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是第二次来西安,可都是为了工作,具体西安城有什么好玩都不知道,昨晚在出名的1+1酒吧接到任务,就是要陪老人乐队一起去皇帝陵,都没去过的呢!然而真正让我开心和感到幸福的却在去陵墓的路上。

我想我不会忘记那个下午,车奔驰在开往咸阳的高速公路上,正是阳光明媚的午后时分,公路两旁都是白茫茫的田埂和陕北辽塬,光秃秃的枝桠,土黄色的泥巴墙,车内的老人毫无睡意,吹着口琴合着歌声,寥寥的,司机嘴角挂着笑容,我突然间发现自己身处歌声和阳光中,把头靠在窗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感谢陈,感谢这些老人,把我不经意间带入童年,童话的梦中清晰听到他们的歌词,有丝丝心痛,多美的词句,我的幸福也是那么来之不易却也散播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我像一朵雪花天上来,总想飘进你的情怀。
可是你的心扉紧锁不开,让我在外孤独徘徊。
我像一片秋叶在飘零,多想汇入你的大海,
可是你的眼里写满无奈,把我的爱沁入浓浓的悲哀。
难道我像一朵雪花,不能化作阳光炽热的爱。
难道我像一片秋叶,不能获得春天纯真的爱。”

Written on 12月 17th, 2006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还是逃不脱要去西安的事情,现在西北应该算进入寒冬了,陈总让我负责罗校长他们一行,这个还是让我比较开心的。那天他随口说说你给罗校长做个介绍的PPT吧,我晕倒!罗校长的简历我来做?Nhing嘲笑着说你看他就是和常人想法不一样吧?不过,我心里虽然郁闷还是有丝丝开心的,因为罗校长,那是我一直敬重的先生啊。陈一直知道我心里的想法,敬重罗校长所以才让我来做。我最讨厌这种官方活动上的宣传,其实我是真的不适合做宣传的,虽然也许有这个能力,但是就是因为真心喜欢的缘故,更加抗拒功力价值的利用。现在既然身不由己,想着罗校长也是向来鼓励独立思考、低调做事的人,何不用真心做一个礼物送给他呢?

呵呵,想到这些真开心。立即拨通朗宁的电话,电话那头还是那么平稳的一声喂,带着笑音。说了我的初衷,她很赞许,无论在哪里,学校还是社会,工作还是学习,也无论身边的人事是复杂还是单纯,保持自己的想法,把真心和感情带入工作中,朗朗也是要我这样的。她说立即给我发材料,原来采访的原始资料,那些让她震撼落泪的历史……

等待邮件的时间我上网搜索罗校长的资料,居然除了官方的寥寥介绍,没有任何消息。我由心的感慨,果真是先生的作风啊!这个浮躁的人间,有过丰功伟绩,光辉人格,低调沉静如此的人,能有几个?不如我也实实在在的给他做一个真心的礼物,相隔20年的礼物。不知他会否感动,其实只要能给他带去慰藉就是最开心的事情。

听着琵琶曲,看着那些历史,朗宁说要给我寄来罗校长在从化写的报告,多么珍贵的资料。心思透明的朗宁,在象牙塔素心净怀的朗宁,与我现在的处境是怎样的天差地别?!忍不住发信息给她:“怎样形容我的朗朗呢?她是一个用真心生活的人。”其实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颇多感受,包括对自己的恨,自己的不甘,自己的遗憾,可是可是我无法言说,朗朗会看到我的内心的。她回我信息说:“亲爱的,我们都要乐观、美丽、坦荡的活着,哪怕路途再遥远,也不会永远走不到岸边……”是的,她真的看到我的内心,她知道,她都知道。在办公室里,嘈杂忙碌,可是就是这一瞬间,看到这句话“哪怕路途再遥远,也不会永远走不到岸边”我的眼泪就涌到眼角。

在结语处,想着上班前在深圳如愿见到罗校长,在饭桌上他末了叹息一句“我被深大抛弃了。”不知不觉的写上“我不能这样悲伤的坐在你身旁”包含了我小小的愿望,多么微不足道的愿望,相隔20年的学生对他的慰藉。

如果朗朗看到这张照片会有多开心!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5/6/lavigne,200701251173.jpg[/img]

在马达的深大师兄们,从上海辗转到西安,从学校辗转到现在,事过境迁,早年的老校长如今是工作上的合作伙伴,一切都让我觉得恍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5/6/lavigne,2007012511728.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1/25/6/lavigne,2007012511752.jpg[/img]

Written on 12月 15th, 2006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Tags:

推出那扇玻璃门,我和小沈哈着白汽,缭缭绕绕,是这潮湿冬夜寂寞的蔓延。天空下着小雨,我借路灯从侧面看见她的鼻子和眼角通红,寒冷加上熬夜加班,还有还有,她的委屈和伤心,她轻轻抽搐着鼻子……我再一次紧紧挽着她的手,像离开宁波时,以靠紧紧的捏我肩膀,坚强起来,小姑娘。

这个女孩,曾经做着一个公司的唯一财务,认为工作太休闲青春太倦怠不顾老板和同事的挽留辞职来了马达,感受马达的速度和强度,却并不如她期望中美好;她说刚来的第一天开会,只有我对她笑,当晚就被派去宁波,连妈妈煮好的荷包蛋也没能吃上;这个女孩,扑闪着大眼睛把我当姐姐,总是羡慕我那些精彩生活,专门为我写下一篇美丽文章《咪咪和拉拉》;在MSN上她突然发来的一条信息“你总是那么用力的去生活,有时,对自己有一点点不诚实才是活下去的空气。”我看见眼泪就涌了上来;这个女孩,虽然是地地道道的上海女孩,却总是胆怯怯的小声偶尔才说说上海话,软绵绵的一点没有其他上海女人的喧嚣刻薄;这个女孩,和我的宁宁气质很像,都是玻璃橱窗里心思透明的小公主,让我怜惜。然而此时,我除了一再的用我已经冻僵的手去握她的手,没有言语。

宁波的四个男孩一再叮嘱她回到总部要保护自己,我说美好的东西要放在心底才显得珍贵,成长,还是要去硝烟弥漫的地方。今晚,是周末,本来我们计划要去咖啡馆过一个温暖的周末,然而她又被欺负了,吃饭回来,那个精明的女孩早已离开,丢下如山的联系工作给她,她面对明天就要开始的酒会,几百个嘉宾名单,她红着眼睛问我该怎么办?我一气之下拉着她说走!然而她告诉我,她打电话听到对方感冒会觉得担忧;听到对方在外地不能赶来会感到着急;今天打电话通知贾樟柯,她颤抖着声音问:你就是拍了“小武”和“站台”的贾导?……她还没有说完,我已经感到眼眶湿热,坐下来什么都不说了,只是帮她开始工作。

即使是默默的做着别人的丢尾工作,因为这份真心和热情显出珍贵。设计师加班从主管到实习生都会在一起,而这个丢工作给她做的人8点就借口离开,没有解释只有命令。同样都是女孩,都一样的爱漂亮,有些人会陶醉于虚荣场面上的漂亮,而小沈把自己的漂亮默默留给那些电话那端传来的声音。我轻轻拥抱她,亲爱的,没有关系,因为我们活得很干净。让我们的回忆变得更加纯粹,即使回想起来,也请剔除那些肮脏,我会记住你的美,也请你只记住这个异常寒冷的冬夜,我们相濡以沫。

子夜时分,我们走进淮海路唯一一间还没有打烊的咖啡馆,还是要履行我们喝咖啡的约定。选了靠窗的吧台位,大大的马克杯,盛满新出炉的榛果太子妃咖啡,咖啡泡沫在唇齿间融化的时候,才感受到圣诞真的近了。玻璃窗外是在寒风肆虐中摇晃的老梧桐树,空荡荡的咖啡馆,只有我们两个女孩的背影,握着咖啡杯望着窗外在风中搅动坠落的叶子,枯黄泛白的梧桐叶,经脉脆弱,这个城市能陪伴我的还有多少呢?不指望人情也不指望物质,我们不说话,都在想自己的人生。我的心底飘出一段“乌兰巴托的夜”——

穿过旷野的风啊 你慢些走
我用沉默告诉你 我醉了酒
飘向远方的云啊 你慢些走
我用奔跑告诉你 我不回头

乌兰巴托的夜啊,那么静那么静
连风都不知道我;
乌兰巴托的夜啊,那么静那么静
连云都不知道我。

飘荡异乡的你啊 在哪里
我的肚子开始痛 你可知道
穿越火焰的鸟啊 不要走
你知今夜疯掉的 不止一个人

小沈说感谢我,在这里居然有人来帮她。她说我太过认真,总是要为她打抱不平,而往往不会保护自己。她经常担忧的和我说,你知道么,最让人担心的是你,那个时候,她像我的姐姐。而我知道,没有什么好感谢的,因为我只在乎我要找的东西,虽然这个过程中会有这么多杂质,也会硌得我很痛,但事实上,今晚她给我的更多,这些感受来得如此珍贵,其他的人和物对我都不重要,我可以视而不见,身处其中只觉得是过眼云烟。

韩豪告诉我不要总去想到底为了什么。独立的生活,在谁也不认识无依无靠的环境中,首先要想的,就是怎么让自己独立生存下来?

看见我最喜欢的朗朗老师说出美丽的句子,那么自豪的一遍遍告诉自己,作为勇气:
在路的尽头,我选择天空。只有在没有路的地方,才能自由飞翔。

工作这么久第一次离开上海感受马达,就像李华说的那句颇为感人的话“在马达工作最后的日子里,我在宁波找回了人性。”在我出差快要结束时,在宁波的最后几天回想这些美丽的时光,觉得很快乐,很难想象在马达这样非人的日子里,在正常工作时间还有这么快乐的时光。

记得那天陈总发信息问我:你负责展览,难道不想亲自到现场看看?本来是好意的一句话,却被我误解了。因为小沈被调回来,这几天都人心惶惶大家都害怕被调到宁波去做项目助理,其实项目助理也没什么,只是每天打杂的日子即使轻松也是消耗生命,当时我十分的委屈,横冲直撞的问他“你要我来宁波除了展览还有什么其他目的?”我连续的问“是你的决定吗?”“你要我来多久?”……我一直反复强调的是他,是他。因为怎么办呢?在这里我每天诚惶诚恐、无依无靠。小沈告诉我,在宁波做项目助理甚至要打扫杂物间,她每次在那个小房间里弄成灰姑娘,拿着扫把看着自己的白衬衣面目全非……也许就是种种猜测,我这么无理的误解了他的意思,现在想来无比后悔,亲爱的陈总在我每次不懂事的哭闹过后还会问一句“希望你有收获。”和原来一样,感动。都在意料之中的。其实他是老板,即使是让我打杂,让我帮他减轻一点负担,做别人都不想做的事,即使他看不到我一点点的长处,让我甘于平淡……都是可以的,因为这就是社会,也是我选择的在剥削中磨练性格。沉默、隐忍、乐观。成长就是慢慢的将自己融化为静默的大海,有自己强大的内心,外界的影响并不会有多少波澜。而我,现在还是那锋芒毕露的利剑,特别在面对帮助我的人的时候,伤害自己也伤害他。

来宁波前加班到凌晨2点,早上6:30的火车。蔡意在深秋的寒风中瑟瑟嗦嗦,在我家楼下的路灯下一直等了半小时,我才拖着箱子摇摇晃晃下来。这个同事居然又被大家和我扯到一起,命名为“绯闻男主角”,小沈因为在宁波每天叫他起床不小心看到他穿内裤的样子给他命名为“内裤先生”,有了这个“内裤先生”陪我一起到宁波,减轻了我不少忧伤。我们打的到火车站就直接退票,折腾到8点才坐汽车到宁波。

进入那个贴着“马塔里班”的办公室,四个男生坐在电脑前面无表情。我怀疑着这就是那个小沈原来经常遇见大老鼠的房间?小施帮我搬电脑到老外滩,一出办公室我就和小施哭诉马达的总总无奈,直言直语的小施让我痛快很多。傍晚的老外滩,风从江面掠过,带来深秋凉意,在隐隐约约的爵士乐中,看对岸夕阳下的老烟囱、老厂房,小城市特有的宁静生活市井风貌,所有的迷惘化作长长的叹息,随着江对岸老烟囱一缕飘散在夕阳下的炊烟,隐没在天边的远云里,夜幕越来越深,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华灯初上的时候,我们离开老外滩,以靠他们叫我们一起去吃海鲜,这样还不错。抱着试探的心情来到海鲜馆,害怕以靠随时会说出那个我不想听到的事情,可是没有没有,吃完了饭,以靠和内裤带我一起去看电影,因为高兴我又陪他们看了一遍“墨攻”。在电影院黑下来的时候,我开始嘲笑自己的多心,更加后悔对陈总的误会。我要怎么才能变得成熟一点呢?我分明的两面性,一面尖锐而脆弱,一面温和而坚强。曾经对小沈说过,我知道我害怕,他会对我失去耐心,路途如此漫长,我们都会失去耐心的,所以一直急急的希望交付温暖。劲说那句最让人心痛的话,世界滂沱,我们微小。

宁波的几天里,我们每天吃饭吃的不愿意离桌,都说着对马达的感受,在上海大家都不敢提及的话题,在这里我们越来越真诚,无论什么样的理由,要走的要干的,连李华这样说话谨慎的老员工也真诚的说了句看到了尽头,在马达最后工作的日子里,他重新找回了人性;以靠说给老马写过真诚的信……酒杯碰在一起的时候,听到的都是梦破碎的声音。真是孩子们,所有没有丢失本性的都是孩子。

你说你还要飘很久,到天空都变成海蓝色;
你说你还要飘很久,到天空都变成自由的。
春天的花开,开在冬天的雪上;
风吹过的过去,我们都没有忘记。

在展览现场,我们展厅的旁边就是意大利美食和日本寿司,以靠来足足吃饱了午饭。意大利的胖厨师让我给他做翻译,报酬就是让我随便吃,可是整整一锅的奶酪,我们含在嘴里就开始后悔,当着他的面又不好意思吐掉,后来他开始做樱桃三明治,我说可以给我么?他用外国人惯用的亲昵语气说“for you, everything I will give you”吐了……以靠认为奶酪拌饭非常好吃,一碗接一碗的吃着,后来陈总交待需要接待的南浔高区长一来,以靠就端上满满一盘奶酪拌饭,高区长微微皱着眉头,把全部奶酪拌饭吃了,吃完就走了,后来我一尝才发现高区长估计是被这可怕的奶酪饭吓走的:em220:我们都惊讶于以靠的西式口味!

快到晚饭时间,还没来得及问是否可以公费消费,陈总主动说让大家晚上出去轻松轻松。以靠小施他们都欢呼雀跃起来,在轻快的爵士乐中我看着他们的快乐,由心感到满足,四个孩子几个月的时间画完整个CBD,连续几十个小时不合眼,早上死尸一样躺在办公桌上……我在以靠的博客上看到他们的战斗经历,只是因为梦想,如此可贵。

连最勤奋的李华也匆匆赶来,我发现了DIY手工作坊的展厅,这是最最温暖的一个展厅,点着火炉的老外婆家,粉红色的墙面,绿格子的布桌,桌上散满了碎布头、小公仔,还有五颜六色的线头……那么多的年轻女孩子挤在一起,第一次拿起针线做最传统的针线活。我看着那些做好的小布娃娃,各式各样的装饰物,一阵阵惊呼!内裤说你想做就试试嘛,现在女孩子脱离本性也太远了。我不敢相信的问着老师,我真的可以做吗?我从来没有自己缝过衣服呢!选了一个绿格子的坚果挂饰,小心翼翼的穿起针线细密的开始缝制,办公室几个男孩子陆续来到,坐在火炉边的沙发上等我的创作,大家说说笑笑,看我歪歪扭扭的针线,他们悲伤的大呼“等你‘创作’完成,估计我们的晚饭就该泡汤了吧?!”这家老外婆手工作坊的老板是个台湾中年男人,走过来说你看这样的情景多么温馨:女人们在做着针线活,男人们应该就在旁边喝茶聊天,孩子们在一旁玩着布娃娃……虽然有点点小恶,台湾男人惯有的肉麻感,但也确实感觉非常温馨,被他这样一点拨,大家还真觉得温馨的让人脸红。今天突然降温,外面寒风肆虐,大玻璃窗上都布满了厚厚的白雾,里面音乐拌着笑声,女孩子都因为这些小小的活路忙的满脸通红,我站起身准备走的刹那发现自己也是她们中的一员,实在觉得荣幸!

连续几天都吃海鲜,营养的过分了,连续几天都看电影,把最近上的新片都看了个遍,俗气的让人真快乐。大家都几乎不相信这样的快乐,小刘说你来了还真是好,干脆申请不要回去了吧?以靠警告说,这样的日子是被你赶上了,回去可不能告诉他们,小日子自己偷着乐满好的。内裤先生把这几天的快乐都归功于我,搞得我不好意思,我的确这么喜欢他们,每天都感觉像和哥哥们在一起般。我从小就是在众多哥哥的世界中长大的,在宁波,在这个我极不情愿来的地方,却时空转换般的让我重新感受这份温暖。我对内裤说,其实世界是个镜子,很多时候,大家都是相互映照的,无论是快乐还是仇恨都是会相互传递的。而这,就是天堂的样子。

在地狱和天堂都有一锅粥和带着长柄的勺子。
在地狱,许多衣衫褴褛的人围坐在粥边上,每个人都只会用勺子喂自己吃饭,长柄的勺子让他们无论如何都吃不饱;
在天堂,面色红润的人们同样围坐在粥边,每个人拿起勺子喂对方吃饭,长柄的勺子刚好喂养对方,大家其乐融融,相亲相爱。

昨晚大家一起在办公室加班,李华拿进一瓶啤酒,以靠留着等到11点活干完了就说大家干杯吧,才每人一杯的酒,还要大张旗鼓的干杯。后来送图去打图公司,依靠说这次他们又要笑开花了,足足2万多的打图费呢!打图公司老板突然拎进两个肯德鸡全家桶,说给你们做消夜吧!我们都吃惊极了,小施说自己不过是开开玩笑说要全家桶还真的买来了!我回想起小沈说在宁波打图公司老板总会用全家桶来贿赂我们,果然如此。栾晋上次来打图也很可爱的提出要个全家桶。我晕倒!打图公司老板肯定高兴坏了,这个公司的人实在要求很低,提出讲价要求居然是肯德鸡全家桶!还这么异口同声。真是小孩子!估计找遍全上海的公司也没有这样讲价的吧?我们在的士上吃着鸡腿乐呵呵的,以靠感慨,这也只能在马达,原来在nbbj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其实倒也少了很多乐趣!人,真是很奇怪的动物,钱少的时候快乐并不会比钱多的时候少,反而金钱会掩盖太多东西。还是那句话,这个公司最让人感动的永远都是这些年轻的孩子们。

我在宁波的日子逐渐走到尽头,每天在粉红色碎花的床上醒来,空闲的时候坐在埋葬了小沈这么多寂寞的大窗台前看书,上下班路上我会留心用力嗅嗅伴着小沈忧伤的淡淡桂花香,宿舍的墙角整整一排的啤酒罐——是那些哭过醉过还是选择梦想的勇气,老外滩的长长栈桥,我总在寒风的傍晚裹紧大衣,心,还是会被随着江水潮气涌上的忧伤所填满……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5/9/lavigne,20061205163335.jpg[/img]
创意宁波工业艺术展开帘卷西风幕丰盛的冷餐会,我们一直很后悔吃了午饭,以靠比较聪明,在这就吃饱了。:em223: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5/9/lavigne,20061205163358.jpg[/img]
工业艺术品,苏马赫的车。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5/9/lavigne,2006120516333.jpg[/img]
隔壁的意大利美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5/9/lavigne,20061205163414.jpg[/img]
以靠大哥最喜欢的奶酪拌饭:em214: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5/9/lavigne,20061205163718.jpg[/img]
DIY手工作坊温暖的火炉边,桌上就是我的成果哦:em21: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5/9/lavigne,20061205163732.jpg[/img]
教我手工的小老师,她们又在刺绣,是不是很漂亮?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5/9/lavigne,20061205163459.jpg[/img]
他们的手工作品,实在太太可爱了!!:em214::em216: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5/9/lavigne,20061205163439.jpg[/img]

我在宁波的宿舍,每天在这里替小沈寻找她一直渴望的温暖,我都找到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5/9/lavigne,20061205163611.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5/9/lavigne,20061205163640.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5/9/lavigne,20061205163659.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5/9/lavigne,20061205163546.jpg[/img]
让人感动的孩子们。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