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赞林寺的三世佛殿里,我们一起怅惘青春。各自的回程途中都是孤零零,还记得我说的话吗?“我们一群人这样手拉着手一路走过来,仿佛已经很多年,牵牵跘跘的感情是上辈子欠下的债,今生来还。如果有来世,我还要欠下更多更多,在来世的某个远方再次互相等待。”

[i]你在身边就是缘[/i]
[i]缘分写在三生石上面[/i]
[i]爱有万分之一甜[/i]
[i]宁愿我就葬在这一点[/i]
……

劲一个人飞了,我还是没有实现我们大家的诺言。我想自己实在够狠心的,再一次失约……可是我……关于现实的话我不想在这里说。霆骂我的确对,其实再多理由都不再是理由,我还是没有去。亲爱的你们,请相信这是我一定会实现的梦,只是我怕大家都不愿再等我了……

所以这个五一我哪里都不愿去,家里计划去海边、去泡温泉,我都统统不去,和劲有零星的短信联系,今天看到江南的照片就再也忍不住的感情。有天小飞发信息告诉我一定要听听“江南”,有天小飞还问我会不会梦到泸沽湖?他说他经常梦到,那是一个比江南更神奇的地方……

我说我从来不做梦,泸沽湖只是那个最后的伤心地。一直以为我能看的穿感情,可是亲爱的小飞,婉转的让我明白一些我还未曾了解的深情。

[i]爱就像风云的善变[/i]
[i]相信爱一天[/i]
[i]抵过永远[/i]
[i]在这一刹那冻结了时间[/i]
……

泸沽湖的夜晚,潮水在月色里汹涌,我们深深浅浅的踏在蜿蜒的水线边。在朵朵家的“面朝湖水,春暖花开”酒吧,点一盏油灯喝一壶米酒,忘记了那晚说了什么,只是记得我们半明半灭的脸庞上都有泪。我的伤心忍到了最后,发泄在无辜的小飞身上,那晚惹他也回忆起了尘封的情感。生命有万分之一的真,是谁都会沦陷在这一瞬间。

游湖的猪沼船上我发烧了,小落水的摩梭人家里小飞开始展示他的刮背神功。昏昏沉沉睡了几天,我企盼泸沽湖外面的公路塌方,留住小飞在这里瞎逛几天,无聊的日子,就是荡秋千、写日记、采花喝酒……告诉小飞我可不想和他一起死在塌方的路上,他哭……

没有钱的日子,最后的送行礼是昆明的大碗“过桥米线”,我看着小飞狼吞虎咽真的误认为我们就是兄妹,上火车前小飞带着9块钱,我拿着矿泉水在人群中找他,有一个瞬间,我想我们就这样失散了,原来分别是如此轻易。

去年的冬天,小飞站了20几个小时火车,凌晨三点到深圳。我知道在他的心里该有多少话想说,后来小飞告诉我他不开心,他失望了。我知道是我的麻木和迟钝的感情让他失望了,可是我竟然在前段时间才明白过来我用太多的理智伤害了他的感情。

小飞说:“江南挺适合你的。”
“希望我能陪你多一些时间。”

懒人书吧的角落里,我看见一个男孩子眼睛亮亮的坐在角落里。可能喝了酒的大胆,也可能正在和零度、lemon他们斗气,我想我要找新的朋友,于是主动走过去搭讪,这时我便很礼貌的认识了马勇小朋友。

虎跳的悬崖边上,大雨瓢泼,马勇对着山崖大叫,我很疲惫的看着他说好想转圈圈,马勇抱起我在大雨中转了好久,天转地转,人生的浪漫有好多,可是我的生活永远比电影小说还要浪漫。我知道人应该浅尝辄止,幸福的酒喝得太醉,就是一种伤害。可是我愿意用千千万万孤寂的日子换取这万分之一的甜。

丽江深夜的古巷子里,我们手拉着手唱歌,惹来野狗追,我们就在昏黄的灯光下跑,三个人气喘吁吁靠在潮湿的苔藓石墙上,诡异的听说马勇的艳遇,真惊讶那样的环境怎么就没有情不自禁?^_^也许正好三个人避免了尴尬,后来的许多云南爱情连续剧,我都觉得是我们的盗版哦……真遗憾制片商错过了好题材好演员。

香格里拉的青年旅社,我们在天台喝得大醉,我和蒙蒙说着就差点扯着马勇去松赞林寺扎帐篷,几百个大和尚会被我们吓死的。

[i]风到这里就是粘 [/i]
[i]粘住过客的思念[/i]
[i]雨到了这里缠成线 [/i]
[i]缠着我们留恋人世间[/i]

[i]你在身边就是缘[/i]
[i]缘分写在三生石上面[/i]
[i]爱有万分之一甜[/i]
[i]宁愿我就葬在这一点[/i]

[i]圈圈圆圆圈圈[/i]
[i]天天年年天天的我[/i]
[i]深深看你的脸 [/i]
[i]升起的温柔[/i]
[i]满眼的温柔的脸[/i]

[i]不懂爱恨情愁煎熬的我们 [/i]
[i]都以为相爱就像风云的善变[/i]
[i]相信爱一天[/i]
[i]抵过永远 [/i]
[i]在这一刹那冻结了时间[/i]

[i]不懂怎么表现温柔的我们[/i]
[i]还以为殉情只是古老的传言[/i]
[i]你走得有多痛 [/i]
[i]痛有多浓[/i]
[i]当梦被埋在江南烟雨中 [/i]
[i]心碎了才懂[/i]

你知道我嫉妒你们了吗?写日记时我只能一个人流泪。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4/9/lavigne,20050504162052.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4/9/lavigne,20050504162119.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4/9/lavigne,2005050416220.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4/9/lavigne,20050504162141.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4/12/lavigne,20050504233244.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4/9/lavigne,2005050416132.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4/9/lavigne,2005050416230.jpg[/img]

[i]那灿烂的阳光 照在淡色的嘴唇上[/i]
[i]你浅浅的微笑里 有丝丝的白发[/i]
[i]春天的花开 开在冬天的雪上[/i]
[i]风吹过的过去 我们从没有忘记[/i]
[i]想和你分享 可你已经老了[/i]
[i]你也许还会飘很久 让天空变成海蓝色[/i]
[i]你也许还会飘很久 让天空变成自由的[/i]
[i]我原谅你了 可是我终于哭了[/i]
[i]——“孩子”[/i]

我的表哥单名一个“坚”字,整整大我十岁。我们都是独生子女,因此他就象我的亲哥哥,而我也是他唯一的妹妹。
小的时候,他是我心中的英雄。从亲戚口中我得知我有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表哥,让外婆又怜又爱又头痛。第一次见他,是在我七岁那年的冬天,妈妈带我回乡下过年。在火车上妈妈就小心翼翼叮嘱我:“你小坚哥哥很惨的,生出来就没见到妈妈,他那个老爸……不提了……都是你七婆和外婆把他带大,回去后千万别乱说话。”我似懂非懂的点着头。在外婆家的大宅院里,我没见到我的哥哥,也没敢问,倒是一个舅母先说了,你还有一个大哥,天天出去疯,不到晚上休想见到影儿。我很乖巧的躺在床上,被子褶把脖子掖得紧紧的,我不甘心得张着眼睛望着黑暗中的天花板,幻想着那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哥哥,可以在山里玩到天黑不归,多么有趣啊……想着想着,门外一阵喧嚣,是小坚哥哥回来了,在一连串的训斥声中,他兴冲冲地冲到我床边,我赶紧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