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校报为我们举行了欢送晚会,大家说说笑笑,还有那么多的新面孔,一直都是很开心的。一直到晚上,照例把我们请出来,老师一个个介绍,然后自己讲讲感言……这个部分是昨晚的高潮了,一直那么欢快的气氛突然变得凝重起来,萧萧还哭了……只是我呢……不知道,很复杂的感情,关于其他的很多,我想着想着就带入了今天……

我这个博客还是从我进入校报那个秋天开始写的,现在在这里写着离开,原来已经那么久了,3年了吧。这3年也许是我人生中最特别也最重要的三年,从云南回来,我的整个心都变了,而这种变化却找了校报作为一个借口,只能算借口,我没有萧萧对这个组织那么深的感情,我对任何组织都没有那么深的感情,我一直是一个体制外的人,组织的东西都是形式大于感情,而我又容不下那么一点点假。可是感情是有的,最重的感情无非是关乎几个人,而且是复杂的,不是简单的怀念或是不舍。韩豪和吴丹,是我在校报最好的朋友了吧,志威也算一个吧,朗宁是我最欣赏的……对于韩豪,是他最初就像“嫁女儿”一样非要把我推销进校报,我感谢他,当时是我求着他帮我找个组织,作为我漂泊的借口……所以在发言上我都言不由衷的感谢了韩豪,但韩豪已经把自己武装的很成熟了,自从大三后,我就一直惊叹韩豪的为人处世成熟度!他怎么可以变得这么滴水不漏(这是对别人,对于我,我却看的比谁都清楚)以前我为了这个非常生他的气,可是后来我明白,这是他生存的武器,也是我们每个人必须学会的武器,我不能再希望他变回以前,那个傻傻乎乎,口无遮拦,和我成天瞎逛的小男孩只能留在记忆里了……

其实我害怕这种时候,原来想着生活在别处倒也真是特别的生活方式,至少我真诚,我的内心满足而快乐,安静而祥和……我以为我会坚持着我的真,我的风格即使面对许多场面都不为所动,心无波澜的,可是每次真正到了大四这个真真假假感情泛滥、不如醉去的特殊离别时节我才发现我给自己的生活态度多么令自己心寒!我不是一个心如止水的人,正是因为我比别人都敏感,我更加会去寻求假中的真。

虽然大家也都没哭,但是廖红,伟伟他们说:“再过一个月,当学校四处都弥漫着歇斯底里的感情,渲染气氛的感伤歌曲四处飘扬着的时候,真的会受不了的!”他们频频点头,我当时陷入了深思,我在问自己,那样的时候和气氛下,我会怎样?我会跟着大家一起感伤么?我会像许多经典大四离别镜头那样失声痛苦么?我会像劲那样晚上对着宿舍的舍友一篇篇轻读自己厚厚的日记么?我会像许诺那样和爸爸妈妈一起和每个朋友在学校每个角落都照相么?……会么?我还有这样的机会么?我还能找到和我一起来演这出戏的人么?如果我真的不为所动,我觉得自己甚至可怕,自己人生中的大学就让我来实践自己的坚持,我真可怕!我一直那么坚决,那么独立的一个人么,我要的生活别处,生活真意达到了,可是这个时候想醉想暂时放开坚持都不行了……

我喜欢校园民谣,大一就对很多人说过,听着“那时花开”我会哭。可是我生命中最后的校园时光我就这样轻易放手了……天知道我有多爱深大的校园,那些花草,那些傍晚在宿舍天井盘旋的燕子……我看着都会黯然落泪,但是我不喜欢充斥在这个空间的很多其他东西,大一我就说过我不会把我认为肮脏的人事带入我怜惜自然环境的眼光!绝对不会!因为他们不值得,这是我的大学,一个人的大学,我喜欢“四月物语”里那个女孩的生活和爱情,一个人的,归属和珍藏得那么深!

去年的这个时候,参加校报欢送01届的聚会,我当时最大的感触就是:天啊!明年这个时候我怎么办?我要去参加么?还要讲话,讲什么啊?……这么快就到了这个时候,我知道我要为自己曾经的疏离负责的,不能因为觉得场面难看就不参加,这样的话我的遗憾就更大了……包括一个月后众多的欢送晚会,众多的聚餐……我要面对的不仅是场面,更多的是我自己的心。我要让自己少一点遗憾,虽然我并不认为那些很热闹的人就真的那么深的感情和友谊,不过是他们习惯这样而已,不会像我想那么多。

只是只是,我还有那么多没有看够的景致……高原五千里都走遍了,可是剩下我的校园没有走遍,别处的世界游历了,可是我脚下这方馨怡的土地我还没有纪念……一直说着要拿相机来拍下四季的深大,春天的榕树芽,夏天的紫薇花,秋天的文山湖,冬天撒在门口的一方暖日……可是春末已经过了,又等不到夏天了,我最喜欢的海边教工宿舍楼前开得灼灼其华的勒杜鹃已经快凋谢了,那么繁盛的花墙和栅栏,只能留在我的记忆深处,还有宿舍露台前洗完晾起的白棉布裙,在阳光下印着斑驳的墙,有着时光停驻的感觉,那些淡淡的清香味,贴着我皮肤滑过的痕迹……就让这些暧昧和心痛定格在那吧,我带不走的,曾经我也没有留下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23/9/lavigne,20060423173125.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23/9/lavigne,20060423173310.jpg[/img]

Written on 04月 23rd, 2006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最近不声不响又发生了几件重要事情,也许又会悄悄改变着我的生活。生活当中所谓的“重大选择”往往都是一瞬间的决定,所以我觉得人性是摇摆的,人性是不可测的,你的理念、信仰,也许在一秒钟内没有唤醒,那就坍塌了。看来最近我是看论文看疯了,怎么开篇说话就说成这样??

看论文资料很累很累,但是还是很高兴的。因为和朱思昊联系上了,也和舒可心联系上了,今天就和舒老师聊了很久,他真是一个理论家,时刻都不忘要引导。本来想把聊天记录贴上来的,但是为了论文资料保密,我还是先不要贴。只是最后他说的调侃话有意思,他让我奋斗去吧,奋斗完了,衣食无忧了也去玩儿民瑞脑消金兽主……哈哈……民瑞脑消金兽主真是奢侈品啊!所以我在看资料的过程中虽然辛苦,但是因为我在了解民瑞脑消金兽主,也在心中暗暗热血沸腾,所以我也在享受着这种衣食无忧的奢侈。我想幸好我原来学习不算认真,对那么多本质概念理解不深,要不然我可还真是一个骨子里很激进的人,说不定也去当“独立候选人”了……:em28:

明天继续,老师的鼓励真让我激动,邹老师真是永远有激情,那天见面马上就说写完我们两一起去发表去!受宠若惊……为了在自己大学阶段画好最后一个完满的句号,努力吧……呵呵,到五月中,一切一切都自然清晰明了了,其实命运就是这么简单,我们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Written on 04月 19th, 2006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又这么无无聊聊过了几天,论文啊论文,没有想到邹老师给的提纲原来是这么难的!我把所有关于民瑞脑消金兽主精英的理论脉络都弄清楚了,但是未免也扯的太远了……居然扯到柏拉图,亚里斯多德去了……我知道我不能写道那里去,这样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答辩那会被问死的!没有想到本来就是想节约时间选的这个题目,居然扯到哲学领域去了……现在自己还没谱……上次电脑出问题,我原来的维权资料都不见了,心情一直低落。一切都会好的,面包总会有的……只是今天霆就来了……又得耽误几天了,不过也不能算是耽误,生活里的事情总要学会平衡。以前看过一个女作家,每每在写小说时决不会耽误家事,做饭、照顾孩子、修剪花草,品味生活,所以在她的书中也能读到生活的滋味,我喜欢这样的女子,就如深深生长在土地上的树,有根有叶,静静生长。可是我断然不是这样的……我总会陷入莫名的极端中……命定了也认了。

霆在北京的面试,居然英语特别成功,呵呵!我教他的方法果然没有错!霆也是个争气的孩子。我最高兴的还是让他找到自信,我最憎恨一个人自顾自的自卑,连原因都不找,特别是英语这种白痴技能,我一定不能让它毁了我的霆,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能因为一项技能而怀疑自己呢?虽然我这样说,但也不见得我做得到,但是我能看清这个道理,我就要尽量去让霆也看清这个道理。语言是活的,你在中国学不好,只能说明这种教育方式不适合你,绝对不管智力的问题,只要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过了这个门槛(不管用什么方法过),去了国外自然就会了……

这几天窝在宿舍看“情深深雨朦朦”,天天看的眼泪哗哗的……真是丢脸极了!一般我是不愿意去看电视剧的,我知道自己容易哭,容易动感情,而且比一般人强烈很多,哪怕知道是假的,假的要命,还是要哭,自己心甘情愿享受这种被欺骗,恣意哭泣的感觉……人很奇怪,绝对不能永远都这样清醒着,太无聊了!既然不用酒灌醉自己,总要找些东西骗骗自己……肥皂剧真是最好的了!没有危险,仅仅浪费时间而已……那天和齐颖丽聊天,她才是一个超级电视迷,不过她们比我高级,都是看韩剧。我们聊到这些无聊的电视感觉,笑成一堆,我真喜欢这样的感觉,洗完澡的晚上,安静的大学宿舍,一盏台灯,几个女生聊着生命中最轻松的话题,盘腿笑成一团……毕竟这样的时光太少了……霆说我总是不自觉的去想生命中那些沉重虚无的哲学命题,真是一点也不可爱!但是我傻起来却也是超出了正常的范围,实在傻的离谱了……不看肥皂剧则已,一看就看这么低级的!尽看还珠格格、情深深雨朦朦之类的,而且还总是在已经彻底不流行了,被扔进了垃圾推的时候翻出来看!上次看还珠格格就超出了他的接受范围,他说天啊!连隔壁的老太婆都觉得太老土,你还这么着迷!现在看“情深深雨朦朦”,还非要他去给我买,我等不及了!他求我不要这么丢人,别人卖碟的会以为你是上世纪来得!

可是我一看上了就死不放手,一遍遍的看,做梦都还想,还要找人讨论,我知道韩儿是和我一样的,每天找她讨论,她说小声点,实在太丢人了!哈哈哈……太有意思了!那个年代的中国人,我喜欢,内敛自持,那时的青春真的比我们这个时代要轰烈……那样一个战争年代,每一个人都会不自觉的把自己的生命和国家世界联系在一起,可是那是过去了,我们现在理解不了,也不需要了解。毕竟每一代人都要承担时代在自己身上刻下的痕迹,带着这样的痕迹心甘情愿的入土为安,不管后来的时代还欢不欢迎,如果欢迎,就当作宽容和馈赠,不会轻易拿出来影响后辈;如果不欢迎,就就证明路走完了,需要休息和保留了,也不埋怨。我的外公就是这样一个慈爱明智的老人,静静坐在旁边,享受家人的天伦。我喜欢我的外公,他的感情不泛滥但却深沉自持,他的寂寞也是珍贵的。我只需要拉着他的手,依偎在他身旁,什么都不说,就够了。

Written on 04月 8th, 2006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霆接到了去北京面试的通知,那个遥远而近在咫尺的工作机会……我还一直搞不清楚到底对他好还是不好……一切都来不及想,只是成长的太快,一切决定也太快。

如果真的去了,真的要派去非洲么?那是怎样的一个国度?似乎从来不会在我生命中出现,似乎又那么近,我最亲爱的思念要放逐去那里……有时觉得上帝很会开玩笑,而一切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都总是充满了期待和传奇。这是对我的眷顾还是磨练呢?我不知道……

以前在云南的向日葵里,骑着单车奔跑,我就很兴奋的和霆说过,我相信一个人的路总会跟着他的心走,不要说你不相信奇迹,不要总是羡艳别人的生活,如果你真的心心念念想着美好的事情,这些事情就会发生在你的身上。“人有清浊之气”一个小宇宙构成的气场,想改都改不了。你的路早就被这样强大的气场引导了改如何走。蒋呢喃总是说我和刘笛像是在天上飞,飞得恣意却也惊险,她愿意在地上走,走得平淡却也踏实。她是一个情商如此高得女孩,生活在幸福和满足里,愿意把真情抓得牢牢得,我爱惜她,认为她原本就该如此幸福,从我认识她得第一天起,看她站在中学那个小小的演讲台上,迎着阳光,像向日葵一样充满生气,我当时就觉得她多像两年前的我,可是我是尖锐的,也许会刺伤了自己。

帮霆写了英文的自我介绍,叫他一遍一遍的背,毕竟能去中国路桥这样的企业,代表国家去海外工作,在资历上是一个提升。我告诉他,刚毕业是个危险的时期,哪怕你不喜欢这个工作,哪怕你去了失望想走,但是在刚毕业这个一两年内,你的目的是为自己提升价值。非洲的艰苦和危险,寂寞和荒芜,所有的磨练都是心灵上的,但是我知道这个人是霆,他有他的不甘心,他有他的痴心,所有这些东西对他来说都是可以承受的,如果换了其他人,哪怕工资再高我也不会劝他去……只是希望那样的寂寞真的不是那么可怕。我希望他成长,在那样的环境以加速度成长,因为对于男孩子,以后的社会和生活无论在哪,都是磨练。

也许我真的不是一个温婉的好女孩,居然会劝别人,也劝自己走别人都不愿意走的路,是自私吧,是野心吧,是自尊吧……我不知道,只知道为了一个遥远的,说不清也道不明的目标,我愿意放弃许多的小情感,也许是我真的没有飞够吧……

Written on 04月 3rd, 2006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敲论文的指间余温还在,刚刚完成的中文系的论文初稿算是能先歇歇了,在进行第二篇论文的准备之前,上来这里透透气。这一个月浪费了不少时间,其实中文系选择“内容产业”这个题材实在有点太和自己过不去了,我一直都在怀疑自己哪根神经不对了?就是听信了当初韩儿说的,反正改一篇现成的和写个新的,实际上花费的精力差不多,放弃了金文野老师给我的“省力建议”;写文学就意味着必须要接触文本,大四的我本来已经比较脆弱,特别不想动感情,让我再去那样闲适的把小说通读一遍,我就怕过不了自己这关,看个狗屁肥皂剧我都要想半天,论文这种形式对待自己的感情的确太残忍了一点!还非得挖深层次的感情,再将它刻意理性化,还要去套诸多什么“意识啊”,“主义啊”……之类的理论,太残忍了……罢罢罢,文化产业吧,估计没人像我这么有病,还专门挑这个里面最前沿的写,搞得韩儿说彻底不像文学院的论文。

到开学了我还没谱,和老师讨论那天我简直要哭了……她冷冷的问我,你到底有没做任何思考?你要是没有这方面的积垫就不要选啊……我心里嘀咕,还不是你建议我写这个的。当天我就急疯了,回来在期刊网上翻了个遍,还是多亏亲爱的朗宁!才华横溢的小踏板才是我的指导老师呢:em214:那天在图书馆水吧,一边安慰我,一边给我讲思路。我一直兴庆身边总有那么多让我瞠目结舌的能人,古人说:“贵远贱近,重古轻今。”我看不是,为什么我的“近”和“今”都是让我欣赏的呢,呵呵。这样活着很幸福,也很容易进步。

在朗宁的帮助下,我把文化产业和内容产业分开来写,痛苦而漫长的整理资料过程啊!几乎把我的心脑 ** 了一遍,8本书外加几十篇的论文资料,我总结了又总结,省略再省略,丢弃资料原来比找资料更加让我不舍,最后组合成这篇三万多的初稿,也许我没有能力驾驭那么多的材料,算了吧,先歇歇,再整理。

其实资料的整理过程我在一星期前就已经完成,但是中间又穿插了一个让我抉择的工作机会。那天本来不报任何希望去招聘会,居然被白鹏这家伙带着到了一个建筑师事务所,他极力推荐我去的原因除了在建筑领域这家公司的名气之外,居然是他说这家公司在上海,咱们一起去上海玩玩多好!我晕!难道就是因为我经常乱跑旅游的事迹就让他把一切遥远的东西都往我身上联想?

不过说着也真的是缘分,我也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投了简历,没想到负责人居然能留意到我。还问了我许多问题,关于那张现场的笔试考题也许是我对这个公司的第一印象。几个问题大不同于其他外企的招聘考卷:

1、马清运是建筑师还是商人?
2、在人生的交叉口,你要怎么选择?
3、请你形容下马清运父亲的住宅。
4、请你用几个词语概括马达思班。

我凭着问题揣测这个公司一定非常有个性,第一个问题他把建筑师和商人来做比较,能这样提问证明他们并不商业化,现在的中国建筑师估计没有几个能够区分两者的区别吧?第二个问题,他来招人,管我的人生交叉口干什么?证明他很重视人性的东西;第三和第四个问题让我好奇了,一个建筑师能够浪漫的为自己的父亲修一栋房子,多么诗意的事情!

后来回来查了资料越发觉得马达思班的独特和浪漫,马清运拒绝许多商业项目,拒绝接住宅市场的设计,他们一直从事城市公共建筑,要在城市的脸上认真的刻下自己的足迹。宁波外滩改造,江南水乡规划、上海外滩提升、深圳大梅沙的婚礼殿堂……理性与浪漫的契合。霆说这个公司一定非常适合我。可是我要想清楚自己的发展。

晚上我就接到负责人的短信,几句简单的话让我感动。他能了解我的困境,我的思虑以及我的年轻。我又感情用事得写了一封email给他们,请他们先给我争取的机会,给我时间考虑。一个星期就在这种思虑中,回家和爸妈商量,他们无所谓,他们比霆还要放得开。一种又兴奋又犹豫的状态,经过了2面的英语,负责人几乎和我成为了朋友,我们聊起深大的过去,聊起他的经历,他都是用短信,短信这种东西除了省钱方便以外,还有很多别的意味,我一直觉得只有亲近的朋友才会用短信聊天,在需要清楚得体阐述想法时,短信更加好,在一些比较尴尬暧昧的关系里短信也大有作用……反正短信想很严肃都不行,语言的魅力。

其实无论马达思班最后到底怎样决定,或者我自己怎样决定,但是这个插曲的确是我在找工作的经历中一个浪漫温暖的插曲,我很难忘记那个描述中在上海法租界,有着戴忘舒“雨巷”那样长长的弄堂;无法忘记描述中那个满是金黄麦田的橙色工作室;无法忘记马清运给自己父亲宅子一个诗意的名字——“玉山石柴”……无论最后我是否选择,但是我会感谢让我遇到这样一个工作机会,感谢让我仍然理想化的相信商场上也有这样振奋人心的事业,感谢让我还能在社会上保留自己的纯真……大家一直说浪漫不现实,大家说浪漫需要付出代价,一直说学生气的真挚应该收起来,其实不是的,只是因为才华还不够,浪漫的还不够,如果你有足够的才华来为自己的个性做支撑,你就是天才。

周末的早上,我躺在家里的床上,睁开眼睛的刹那,我突然难过。也许太久没有回家住,也许想着上海那个阴雨蒙蒙的陌生城市,刹那间我不知自己睡在什么地方,脑袋里闪过几个地名:学校宿舍?火车上?上海?……还是家里?过了一会,我才反映到是在自己家里。辗转反侧、梦里梦外我都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如果我真的到了上海,每一个早晨我是否都会问自己同样的问题?别人说上海人排外,上海天气不好,上海漂泊感强、生存压力大……一切的一切我都不害怕,我只害怕自己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那是亏欠……

Written on 04月 2nd, 2006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