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木也许有两种状态,平淡也有两种。波澜不惊是一种,刺激过度是另一种。我现在能厚颜无耻的说自己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吗?印度之行,从虚幻中的梦呓到朋友的鼓动,再到失业后的空闲,签证、机票一切出奇的顺利,仿佛一个潜意识的力量推动着我,最终坐在了曼谷机场:7:10pm.

   梦呓到成行不过才一个月,陈怡说丫头你真是敢说敢做;劲说你小子真有钱;马说你怎么把我三十岁以前的梦想都实现了?小沈说很多东西都已经睡过去了……朋友都在既定安稳的社会圈子中稳步向前,或开心或不甘,或顾虑或遗憾,我只是过于清醒面对自己,无所畏惧,梦想与现实的统一需要一颗更为强大且天真的心。

  这一个月里,辞职、设计、求职、处理生活琐碎问题,一份portfolio、两个展览、一个工作汇报、两份感情,一个寄居之地……身体里的力量在疯狂的分佳节又重阳裂,仿佛要在这一个月里决定我的一生。心痛的不能自已,而这痛却已变为我的常态,转而麻木了我的神经。如果说曾经学生时代的远行都是智识与心灵的成长需要,那么这次的印度之行,却是在社会一年后酸甜苦辣的逃离,古老的印度在呼唤,那个哲学中充满消极与满足的民族在呼唤;那个以苦为美、恒久不变的古国在呼唤。我就这样在长达十小时的飞行辗转中昏昏沉沉的逃离了……

   临出发前一周才打听到在上海海关总署大楼里的“国际旅行保健中心”才有出国疫苗服务,医院、防疫卫生中心都一概不管,每天我拿着电话到处碰灰,咒骂上海的公共服务之差!一向最无所谓的我,却因为这大半年在上海背井离乡的生活,免疫系统已出现小问题,身体素质下降,在病菌泛滥的印度雨季,还是小心为好。海关医生专业的咨询给我吃了定心丸,他建议我打四种疫苗:霍乱、甲肝、乙脑、流感。并给我开了防痢疾的药,我也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黄色小册子“国际防疫接种证书”。一切办好后,花了我387元大钞!即使如此,我也还是准备好了印度拉肚子的定律,要不我这一个月囤积的肥肉该如何消减?

   坏事连连,又是临出发前两天,我的忠实相机canon A80罢半夜凉初透工了,一切正常就是放入CF卡就开始报错,这可急煞了我!上网狂搜原因,一大把与我同样状况的问题,据说是卡槽坏了或主板烧了!无论是哪一个,一天内都无法解决。我和蔡宝的“人体灵魂”记录行动还指望这次的远征呢,不过蔡宝正好有机会买他向往已久的新相机,我也知道其实他是故意安慰我,信东篱把酒黄昏后帘卷西风卡的分期付款及免息免手续费,最终让我逃过了这最后一劫。

   14:35的飞机,12:00我们就开始狂奔了,RMB2750的往返机票,另加1130的税,携程的金卡会员果然享受优厚服务,小姐尽心尽力的耐心服务,最终帮我争取到最低机票,只是要在曼谷机场转机,等候时间颇长。上海至曼谷段航程,都是去泰国的游客居多,坐我旁边的是一个在美国长大的巴基斯坦中年男人,颇为绅士的帮我传递食物,聊起中国,他说我家在深圳非常感兴趣,他做生意的货源就在深圳,这个高速发展的怪异城市,力量惊人。他听我的旅游经历及对巴基斯坦的好奇,奇怪的问我,为何不做生意?当旅途走到一定的阶段,本身就有无穷资源,更不用说实实在在的货物流通,其实本小姐也一直在酝酿中,只是太过于年轻的阶段还不想太快就变为一个投机倒把的小商贩,规范的职业习惯,有积累的大公司工作经验也都是要在年轻就学会的。
目前lavi开了一个淘宝小店,只为识货人,因为毕竟和lavi一样鉴赏力的人并不多,就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