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g]http://www.blogcn.com/User3/lavigne/upload/2004111118271587670.jpg[/limg]
98年的冬天在一个不知名的网站邂逅安妮,互联网上的文字海洋,廉价的让人窒息。里面一头安静却暴烈的海兽,孕育一场寂静的海啸,她是安妮。和安妮一起走过的日子,大约已有六年。恰逢她出第六本书《清醒纪》,这个女子保持一年出一本书的速度,不快,却恰如其分。一年报告一次自己的行踪,每一本书都是她生命进程的标志。铺天盖地的是非评价让我以为安妮会随时退出这场喧哗,每一本新书都让我以永别的心态去阅读,幸好还有这微弱的线索串成岁月的轨迹。我慢慢长大的六年,青春黑暗中漫长的泅渡。她从我枕边零碎的打印文稿变成了如今时尚小资的畅销小说,我相信在很多年后,我仍然会在某个旧书摊上继续买她的书,无论她还畅销是否。放在远行的背包里,和我一起在高原的滚滚尘土边开始下一段旅程。

[b]深蓝色时期[/b]
赤脚,白棉布裙,裸露柔软的手臂。一个女子颈以下的身体,线条模糊暗昧,没有脸和表情。背后是宏大的深蓝色背景,像一片海洋。这是安妮第一本书《告别微安》2000年的第一个版本封面,安妮就这样走出了那片深不可测的海洋,如一个赤蓝色的孩子,暴殄天真。《告别微安》和《八月未央》是这一时期的作品,都是以深蓝色作为底色,蓝到尽头的幽黑是皮肤下的静脉,随时有迸裂的冲动。

此时她被称为“互联网黑暗中绽放的花朵”,网络只是一个载体,安妮用手指敲开了一个通向城市边缘者内心的通道,如深海暗涌的一股激流,黑暗深渊中蠕动犀利的蛇。这一时期作品以小小说为主,文字惨烈而凄艳,没有结局。虚幻,是网络世界的特点,她的文字不断涌现又不断消失,好象写在一面空旷的湖水中。她称之为一本写在水中的小说。

《告别微安》选择的是当时最明锐也最庸俗的话题“网恋”,却“倾注了灵魂深处焦灼不安的向往”,表达了安妮对网恋的全部看法,“想象和现实的交换,期待和失望的继续。这是一场绚丽的烟花。你必须有心理准备,去接受烟花幻灭后的空洞和寂寞。”
一个永远不会见面的女孩,一个身边被情欲折磨的女孩。我们都是这样分佳节又重阳裂的两半,不完美却不愿意面对。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你会和我见面吗?
不会。
为什么?
感觉我们每天都在擦肩而过。或许一生都不会谋面。让世界保持它一些神秘的方式,而且成年人的游戏我们需要规则。”
网络交友的实质:“对话和下棋一样,是需要对手的。势均力敌才能维持长久的趣味。”

这一时期她的文字比较阴郁,有许多黑暗颓废的东西。同性恋、谋杀、同居、艳舞、离家出走、漂泊、伤害,事实上她最初的关注群体也是这样一些人。在《杀》中她描写两人畸恋的方式:“他压住她的手臂,把点燃的烟头摁在她的背上,听她发出猫一样的尖叫。这是他喜欢的一个游戏。”“当他把冰凉的红酒倾倒在她的皮肤上,酒精灼痛她溃烂的伤口。”描写死亡:“他只发出一声短促的低声呻吟。温热的液体四处飞溅,散发出眼泪所没有的粘稠芳香。她确定他的身体里已经没有眼泪可以给她。但是鲜血却可以这样的缠绵。她的头发,她的眼睛,她的手心,她的肌肤。终于又感受到他的抚摸。如此无所不在。如此快乐。”

“他不知道自己的欲望从何而来。突然扑上去,把刀扎向她的胸口。一下。一下。又一下。鲜红的血顺着她心脏上的蓝紫色蝴蝶往下流。他说,你也有血的。所以你会疼。他伏下脸亲吻她淡漠的眼睛。我只是不想让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