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宾馆睡得比较舒服,可能由于来例假的原因,全身酸痛。好不容易找到一间可以洗衣服的旅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一路的脏衣服洗了。在楼下急切询问服务生的时候,他说可以洗衣服,我高兴的快跳起来。

慢吞吞起床后,我和霆就欢天喜地抱着脏衣服到楼下的洗衣房,要亲自守着洗衣机,不断注水,还要自己清洗内衣。我戴着帽子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开始写日记,身边的藏族小女孩凑过来,咿咿呀呀学念汉字,空气中淡淡的洗衣粉清香,穿在身上是干净的绿毛衣,时光驻然,这就是幸福。

上午先去印经院,查明是上午8:30-12:00,下午2:30-5:00开放参观,我们企图逃票,在门口溜达了好多圈,问老张他们可否用他们买的票。只是守门老头已经明确表示下午不能循环用上午的票,眼看为了逃票一事已经折腾快到中午了,干脆上午先在后面更庆寺瞎逛逛。

在进入印经院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