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生日,虽然我已经好多年几乎没在深圳过生日了,这几年都是坐着火车去了长沙过,这样的日子更加值得纪念。想起第一年,霆带着我冒着酷暑去学校后面的废铁轨照相,然后坐船去橘子洲头的途中,在落日下吃活鱼,晚上带我吃冰的时候买了一个小小的蛋糕,只有巴掌大,那是最温馨的时刻,点着挤不下的蜡烛……之后的每一年,我坐在火车上,看那些没有尽头荒芜的铁轨,连成的长长思念,那些苦涩的思念,包含着一个人面对宏大生命思考的悲壮,年轻的生命便在这样童话般的爱情和思索中加速脱茧,破裂带来的痛苦之后便是我要的自己。

今年的今天我答辩,命运却也奇妙的给了我新的挑战和折磨,我认识了更多更复杂的人性,笑笑给自己一个吻,我知道这个之后还是成长,只是命运总是要我为此付出更多,理解更深,我相信这种刻骨铭心的方式是对我的馈赠。所以今天我不说这个,仅说祝福。这个季节总是烟雨朦朦,上个季节的所有尾巴都会在这场雨中结束,我能听到新蕾冲破芽壳的声音,我能听到花开绽放的呻呤,我能看到画符生命的凄美,我兴庆每次拨开心灵的一层茧壳,换取的是鲜活的自己。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挣扎还能在布满尘烟的路上坚持多久。

Written on 05月 24th, 2006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田老师:

一直拖到现在才给你写信,等了那么多天你仍然没有回复我。每次去你办公室我都写了一封信,但是每次都偷偷的塞回了包里……

就快答辩了,无论如何,我无法不为我的论文做再次的辩护,因为我在上面灌注了很多很多的心血,就算老师你仍然不相信我,我也要这样说,我实在不忍心看我的努力付诸东流。毕竟这是我大学四年的一个句号,我只是希望它画的尽量圆满些。

老师,你不了解我,所以你怀疑我,不相信我,我当初说我可以理解。如今还是如此,我伤心,非常非常伤心,但是我不恨你。出于我对你一直以来的尊重,一直从朗宁,从其他同学那里侧面了解的你,我不希望破坏在大学最后留下的所有记忆,我希望它们美好,因为那样我会快乐。

最后还是谢谢老师仍然愿意做我的指导老师,还是那句话,请老师不要放弃我。我不太会处理情感,所以还是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完整点,也不知道在这里什么时候老师才能看到,也许是答辩后,不过都无所谓了,因为这只是我对自己的一个交代。

给孙海峰的留言:

孙老师,上周我就联系了田老师,也把论文交给田老师了。我也不确定她是否真的相信我了,反正这个也不是我现在所关心的问题,虽然我一直认为相信是个很温暖的词语,再次谢谢老师一次!谢谢老师的相信……忍不住告诉老师一句,答辩当天就是我的生日,希望得到老师的祝福

Written on 05月 23rd, 2006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早上被对面男生的喧哗吵醒了,巨大的甩门和脚步声……天!今天周日!早上7点半!一定要这样做么?迷蒙中我知道今天是经院答辩,真是幸福!这么快就结束了!可恶的论文,中文系居然在我生日当天答辩。这几天我伤心欲绝,重新来写。全部推翻重新来过,周四我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天!我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我为什么要选这个论题??女性文学、网络文学、电影、现当代……什么都可以,为什么一定要选这个?!我一定是脑子烧坏了……果真是坏了!第一次论文上有这么受挫的感觉。

那天见到朗宁,我就差点哭了。不过还好,事实总是没有我想象的严重,没想到自己紧张的一天就写完了,全部重写,连题目都换了,这次只写了11页。整整一天,什么东西都没有进食,我想这倒是一个减肥的好方法,呵呵……

焓儿说你有没怀疑自己走错学院了?你论文应该交到经院或者信息工程的,哈哈!我说晕!还不是当初一头就栽了进去,脑子烧了,觉得大四一个学期没有事情干,给自己点挑战也是好的。老师介绍了美国新经济,我就看了,现在才说我完全写偏……焓儿说关于这个问题,我应该和阿雾抱起来打:em217::em220:

过了良久,我颇为认真的问,是否需要在文后加附一个“专有名词注释表”,把什么比特、流量、字节、ISP/ICP、接入服务、门户网站等等全部再注释一遍?焓儿说你要想羞辱老师们,你就注吧。:em28:本来看一个不知所谓的文章就已经很郁闷了,末了还被羞辱一番,你可想而知那是什么场面……哇哇……我霎时蓦了。想想也是,也许恰恰是最不懂的老师会怒得越厉害,就像不能在胖子面前说胖一样……想想看,自己真是荒谬的厉害,前几次就是真的把老师弄怒了……老师说她看不懂,天!我完全写偏了!自己平生第一次这么无心把人弄怒的,可能自己经常这样吧,还完全不知道!想想觉得自己“幽默”:em25:

罢了罢了,算我倒霉!自己专业那篇倒是真的妙趣横生,只是太长了!完全写成了硕士论文。俺老师看了整整一个星期,还专门打电话来劝我不要急。今天下午他终于打电话来了,约我明天讨论,打印出来!35页!下午自己就这样看一遍花了2个小时,看着缩得极小的竖拉条缓慢移动,天啊!我揉了几次眼睛,眼睛都看花了……还是自己写的,我觉得亲爱的老师实在可怜!难怪他要我打印出来,他一定觉得我在戏弄他:em213:我看着看着就像在看小说,完全忘记自己这部分的小标题是什么:em212:

后来总结出来我之所以会把两篇论文都写的这么长,原因在于我真的时间太多了,我完全在用论文消磨时间,上帝啊!为什么自己没有察觉?我每天都写啊写,每天以几千字的速度挺进,觉得挺快乐,自己在享受着文字的快乐,结果写了几个星期就变成了这么长的论文。老师要是知道我的状态一定会笑死去的,或者觉得我是在折磨他们……

这些白纸黑字的砖头啊,为什么我会这么迷恋呢?焓儿在中学时就觉得我有强迫症,我那个黑压压一片的字,总是给人心中一黑的感觉,什么叫作艺术的沉重感,呵呵,看看俺的字吧……妈的,这真是最好的讽刺!有一次焓儿很正经的告诉我要我帮她写一封信,我说为什么要我写?还她来念我写。她说因为那个网友要看很有个性的字,她第一个就想到我了。个性……interesting!我那些永远长不大,像孩子般一笔一划的字叫做个性。后面可以当作盲文来摸!

Written on 05月 14th, 2006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论文没把我搞得晕掉,中文系的内容产业,整整31页啊,缩减到17页,估计还得大改……在老师面前我就差点哭了,中文系这篇真的是走错路了!选什么不好,非要选一个和大家都过不去的。自己专业得还好,老师一个劲说不错不错,但是偶也知道,主要是因为老师出去旅游去了,还没有仔细看,这几天我一个劲的催他,搞得他反倒不好意思了,我说老师应该是10号定稿,20号答辩吧?搞得他紧张了,昨天亲自打电话来说,迟几天再给你答复,今年学校查的严,要慎重。别人都是老师拼命催学生,我倒好,两个老师都不紧不慢,还要和我解释等几天:em211:现在我是真的担心中文系的了,不要说优秀了,我现在也只求过,答辩我会被逼死的,虽然胆战心惊的和孙海峰说了,老师你千万手下留情啊!可是,我这满篇的理论,不是自己把自己逼到绝路么?就是那句话,眼高手低!都怪受了韩豪影响,说什么要给自己多点挑战。屁……焓儿写的古典文学,一气呵成,纵横捭阖,通俗易懂,左江掩饰不住的欣赏,说后面真精彩……要知道,能获得左冷残在专业上的赞美,那是多不容易……

说起亲爱的左冷残,可爱的话题就太多了。古典文学的妙龄少瑞脑消金兽妇,有着唐朝的祥和丰腴,浓眉大眼,肤若凝脂,脱然一个唐朝盛世的气质。她的性格那就更可爱了,不沾染一点学究气,女人味十足,MSN上的头像就是她家的大猫,照着她家的猫,她也剪了一个蓬松猫式的发型(猫一向代表着女人,并且是小女人和美女),上课说起她烟雨江南的家乡,总是一股劲的得意;说起她不喜欢的东西,总是率真的不屑;说起她的学生时代和爱情,她在讲台上都能独自沉侵在甜蜜的回忆中……我总认为她和她的先生,一定是由学识到样貌都心心相印的,估计感情好的连孩子都不想要。她的学问和她的人生融为一体,真挚而热烈。上课她说“我这个人头脑一向很简单,总是弄不明白那些理论的东西,那些搞理论的老师,我总觉得他们很厉害,很神秘,怎么能想明白这么复杂的东西呢?”焓儿听了喜欢的不得了。我正在为了论文翻看1983年版台湾人写的《民瑞脑消金兽主精英理论》,泛黄的竖版书,左江立即被我手中的泛黄竖版吸引了过来,像孩子想要糖一样,好奇的问道:“给我看看这是什么书啊?”我不忍心伤害她,真的不忍心,吞吞吐吐的搪塞着说是我自己专业的书,可是看她好奇的眼神,我只好翻过书面给她看,硕大的几个字“民瑞脑消金兽主精英理论”摊在她的眼前,她立即把头转过去,连回应都没有就疾步离开……焓儿说,你看你把她吓走了。她以为是什么妙趣横生的古典小说。待看到这么惊骇的名字后,她肯定觉得你的脑子有病,居然还看竖版繁体的。所以她觉得你们脑子构造不一样,根本没有共同语言,连回应都没有,她害怕你们思想发生碰撞,以免她会吃亏。我就说我不想伤害她嘛:em215:

昨天,焓儿交了论文给她,10页,她说稍微多了点儿,焓儿马上说我写了30页,当时左江的脸啊,都吓白了!我马上解释说我是写理论的,不是写这个的,估计左江误会我也选了古典文学,她听到自己到时还要看一个那么长的,不禁心颤。又把她吓着了。因为微微的冷傲,同学都给她取名“左冷禅”,她虽然欣然接受了这个名字,但是作为女人,她还是很不高兴的,所以这个学期开始,她一直在努力转变路线,上课越来越可爱。可是我这个笨蛋居然一直以为是这个“左冷残”,焓儿看到后说我真是残忍!她要是看到是这几个字,一定会接受不了的。

昨天我才知道,原来唐宋文学还有一个论文作业要交,我还偷着乐,这学期作业都没有……完了,我还要继续投入痛苦的论文中,唐宋该写什么呢?服饰?化妆品?食物?音乐?性变半夜凉初透态?还是性窒息?:em212:

Written on 05月 11th, 2006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五一期间,平淡如水。倒是园了我一个长久以来的愿望,小小的愿望,那就是我希望和我的众多哥哥们一起,仅仅是一起,照照相。我想这张照片应该是所谓属于兄妹间共同记忆的最后凭证了,以后的以后,日子会怎样呢?我们各自又会走向哪里?谁都不知道以后的坐标。共同的记忆应该是超越血缘的关系,更加能够让人挂念的。想想来,我们都是诞生于独生子女这样非人性政策下的产物,注定烙上了独生子女的性格,什么是独生子女呢?或许只有在80年代的中国,才有这样独特的现象。我习惯了孤独,也承受着孤独,奇怪的表兄妹关系,只有在爷爷外公辈的携领下才得以展现。而我,作为全家唯一一个女孩子,也是最小的妹妹,曾经那么喜欢我的哥哥们,只是渐渐的,我为自己这样强烈的感情感到羞愧,四分之一的血缘能证明什么呢?亲密的朋友让我一定要清醒现代人的疏离。曾经想过要为我每一个哥哥写一篇文章,作为我记忆的凭证,也是对自己的交代,我喜欢以这样的方式来为一种关系画上句号。

想来乏味,在饭桌上,长辈们都讨论着孩子们的感情问题,这是他们这个年龄层最热衷的话题,似乎自豪的证明着他们生命的延续,好不容易熬到孩子都可以谈婚论嫁的年纪了,他们终于可以毫无避讳的在孩子面前发表他们对婚姻爱情尘封多年的看法。就好像一谭沉寂已久的死水突然与一股清新热烈的小泉相遇,他们急于引导。只是我一直很不喜欢遵循这样的自然规律,特别不喜欢将自己无保留暴露在众人之中,因为我的信念坚定,漫长的成长过程中,我已经给了自己成熟的指引,不希望与任何人进行碰撞。在家人热烈讨论的时候,我总是孩子气般的一脸无辜,关于孩子的爱情,我相信一直是青涩的、微微肿胀着的,就如饱满在眼眶中的泪珠,充实却也疼痛。孩子的爱情不像成熟女人那般谈笑自如、博弈有道。它们一直是躲避的,甚至于互相伤害而不自知,千回百转间惊心动魄也好,黯然神伤也好,都是一个人纯粹私密的感受。这些我又能和谁说?家人越来越把我当怪人,或者当他们成长太慢的小妹妹。

表哥忍痛割爱和拍托四年的女友分手,工作一年后开始交往新女友。而他的决定和行为风度一直都是让我称赞的,作为一个成熟男人,一个优秀的男人,他一直都是全家最为懂事,最有前途的孩子,他在实践着属于他的各个社会角色,而优秀的情商让他能够自如把握每一个角色的最佳状态,并且他付诸实践。这就是他,一个与我一起长大却截然不同的哥哥,我最亲密却也最遥远的哥哥。四年的女友毕业出国了,他断然决定分手,不是因为不爱了,而是因为前途。他告诉我,他还要出国,还要奋斗自己的事业,他们的感情目前还没有到可以决定结婚的程度,然而女孩子的青春经不起担待。两个人一定要有一个痛下决心,另外一个才能去自由选择自己的道路……五一期间,他向全家人介绍了他的新女友,让父母放心。

外公老眼昏花了,看着长头发美女都是一个样,见了别人女友后回来就一直说和我大哥的老婆长得很像。哈哈,女人之间隐秘的心思老人怎么懂得,那天趁着表哥不在,我把这番话告诉小静姐,她这个一直在优越环境中长大的富家大小姐永远都像还没长大,口无遮拦的说:“拜托!她那么黑,我怎么可能和她像?!”第二天,同样的问题发生在表哥身上,更为戏剧性,他的回答是:“一点都不像!我女朋友脸很小,和小静姐不像。”我晕:em28::em220:只有我在中间暗自开心,哈!真如我预料中一样。

今天超累的,前天晚上跑步,重温舞蹈基本功,没把我痛死,现在坐着敲字都能隐约感到阵痛,不写了。

Written on 05月 9th, 2006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每天晚上在宿舍床边的孤灯下把《莲花》读完了,很快就读完了。感觉很复杂,也许现在还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觉得这是这几天以来最主要的事情就先记下吧。

记得刚听说她出了一本书叫做《莲花》之后,我的心里就咯嗒一下,立即就能猜测出那是关于安妮行走在墨脱的故事……墨脱,莲花,在藏语里的意思我很早就知道。自从上次告诉安妮关于“双生花”的故事之后,我就知道我走过的那些地方安妮也走了,根植于一片土地的深情与遐想,没有拆开书皮密封的塑料纸的时候,我就能够想象里面的文字,那些“安妮式”的排列逻辑,大概已经踏雪无痕的洒在我的心上。

我喜欢晚上读她的书,一如7年前我刚接触她的姿态,脆弱却钝重,温暖而疼痛。虽然我知道她已不如当年的作品那般有张力,但是我希望回到同样的状态,去观望我自己。

一路的景色,都是我那个梦一般的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读来毫无陌生,就如一个朋友再次提起那次的旅途经历。那些车上混杂的酥油茶腥味,踩上去咯吱作响的客栈木梯,街边藏餐厅厚厚垂下的帘幕,色彩艳丽的藏式木窗……如果说别人看来诡异艰涩的语言和描述,在我看来却不过是一场印证罢了,将心底的情感再次印证一遍。我熟悉这个女人和她的文字。

在网上遇到许明,说起墨脱,我们都擦肩而过的。这个走过太多地方的男孩子笑笑说“那里名声大,风景一般。”曾经在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听说小姐都走进去做生意……这让我很好奇,许明说当时打听那里路况怎样,当地旅游局的人说,小姐都走进去了,没问题。民间固有的幽默,但我也宁愿相信安妮描写的隐秘莲花之所在,毕竟正如她曾告诉过我,她的文字超越表象,接近一种象征。这几天容我再回忆回忆我的川藏,那些不忍再去面对的记忆。

Written on 05月 1st, 2006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