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初春的紫罗兰,早熟而易调,馥郁而不能持久,一分钟的芬芳和喜悦,如此而已。……因为一个人成长的过程,像新月饱满的人生,不仅是肌肉和体格的增强。而且随着身体的发展,精神和心灵也同时扩大。”
A violet in the youth of primy nature, forward, not permanent-sweet, not lasting; The perfume and suppliance of a minute; not more….For nature crescent does not grow alone in thews and bulk, but as this temple waxes, the inward service of the mind and soul grows wide withal.

刚刚完成手边《哈姆雷特》的论文,我才恍然意识到我的大学已经走到尽头。接下来的时间本应工作,可我的脚步已经刹不住惯性的要往前走,大学的每个假期我都会选择一个满当当的行程,不为探险、不为浮夸,仅仅为了用书籍和人文丰富风景背后的意义。旅行之于我,是一套形象的哲学,是一本立体的书,用脚步延伸我的思维,用文字丈量灵魂的厚度。回望这几年的成长轨迹,正如莎士比亚笔下那新月饱满的人生,书本和旅途,岁月和记忆,身体和心灵无不在一段又一段主动选择或被动带领的道路上丰满沉甸。行走,在一个初春紫罗兰的少女心间,在一个把它作为生活方式和思维态度的孩子眼中,对于一个嗜学如命而心思纯粹的学子,行走必然还承担着其他更为深刻的寓意,它是时间流转的路途,是生命起伏的见证,它带着盛大荒芜的世间万象给我颠沛流离生活的隐喻。轻轻敲开一扇门,改变着我看待世界的方式:坚韧静默并乐观。因此,借这个暂得放松的空档儿,应磨房的活动要求,我准备选取文化作为主题开始一段不算新鲜的旅途,而我将用我挚爱的文字赋予她不一样的人文新意。

当我的作协老师还在丹麦感叹欧洲最后一辆蒸气火车头即将寿终告寝的时候,一条标志着世界最高的钢轨铁路正延伸入我们的精神故乡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3亿年前的板块相撞让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由北向南脱海成陆,上升为地球脊梁,遥远得近乎虚无,而55年的交通建设则在不到万分之一的时间里让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变得触手可及。是的,是遥远的距离割断了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与现代文明的脐带,把这个自生自灭的古老民族封莫道不消魂锁在一个恍如隔世的年代,延续下来强盛的宗教文化是他们得以平静和幸福的慰藉,却被我们这个没有宗教约束的民族当作窥探和逃离;是遥远的距离徒增了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的神秘,让她当仁不让的成为“30岁以下的中国人暂时性出走的必然选择”。无论是何种声音,虚伪的、咒骂的、不屑的、吹捧的,都不会改变这片土地千万年固有的性格和文化,变的只有那一拨拨来去匆匆、寻找噱头的过客,他们在装备了加压车厢和着色玻璃的豪华列车中,除了以一种强势文明的高姿态向窗外土地投上伪善的温情脉脉目光外,还有什么?我为火车进藏带给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人民富裕和便捷感到欣喜,也并不认同艺术家温普林的预半夜凉初透言“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将会逐渐无聊。”相反,随着险壑变通途,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将会急遽分层:显像层即看得见的风景将会如他所言为人越来越熟悉以至于无聊;而隐像层即看不见的风景却将会越来越不为人知,最后遗失在时间的尽头。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将会如一张巨大的滤网,将趋之若骛的人们过滤分层。

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长久的担当了一个臆想中的符号,一片给我们贫瘠想象力以滋养飞翔的天空,一种超越平淡生活,得以瞬间化境的图腾,而这层终极意义也将随着距离的缩短而被彻底解构。我在几年前走完川藏南线、青藏线之后,如今将会选择以人文历史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