋滟阳光里拿出来如数家珍。

在跳过舞的舞会后,我会脱下高跟鞋撒腿跑开,在爱的约期里我也会提前退场。你说你没有勇气再去争取什么,而我是个容易逃亡的孩子,如果你不爱了请给我无限宽广的逃亡,直到你心慌,心慌会把我弄丢了,我们约好不爱了就转身离开,无论怎样的惨烈都不许回头。这个世界没有我温柔的借口,在我还没学会了断之前,很多东西就不由分说的离我远去了。妈妈在我旅行出发前说自己做梦,梦到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带着我去海边游泳,梦里母亲焦灼的呼唤我的名字。醒来时她不断责怪自己,怎么能把我丢了呢?怎么可以呢?我看着她的眼睛很难过很难过,亲爱的妈妈,是我找不到你了,你怎么可以不守信用?!

黄昏的那木错泛起思念的洪潮,唐古拉山头吹来寒风,天气转瞬即变,凛冽刺骨,你严厉命令我回去加衣服,而我却调皮固执的在寒风中徘徊,久久不离去。最后你只有无奈的站在夜色中看我的任性。我是这样暴厌天真的小兽,心有感伤时不会表达,只会一次又一次这样挑战你爱的极限,以此来索取你的爱。你爱我所以这么痛苦,看着我不断地折磨自己,你比我还痛,爱上我,你无能为力;爱上我,是你的劫难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91313175887269.jpg[/limg]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91313244141193.jpg[/rimg]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91313235863045.jpg[/limg]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91313242378443.jpg[/rimg]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91313242922500.jpg[/limg]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91313225945901.jpg[/rimg]

[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91313254412294.jpg[/limg]
[r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91313251987210.jpg[/rimg]

我叫LAVIGNE,很多朋友叫我LAVI。认识夏天是在云南,我叫她劲。灯火阑珊的大具镇,我们就这样坐在黄土飞腾的马路边,讲起过往的曾经。关于爱情,关于生命,所有不该忘的为什么都忘了?一抹车灯擦亮我的泪,劲抱着吻了我;丽江的小木屋里,我全身发抖,劲抱了我整晚,劲说七月不会放弃安生,我说安生爱的第一个人就是七月……

以下是夏天的文字,好象初冬的小雪簌簌的落进心里:

“我想我是一个BLOG的终结者。云未开垦,文字并没有深切下去,新申请的BLOG在勤劳的工作了两天以后又彻底罢半夜凉初透工。一天一地的田园,留于自然。或许自然在对我说,切莫动土也别轻易对所有荒芜有所动心,只要是事物,本有卓绝生命,不需要旁人扶持。看似柔软的植物,有天也会忽然给你满手盛放的惊喜。这个问题该还给上帝。我是彻底不能解释。

 始终决定不了十月去哪。若有质朴的心,走哪,不是回归。亲爱的你们,我只是想见你们,何时何地,我反不会去挑选。对VIN说若是在古代,要如此私奔的话,我肯定都闲麻烦。那几个猪头都不知道究竟想怎么样,若在冬天。早就去凤凰听雪。茫然而开阔的天地,雪落下,音乐里面欠缺的纯净突现出来,如此美妙,好象无字的天书忽然落在你心里,有点运气,便看懂几成。

 VIN说要选个江南小镇听雨敲荷叶的声音。还有有长长的回廊。VIN全身都有浪漫到死的细胞。我和马在电脑这头,差点喷血晕死在键盘上。

 她整个夏天流浪完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辗转去尼泊尔。在路边搭装运货物的大卡车,长久的坐车。坐坏了一条仔裤。在尼泊尔红色寺庙的广场上,看见她回头看扑开翅膀的鸽子,那些从庭院里汹涌出来的花,像一个女人寂寞的背,是心的声音开满整个天空。为什么自由在手还在寻找自由?VIN,不要仅仅对我说,唐古拉的深情在纳木措的心底。

 计划这年冬天去江南小镇过年,红红的灯笼和黑色的屋檐,倒影在水里,是否会像一些点燃的蜡,在冬天穿行而过的河水凝结成红色的泪。黑,黑到历史里去,便是一种信仰上的笃定了。有一些红,你无法解释,在时光后面透过来,好象某种感情点在胸口上,不轻不重的力度,火轻轻的红在纸的那头,为什么我的眼看见这边已经有燃烧的痕迹。白天白色的小镇,夜晚如此漆黑。黄磊的《似水年华》就足够是一去再去的理由。

 风里有回响,你却抓不住,往事和你的身叠过去,没有转身,很多事情已经远远抛弃你。你却轻易记得那夜云好象深深的潭水里泡起来的酒,看着都觉得醉人。所谓年年月月,所谓岁岁年年,不过多一圈指纹,多一轮相吻。多潇洒一句,心碎就心碎了。那时候年少得真拽得可以。

 这个世界上悄悄远行的人是不是都是精灵?城市里浩大的村庄,并不是森林。钢筋水泥的森林,没有青苔,也没有四季的更迭。银色的头发,丽夫泰勒是最美丽的公主。肌肤好象铺展的云,淡淡的眼神,是破裂开的水银,轻易流出最纯粹的色泽,柔软的好象水草。”

Written on 09月 13th, 2004 , 上路心情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