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又是这样无聊得度过了除夕和新年,作为一个标志性的时刻,我一向是比较害怕的,因为重视更加害怕虚度。我是一个重视仪式的人,然而也许因为周围生活环境没有宗教氛围,总是觉得无胜于有,反而更能保存在我心中的一点空白想象。昨天除夕深圳的天气比较阴冷,艳阳天了一个月,唯独除夕,小雨从早到晚淅淅沥沥,真让人晦气。这下好了,映了我的心情。虽然屋内红火一片,从舅舅家吃完午饭回家来睡午觉,瑟缩在床上本想小昧,没想到太困了,做了好长好长的一个梦……在梦里,我想霆送我到火车站,可是霆不送,我哭着追着,没有关系,就让我再抱着你睡睡……心里着实难过得厉害……什么时候开始这么长的追索?日日夜夜、年年月月,为什么我甘愿承担着如此艰难沉重的感情?记得从长沙回深圳的火车上我发信息给焓儿:“当别的女孩子还在要求男朋友每晚送自己回宿舍的时候,我已经坐着火车穿越上千公里的路途……”每次想到这些除了我那脆弱的矜持骄傲,留给自己的就是辛酸和感动……有谁会这样时常被自己的故事感动着?我不知道这是上天对我的折磨还是馈赠……

我想自己是完了,还没开始写小说,自己已经生活在了小说里了,感情早已被锤炼得从容成熟,开始习惯淡眼看待身边的虚浮爱情。朋友在QQ签名档上说:“这是个离暧昧很近,离爱情很远的时代。”考试前期,朋友在学校图书馆上演了一场4角关系恋爱;昨天表哥说他已经和拍托4年的女友分手了,昨晚就在他的手机里发现了艳丽女孩的照片;在除夕的饭桌上,全家人淅漓哗啦拿我开涮,玩笑着说我要找个怎样的男友……所有的这些,我都觉得离我的故事很远很远,那些关于轰轰烈烈、死去活来的爱情游戏早在初中时已经让我残废,家人不知道,他们从不提爱情的女儿,13岁已经开始恋爱,13岁已经不再想用爱情嘻戏人生,一直多么向往一个淳厚如酒,平淡如菊的爱情,我才那么小,却最向往的是父母他们那辈的感情,最喜欢听的歌是“最浪漫的事”,最浪漫的事是找个人一起慢慢变老,当我们老得哪里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我的霆,能够放弃一切和我没有功利没有目的得浪迹天涯,等我们老了就有了说不完的点点滴滴。

经常也在怀疑是不是我们已经没有爱情,只是习惯,然而当我帮着朋友分析4角恋爱的时候,我能说的就是烟花只是看看而已,沉淀下来的依旧是朴素的日子。别人在猜测,我们在依赖;别人分手恶言相对、横眉竖目时,我知道我们即使分手也是舍不得骂对方一句的,霆曾经说我们都是这么脆弱的孩子啊,我们不要互相猜测诋毁好么?一段感情能够让我们坦然面对人生,能够多些同情性理解,体恤人间悲欢离合,这样的感情是我成长的支撑,就如风雪的纳木措,我们能维以相互取暖的就是相互的一点点体温而已,我想这是无论多少年都不会抹去的温度。

相隔千里,我多么希望霆除了我还有个人能照顾他,我的话语再温暖也没有实实在在的温度;我身边有男孩子对我好,他明知道是在追我,也真心对我说很高兴有个人能时常照顾我;当时差点不能去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霆说如果他不能去就找个男孩子陪我去照顾我……我时常心有所感,时常力不从心。我不会轻易和身边的家人朋友提起这段感情,因为我不想解释,我也不指望别人能够理解,我舍不得提起,因为我们离现代爱情模式太远。宝贝,你可知道,我在心里一直说着一句话,对你也是对我:“baby, be faith!”

faith是一个宗教意味很重的词,就像我们穿越的无数个几千公里,无数个我们在火车肮脏车厢里辗转的痕迹,如果有一天我们分手了,我会献上一本厚重的小说。用厚厚的纸张,在我们走过的每一寸土地上一个字一个字得写。

[l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0/1/lavigne,2006013001054.jpg[/limg][r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0/1/lavigne,2006013001536.jpg[/rimg]

[l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0/1/lavigne,2006013001152.jpg[/limg][r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0/1/lavigne,2006013001138.jpg[/rimg]

Written on 01月 29th, 2006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Tags:

明天就是除夕了,不知为何根本没有过年的感觉,今天吃饭的时候问了舅妈是不是今年过年特别早?为何我才放假一个多星期就要过年了,可知道在我心里,过年前的准备和企盼才是最最温暖的……往往等到除夕钟声敲响的刹那我都会莫名得失意,还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一直这样的状态,果然如今天下午在报纸上看到的描述,一个人若是脸上长痣在眼角,那就是“滴泪痣”,我心里是怕的,篆刻着前世今生的情缘,宿命的捆佳节又重阳绑,爱的捆佳节又重阳绑。

每年的除夕在全家人合着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现场一起倒数时,我心里就是留恋伴着伤感……钟声敲响的一霎那,我总会一个人飞速跑到窗边,升腾起烟花的夜空,我低下的头。用手指在铺着薄薄霜气的窗玻璃上漫不经心划着,也许是心愿,也许是烟花凋谢的痕迹。除夕那晚总是睡得心有所伤。然而全家团聚的年夜饭是我最喜欢的场景,特别是有外公外婆坐阵的场面,一家人在老人的膝下更像一家人,仿佛血液里流着的亲情必须要每年一度得强调一遍,我经常在想是不是当他们走了,就如珠落大海断线了,现代人的感情维系多么脆弱,我不知道当我到了父母那个年龄还能不能继续我最喜欢的年夜团聚饭?

四川来的舅舅舅妈,外公,表哥,家里颇为热闹了,可是我还是怀念,怀念从前。今天在和舅舅舅妈有一句没一句得聊着天,说着从前和哥哥们一起回家乡,我指挥着放鞭炮,天晓得的损招!把鱼雷放在鱼嘴巴里,点燃炸了尸首无存……突然环顾四周,同龄人只剩下我了,哥哥们都不在青春的梦里走了,只有我还在年复一年得做着同样的一个梦……让我觉得可怕的是我一点都不想从这些细节中走出来,我不喜欢工作后没日没夜得加班,不喜欢数着加班工资寻找那一点点麻木的满足感,不喜欢我的心飘忽在庸碌公事中……其实我知道我真正不喜欢的是什么,别人说怀念从前证明老了,然而我知道我的怀念从前是现在失意的表层反映。不是不愿意改变生活轨迹,而是我知道这个寒假是我读书时代最后一个假期了,对于接下来的日子我还没有准备……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我是一个努力的孩子,我没有懒惰,对霆说其实我相信努力的人不会落魄的,天机里谁知道祸福呢?也许天机里让我放弃一切真正做我内心向往的事……

只是一篇日记,具体的事情不想说了。电视里面没日没夜得放着喜庆的节目,联欢会上还总要弄些伤感的事情演演,最要命的是我经常还会眼眶湿润,滴泪痣的本能吧。每个人心里都有伤怀,何须借助别人的故事呢?也许还真是有众多人已经忘记了眼眶湿润的感觉,就当是给他们恶补吧……虽然假的要命也是可以掩饰伤感的,我还真喜欢写东西的时候背景声音是这些打打闹闹的电视声音,毕竟写东西太冷,面对情感更冷,越是简单无聊的东西越能慰藉人心。毕飞宇说人最可贵的是记录自己的感情历程,一篇小说有时只需要5分钟的时间完成创作。今天晚了,明天除夕接着写吧,很少和大家在这里讲讲我的心里话,希望不会浪费互联网的资源。

很意外的看到自己的古代文论居然得了A+,经常和焓儿开玩笑:“我们上去和老师说千万不要给我A+,就给个A就行了……哈哈……”不过学校新改革的五等算分制对我们真是有点不划算,成绩拿出去给别人看见你成绩单上出现了A+,就以为你曾经得的A全部都是次等的……唉……玩笑归玩笑,像我这样长期逃课,上课聊天的能得A+,这次还是多亏了我和焓儿的复习整理工作,自从上学期上了李健的“文学概论”我们大概已经摸清楚了他的喜好,他喜欢创新,喜欢有新见解的东西,因此假如平时没有认真听他的课也不用慌张,说不定因祸得福,自己复习时多找些权威和庞杂的资料看看,把每个概念都搞清楚并且要加上一些全面新颖的观点,当然作为古代文学理论,能够背下原文当然时最好不过的了,周盟说得对,背了自然就理解了,并且好处无穷,以后慢慢就知道了……我和焓儿说如果我要考古代文学的研究生,我必定把经典全部背了,保证没有问题……这个浮躁的时代,缺乏的就是积淀和硬功夫。自己感觉考试乱答,但是满篇的原文摘录段子,李健看了应该还是满心欢喜的……

这次考试我还闹了个大笑话呢!最后两大论述都不是我的复习范围内的,“论述王国维的艺术境界说”还好我还隐隐约约记得三句诗什么的,初中时颇为打动我,但是其中最后一个境界的“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前面一句是什么,我突然忘了,当时也不知道哪根神经错乱了,硬是自作聪明还洋洋得意的写下了“踏破铁鞋无觅处,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毫不犹豫。交了卷子之后立马问焓儿前面一句是什么?她说不记得了自己没有写,我就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嘛!这个都不知道!”她说肯定不是拉!!我懒得和她争论,心想算了,她自己都没写出来,给她留个面子吧,不要打击她了……后来和霆一讲,他狂拍腿大笑说“踏破铁鞋无觅处的下一句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哈哈哈哈……这是俗语啊!怎么可能是这么雅的诗的前半句!”原诗是“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众里寻她千百度”和“踏破铁鞋无觅处”还是颇为押韵的,而且意境也比较像……完了完了……如此简单通俗的一句诗我居然还在古代文学博士后的李健老师面前“班门弄斧”了!老师一定大牙都笑掉……

怀着忐忑的心情,羞愧不已得看成绩,居然看到一个A+,我晕!难道他喜欢创新也包括这种创新?!

[b]复习资料:[/b]

[b]虚静观:[/b]中国古代哲学思想中的一个重要范畴,最早见于[color=Red]《老子》“致虚极,守静笃”,[/color]指人在认识外界事物时的一种静观的精神状态。庄子继承和发展老子“虚静”学说,认为它是进入“道”的境界时所必须具备的一种精神状态。在庄子的眼里,虚静不仅是认识“道”的一种方法,也是审美修养的过程,是人心性灵明的一种境界,即人达到审美高级阶段的一种境界,必须在“绝学弃指”的基础上才能实现,而只有通过“心斋”、“坐忘”才能达到“虚静”。体现了中国古代思维方式的重要特点——重在内心的体察领悟,不重思辨的理论探索,揭示了审美和文艺创作中主体心灵的超功利特点,对中国古代文艺思想和文学理论发展有重大影响。

[b]心斋:[/b]见于《庄子人间世》“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耳止于听,心止于符。气也者,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color]指文艺创作主体在感知事物的过程中由耳到心,由心到气,由气到虚的经验观照。是心体斋戒,它超越了人的感觉和知觉功能,是人对自身超越的一个审美历程。庄子说,“心斋”是“虚”,是“道”,其真实的意图是无我、丧我。

[b]坐忘:[/b]见于[color=Red]《庄子大宗师》“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color]坐忘也是虚静,指使人忘记一切存在,也忘记自己的存在,抛弃一切知识经验,达到与道合一的境界,指文艺创作主体在感知事物的过程中摆脱身心的欲求。心斋、坐忘,是美的观照得以形成的精神主体,也是艺术得以形成的最后根据。

[b]物化:[/b]与虚静相联系,虚静是进入“道”的途径和方法,也是必备的精神状态,进入虚静状态后,人抛弃了一切干扰和心理负担,忘记一切甚至自己,不在受到自己感觉器官的束缚和局限,从而达到认识上的大明。作为创作者来说,主体的人不存在,主体的自然与客体的自然合二为一、物我两忘。要求文艺创作主体通过直观经验去领悟体验把握事物的本质,从而超越现实获得“道”的精神自由境界。
庄子的虚静和物化观念,是中国古典文学艺术创作的重要的理论深化和理论发现,在文学艺术创作中的意义是不可忽视的。魏晋之时,它就被广泛地运用到诗、乐、书、画的创作中,并且成为个家个派学说言谈的话题。佛家、玄学家都讲虚静,各家的虚静内涵不一样,但是,道家的虚静影响最为深远,它已经切实化为中国古代文艺创作的血脉,成为古代文学艺术创作的一种重要方式,支配着传统艺术思维的开展。

[b]庄子的“艺术自由论”:[/b]庄子的“艺术自由论”主要是从文艺创作主客体的审美标准上来论述的。
一、从文艺创作主体的角度,提出了“心斋”、“坐忘”的虚静状态。庄子继承和发展了老子的“虚静”学说,认为它是进入“道”的境界时必须具备的一种精神状态。在庄子的眼里,虚静不仅是认识“道”的一种方法,也是审美修养的过程,是人心性灵明的一种境界,即人达到审美高级阶段的一种境界。它揭示了审美和文艺创作中主体心灵的超功利特点,注重内心的体察领悟,不注重思辩型的理论探索。他在老子的“绝圣弃智”、“无知无欲”的基础之上,又提出了“心斋”、“坐忘”,认为只有做到“心斋”、“坐忘”,才能实现真正的虚静。用“斋以静心”(即“心斋”)和“忘吾有四枝形体”(即“坐忘”)的审美态度去进行艺术创造,推而广之,文艺创作者只有摈弃了一切功利目的,全神贯注的把对客体的审美关照物化到作品中,才能创造出鬼斧神工之作。
二、从文艺创作客体的角度,提出“自然”、“朴素”的审美风格。庄子心目中的“道”即是“自然”,与“自然”相一致的是“朴素”。他认为文艺创作应该顺和自然本性,寻求自然的最高境界之美;文艺创作的手段是为了取得朴素的效果,“自然”、“朴素”是文艺创作客体所具备的最高审美风格,要求文艺创作者必须剔除人为的雕琢和华伪,纯任自然,率性真情的保持事物的自身本性才是真的艺术。
三、从创作方法角度,提出“得意忘言”说。“得意忘言”是庄子对言意关系的看法。在庄子看来,语言是不能完全表达意思的,即“言不尽意”。庄子强调语言文字的局限性,指出它不可能把人复杂的思维内容充分表达出来。因此,庄子提出用“得意忘言”来摆脱语言的限制,把语言作为“得意”的工具又不拘泥于语言文字,利用语言可以表达的方面,借助比喻、象征、暗示等方法,启发人们的想象和联想,获得“言外之意”。

[b]兴观群怨:[/b]孔子在论述文学艺术的社会功能时,提出了“兴、观、群、怨”说[color=Red]。《孔子阳货》“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color]简言之,就是论述如何通过诗歌来表达情志以发挥其社会作用的概述。成为后世批评的一个标准,对后世学者论文学与社会的关系起奠基石的作用。

兴,起也,[color=Red](朱熹:“感发意志”、孔安国:“引譬连类”、“触物生情”)[/color]诗歌具有艺术感染力,引起人的联想,使思想受到感发,激发人并使精神振奋情感波动,从而获得审美享受, “感发”不仅是感染、启发,而且是人的心灵的感应。这是文学创作的一种心理现象。诗歌本身就是诗人与自然万物产生感应的结果,它具有感发的功能。“兴”是孔子对诗歌(文学)创作的最基本的认识,它是诗歌(文学)创作的方法,同时,也是文学艺术的思维方法。其意义非常复杂。“兴”包含文学的形象性,这是诗的重要艺术特征。

观,郑玄注[color=Red]:“观风俗之盛衰”、朱熹:“考见得失”[/color],诗歌反映现实的真实,通过诗来认识社会真实面貌,观察社会政治得失、道德风尚状况,具有认识作用。作为一种文学观念的“观”是情感之观,这与孔子的伦理道德教化不相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