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印度的好奇与朦胧认识还得追溯到中学时代,一部描写16世纪印度昌德拉王朝,讲述男女爱欲与生命哲学的经典电影“KAMA SUTRA”,中文译为爱经或者万诱宝鉴。电影里那美至极致的女性魅力:手腕、脚踝、腰琏、纱丽下的胴体、恒河沐浴、诱惑之舞以及留存于十五世纪的首饰、法器、水罐……如水流云般的交织在一系列的性人比黄花瘦爱活动中,毫无低俗恶嫌之感。

  
一个曾经以女性为尊的社会,连男女交合的性人比黄花瘦爱活动都将女性的地位提至神圣。记得当时正处高三时期的我,在家里看到那些神秘又豪放的性人比黄花瘦爱镜头,立即面红耳赤,却又对影片屡次提及的人比黄花瘦爱哲学无法理解,生命的原始冲动与神圣的宗教敬畏居然和谐统一,对于当时那个谨言甚微的我是多么大的冲击!记得连续一个星期,我都在这种冲击中坐立不安,下午苦闷的数学课,我脑海里一浮现那个充满情玉枕纱厨色意味的暗红背景,我就开始心跳加速。

  
通过电影爱经我知道了两千年前的梵语手稿,由Vatsyayana汇编继承下来的古籍著作《爱经》,与中国古代的《素女经》,〈合阴阳方〉,日本的〈枕边书〉一起合称为亚洲性文化的经典著作。中国、印度这两个自古的文明古国,不仅宗教有着同一渊源,在对待爱与性上,也有着同样渊远的文化脉络。两个真正的人口大国,性,是这两个国家写给世界的谜语。中国人发明了秘戏,印度人写出了《爱经》。中国的性文化,是以情为外衣,以性为内衣,你看莫名其妙的节烈观和束缚女人一生的金莲。印度的性文化,是以性为外衣,以情为内衣,你看不可思议的种姓制和决定女人命运的嫁妆。〈素女经〉早已失传,古人的哲思已被扭曲;而〈爱经〉(KAMA SUTRA却作为印度留给世界的文化遗产被完整而尊重的保留至今,在当今的印度教生活中,还仍然被奉为宗教教义有改进的被广泛继承着。

    因为这遥远的记忆吸引,我的脚步毫不迟疑的走向Khajuraho(克久拉霍),这个曾经是日神昌德拉王朝(Chandella)繁盛时期留下的太阳神庙,自公元10世纪这里就修建了许多寺庙群,以米特纳像为主,也就是当年“Kama Sutra”取景的地方,也是大卫.里恩“印度之行”的外景地,一千多年的男欢女爱交合雕像至今仍在这片宁静的村庄中,湛湛蓝天下尽情着人性的欢娱,当年的绝代舞女之后玛雅就是在这片神圣的雕像神庙中邂逅爱情,顿悟人性的,她如一只小鹿般拖着纱丽群奔跑在繁复的雕塑中,两条优美矫健的小腿合着腰间的舞铃,在皇宫中、妒忌中、占有欲望中、阳光洗礼下、神圣沐恩中……起舞,诱惑之舞。爱经的教导让她将做佳节又重阳爱当作武器,当作宣泄,当作救赎,甚至是报复和战斗,做佳节又重阳爱的技术不仅仅是为追求肉体的快感,而是那个古老岁月对男女关系最直接的领悟和解读,也成为了那个时代印度女性生活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这是爱经的教义,玛雅熟读领悟了如何虏获男人,从而占有他们,得到地位权力和财富,可是也让她知道了如何叛经逆道,如何奋不顾身追求幸福,最终落入万劫不复的循环深渊……
这也是这个原始教典中无法解脱的自我矛盾。难怪导演微拉.奈尔面对电影审查机构的指责坦然说:“《爱经》描写的不是做佳节又重阳爱,而是生存。”

   心怀着对当年那部被当作性启蒙教育电影的逐步深入理解,我坐上了自瓦纳纳西开往占西的特快夜行列车,影片中那个紫气笼罩,遍地黄金的昌盛王国即将出现,当年的冲动和羞涩只在心中留下淡淡的青春痕迹,而今更多的是对此种生存的思索。早晨8点抵达占西,与两个法莫道不消魂国男人同路500RS包车前往克久拉霍村,一路阳光照耀,找话题寒暄,说起电影,杨昌德、伯格曼逝世,怅然……4小时抵达这个宁静的小村,直接开到村中心的Zen Hotel,有老外很喜欢的花园露台,过热的旅游经济,让这个小村庄设施完备,所有旅店的价格已经被压干水分,100-200RS可以有很好的房间。

   当年被欧洲人恍然发现的性人比黄花瘦爱寺庙群,散落在田园蓝天中,规模宏大的大胆性人比黄花瘦爱雕塑群在灿烂阳光中已失落静谧了上千年,那来自性人比黄花瘦能力的原始崇拜,让人心生敬畏。村子周围有三个寺庙群落:西庙群、东庙群、南庙群,其中以西庙群米特纳雕像最多而最为出名,也只有这个庙群要收门票,5美元啊!此群落寺庙共有10座神庙,由于被联合国评为世界文化遗产后,被刻意的圈围起来,草坪被修建得过于整齐,没有了影片中荒芜的灵异,有些失望。

   每一座寺庙都是建于10/11世纪,典型的印度教神庙,内墙外墙上都是精美雕塑,规模最大的坎达里耶天尊庙高达20米,从下仰望重重叠叠,姿态各异的众神性人比黄花瘦爱欢娱雕像,此庙群是为印度教最高神祗湿婆与他的神妃结婚大典而建,肆意狂欢,众神天女,为大神的婚配交合了上千年,是昌德拉王朝最繁盛时期的艺术集中体现,也是北印度代表性寺庙。

  所谓的米特纳,就是性人比黄花瘦爱雕塑,在印度教教义中属于北印度坦特主义,崇拜地母神,在古印度的雅利安社会,妇女是备受尊重的,她们不仅与男子地位平等,在生儿育女方面更胜一筹,因此女性生殖成为人类繁衍的神力所在,男女性交意味着人口繁衍,五谷丰登,
所以他们经常在祭神的盛大节日里,在神前性交,以祈求神灵保佑。当时这种纵欲行为只限于节期祭日,后来,这个责任落在少数人身上了, ** 的时日也不限定了,有一群女子舍身于爱神、地神、繁殖之神或其他和繁殖有关的神,长住在神庙里,专司在神前和男子交合、敬拜神之责,这种女人,就是圣妓。当圣妓的女子,许多是平民的女儿,但酋长之女和女祭司等,也有履行这个职责的。

   在Khajuraho地区,至今仍然流传着古典《爱经》的各种版本,书中保留古梵语描述的64种性交姿势,正如电影表现的,64种姿势代表着64种男女关系及社会平衡,“KAMA SUTRA”作为“爱经”的梵语,“KAMA”即“业”,是佛教或印度教的专用名词,称身、口、心三方面的活动为业,印度教徒认为业发生后不会消除,将引起今世或来世的因果报应。恒古不变的“业”,是印度教迷人之处,印度教安宁之本,正如电影中的悲剧结局暗示的一般,人在此世要为上几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一切轮回循环,所有苦难都公正平衡,所有当前的苦难都应当作宗教的戏剧性效果细加品味,这是来世的责任。印度教的消极观呵,甚至在甘地时代,非暴力政治行为也牢牢笼罩在“业”的观念中。

   黄昏中的庙群,渐入幻境,那些如梦如幻的舞姿倩影,纵情欢娱的性人比黄花瘦爱片断都化解在神庙的香火中,我如获珍宝的找到了困扰多年的《爱经》原版精装本,无法评说的教义,悲剧却也注定。


IMG_1268re

旋转 IMG_1326re copy

IMG_1381re

IMG_1382re

kamasutra

Written on 08月 6th, 2007 , 未分类


   下午时分在司机的吆喝中被赶下车,睡得昏沉,醒来一片嘈杂,原来已经到达恒河之城Varanasi,揉着眼睛背着大包站在马路中四处张望,终于看见有Varnarasi牌子的火车站,完全比不上加尔各答Hawrash Station的气派,我们进去找到了外国人专用窗口,也只有这个地方有空凋,无论买票不买票的老外都聚集在里面躲避外面的炎热和嘈杂,商量了半天,先把后面一段去克拉久霍的车票买了。

   moto ricksha 40RS把我们带入恒河边上的小镇,朋友十天前预订的客栈就在恒河Main Ghat旁,第一次尝试印度的ricksha,在这样混乱狭小的街道中还可以风驰电掣,几次三番,我们眼看就要撞上去了,只能把眼睛一闭,车子叭一声就过去了……心中感叹印度的交通以及印度司机高超技术。在无数的小巷子中来回穿梭了一阵后,最终司机停下来说这里只能走进去了,五分钟就到。我们在只容一人通过的巷子中按图索骥,找到那间恒河边的百年老店“SITA Guest House”店主是一个穿着白衣长褂的胖胖中年男人,每天懒洋洋的坐在躺椅上晒太阳看报纸,不像一般上海人的急躁,也说很好的英文,据说这家客栈在当地已有几百年历史,是由父辈继承下来的,恒河右岸一片残破凝重的历史建筑中,这栋客栈希腊风格的蓝白相间外墙格外引人注目。高高的台阶直通恒河,客房窗户直面河景,这样的房间被我们讲到200RS,值了!

一、轮回之河,人灵共欢。
    依恒河而建的瓦纳纳西城历史已超过3000年,当年玄奘西天取经经过这里。由恒河水不断冲击而成的平原,这个平原小城正处印度教圣河恒河的一个大拐弯处,全长2580的恒河由喜玛拉雅的根哥德里冰河发源,一路蜿蜒奔腾,到了这里突然由南向北转了一个大弯,然后才注入孟加拉湾。印度人认为这个大弯必定是有神的启示,才会让如此渊源的圣河专程在此地驻足停留,因此,这一段河流及这个圣都都被赋予了更多的宗教意味。恒河水在印度就是轮回之道,经过恒河水的洗礼,能解除今生的罪孽,能看到来生的解脱,因此,在这个圣都,每天都有来自印度各方等待超度的亡灵,生命之眼看尽人间冷暖,最终走到这里等待来生救赎,所以恒河边的人们,无论贫富,无论种姓,同饮共浴、淡然和谐。

    每天清晨和傍晚,恒河Ghat都会聚集成群结对的朝拜者,在恒河中洗浴尽欢,他们在码头岸边支起斗笠,铺上新鲜采摘的鲜花,挑起承装圣水的土陶罐……彩色的纱丽随河水荡漾,阳光穿过透明纱丽,窈窕的胴体如一幅幅剪影若隐若现;做法祈祷的男子捧起一掌河水,看今生的涟漪点点,双手合十,让河水亲吻额头至脚踝每一寸肌肤……在清晨漫步恒河,岸边所有千年建筑都被染上了金黄色的朝晖,鸽子乌鸦低低盘旋,猴子在宫殿上飞檐走壁,走到Manikarnika Ghat即是恒河最大的火葬浴场,那些神形枯槁的人们缓缓走向这里,在其中一栋风雨飘摇的庙宇中,垂之将死的人们并排躺在地上,脸上嘴里都是苍蝇和虫子慢慢在爬,他们都是前来等死的人,没有亲人也没有仪式火化,能走到恒河边等待着此生的结束也是一种幸福,相信在圣河边祈祷积福后能够在这里火化。

    世界上每个国家每个民族对待死亡都有独特的理解和追悼仪式,卫藏地区的天葬、门巴族的水葬、藏北地区的骷髅墙, ** 藏区的树葬,看目前中国各地的坟产胜房产……死与生一样,作为人生的两大要义,一个起点,一个终点,为了抵抗人相对于世界的渺小,消除无法把握死亡所带来的恐慌,所以产生了仪式,产生了葬礼。而对于印度,死亡决不是终点,仅仅是一个中转,甚至是一个机会,只有通过这个才有可能超越森严的种姓。每天每时每刻都有尸体火化,曾经在尼泊尔也看过大型火葬仪式,我对该种仪式程序并不陌生,只是终于能走到恒河看该仪式不再隔岸观火,曾经在尼泊尔望着那乌黑的河流的远方,想着这就是恒河的方向呵,那传说中湿婆发丝上滴下的水流呵,年少轻狂时说起轮回总是不以为然,而当内心的伤痕随着岁月不断叠加到无法消解时,或许只有笃信轮回是唯一出口,像河流一般。宏大的。遗忘。

    登上垃圾成堆,木材四横的火葬台阶,袅袅青烟无休止的日夜燃着,我知道那是生命的途径,这里没有想象中的肃穆和庄严安宁,相反地,一切仍是印度式的混沌和嘈杂,骗子依旧行骗着,游说你登上一个好的观葬庙宇,给你讲解,目的都是为了赚钱;给我们带路的印度男孩,一边走一边口吐猩红的槟榔汁,说着若我没有结婚嫁给他好不好?这样类似的问题我已经听到麻木不脸红心跳,旅游的过热使这里的小年轻几乎人人都拥有一个自称的外国女朋友,不过也就是像我们这样带带路的普通朋友,不过既然没有恶意,让他们过过嘴瘾也无妨。

     遇到好几户人家抬着担架,敲锣打鼓、手舞足蹈的抬亲人前来火化,丝毫没有伤心之感,和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一样,笃信轮回的印度,并不认为亲人是离开他们了,而是离开了烦恼与苦难,领取下一世的通行证,况且能在恒河Manikarnika Ghat火化已是天堂的门槛了,亲人们不仅不伤心还在旁边歌舞嬉戏,塔好木架燃起烈火后就去后面的茶楼喝茶聊天。程序非常简单,烧完了就将骨灰扫入恒河水,若是穷人木材不够烧不尽的就将没烧完的下半身尸体连同骨灰一起丢入恒河,对于孕妇、夭折孩童、毒蛇咬伤者以及 ** 都实行火葬,而是用一根木头与尸体绑在一起,然后沉入恒河,据说是因为孕妇肚里的孩子、年纪小的儿童还有盲人,这些人因为都还没有看见世间的苦难,所以不需要破除肉身,大概是这个意思吧,解释也有多种。有时还可在恒河看见因为木头松动浮上来的尸体,人们也无动于衷,这条河流就是连接生与死的河流阿。对于像我们这些外国人,虽然已理解这种葬礼,心中却总有说不出的滋味,漠然真的是这个民族对待死亡的态度吗?几年前在尼泊尔第一次观看火葬是震撼的,因为仪式繁琐,还有事后亲人的假哭,而这里的漠然却是让人颤抖的。


二、不在左岸,在右岸。
   
因恒河而永恒的瓦拉纳西,走入其中就如一张网,几乎全由密密麻麻的小巷小路交织穿接而成,手中的地图霎那间全部失去作用了,即使再努力去辨认,转个弯又迷失在极其相似的巷道中,索性丢开地图,随性走走,来回总是碰见肤色各异的游者,捧着本LP捎头弄脑,大家就相视而笑。不过无论你怎么走,最后总会走到恒河边上,冲下那高高的Ghat,视野突然开阔起来,狭长的河道,对岸一望无际的荒凉滩涂,这才发现整个瓦拉纳西城全是建在右岸的,从古至今便是如此单边发展,延绵78公里的河岸,鳞次节比的建满了各州王侯投宿的神庙宿处、有钱人家的宅邸、神庙的高耸尖塔,有些如今还在履行它的宗教功能,有些已经废弃,有些如今搬入了流浪者用作居住,所有的建筑街道都几千年恒久未变。混杂奇特的各式建筑物连绵无间断的挤满了78公里河岸,这就是混沌印度的真实表现。

  
整个瓦拉纳西如那座出名的佛塔一般全部都朝右岸倾斜,无论是思想、宗教、历史还是生活,都在右岸发源发展,繁盛兴衰。左岸似乎已成为被诅咒的禁地,一片荒芜,晃一看还以为左岸是处半夜凉初透女圣地,听当地人说就是因为左岸太脏,所以没有人愿意去居住;估计这也是片面说词吧,也有说法是因为沐浴时要朝拜旭日,因此所有的Ghat浴场都是对着日出的方向而建,城市也就朝一边发展了。

  
曾经在加尔各答博物馆看见过印度十六世纪的街景还原雕塑,走在瓦拉纳西的街巷中,就是那些密密麻麻只容一人行走的街道,我惊讶的发现十六世纪的街景被完全还原了,这个城镇,停止发展几个世纪!亡灵与俗人、来世与今生、宗教与市井、精神与物质……一切相安无事、和谐共处了几千年,这就是恒久之恒河。

  
街道两旁完全开放的商业摊位,店铺摊位间只有一墙之隔,与现代的商业街道完全不同,无论是店铺的空间安排,还是街道整体的商业气氛,商业与生活,交易与街道都如此自然的融为一体,繁荣的商业在这个文明古国自古便已发展成熟,至今还处在童年阶段。因此当我们习惯了发达商业带来的种种危机的时候,退回到商业的童年,却发现是那样的迷人且生机勃勃。店铺不仅狭小昏暗,还都没有遮掩,全部直接敞门面街,店主和顾客就地坐在街边的石阶上,也不是谈生意,也不谈哲学,就这样唠叨着恒久的日子,或是发呆,女人纱丽炫艳顶着货物,男人下身裹着布匹盘腿坐立,放眼望去这一片的街景,就如哈里波特的魔法棒突然带我穿过时光隧道,倒退回3000年前的中世纪。日子亘古不变,老百姓不知生死的活着,而百米之外的恒河岸边正在进行着生与死的对流。

三、天祭恒河,日子每天有高潮
   
据说每天在Main Ghat都有祭奠恒河的盛大仪式,在我们看来是一场适合游客观看的表演,而在印度人看来,这可不是什么轻浮的表演,这是恒久延承下来的庄严宗教典礼。每天6点左右,霞光在恒河留下最后一抹缱绻的时候,白天布满朝圣者斗笠的码头都纷纷清理干净,金黄色布缎与法器都整齐摆放在最靠近恒河的一排码头上,人们由后面纵横交错的巷子里聚集到码头,仿佛素有的默契和惯例,印度人都盛装打扮,有的头顶水罐,有的手捧花灯,有的挥舞着手鼓,而游客们则面带兴奋,准备好了全副照相器材,7点左右,岸边的气氛到了高潮,灯光烛光交替着霞光彩云,人声钟声混杂着潮汐起伏……

   
一向崇拜自然力的印度,在我看来一直是个对音乐、舞蹈及色彩等艺术有着天赋敏锐力的民族,也许正是因为他们混沌无为的宗教观,千百年来习惯了从大自然中汲取艺术养分所形成今日看来如此宏大空灵的艺术感。正如这祭祀典礼,天为穹顶、恒河为幕景,观众是那些千百年的古堡神庙,历史、宗教,发生在这座小城里的王朝兴衰,与今时今日的我们并肩站立在恒河的风尘中。

  
身着金黄色礼服的祭祀法师们陆续每人占据一个码头,面朝恒河,检查地上的做法用具是否齐备,这样绵延了七八个码头,顺着恒河拐角的优美弧度延伸下去。我们正在琢磨着应该坐在哪儿才是最佳观看位置,看印度人都早有安排似的分布在祭祀台周围,随着神庙里连续不断的钟声响彻岸堤,祭祀码头的法师纷纷到位,后面有手鼓艺人举着大鼓把气氛点燃。这时人们自觉地安静下来,许多虔诚的印度教徒开始静闭双眼,随着法师一起默默向恒河祈祷。

   
祭祀典礼活动持续一个小时,含义大致可分为请神、拜神、送神。首尾两个部分相对简明扼要,确是最抓人心,像整篇乐章的画龙点睛功效。请神在钟声鼓声中开始,八名法师面朝恒河严端坐在铺好的金黄垫子上,口中默念祷词。

   
短暂肃穆后,法师统一起身对着东方的夜空吹响了浑厚的螺号,随着水波与夜风号音慢慢飘散至空灵,一切肃静,回应的唯有远处通神性的乌鸦鸟鸣及淡淡回音。

   
这部分是酝酿情感,接下来法师开始繁复的拜神部分了。他们纷纷比手划脚,整齐划一却丝毫不做作,像某种遥远的原古密咒,最后统一跪拜。天拜地拜之后,他们开始一件件操作已准备好的法器,我数了数,各式各样的法器足足有67件,造型古老神秘,由三柱香到水罐花盘,由孔雀毛到蛇头焰台,勾起我的好奇心。足足高达四层的莲花座烛灯,由坐在旁边的众人齐齐把它点燃,那场面真是感动极了,烛光映红了所有人的脸,还有不同肤色,世界各地的游者,大家和谐的凑在一起就为了点燃一盏灯,每人都希望自己手中那小小的烛火可以给莲花灯燃起一点亮,当它们纷纷被点燃送到法师手中的时候,相信那些千里迢迢来只为临终恒河的贫苦人们,也看到了天堂的样子。法师开始用各种法器重复前面的动作,火光在他们手上画出长长的焰圈,最后的蛇形焰台冒着雄雄浓烟,恰如神蛇在吐纳着云雾。

   
拜神部分同样以朝东方天空吹响号角作为结束,送神部分也比较简略,法师开始清洗祭祀台,并且捧起恒河水开始饮用,最后将法器里盛满圣水,然后统一倒入恒河,这时看似平淡无声,确是整个活动的最高潮,观众、教徒们纷纷走向恒河,在岸边一起静默祈祷,双手合十放在额前,面朝恒河,码头密密麻麻全是统一姿势的人们,这比最盛大精心排练的舞剧还要震撼人心,那种发自内心的虔诚与狂热聚成一个气场,让所有身处其中的人都不免着魔,人们都跳入恒河,霎那间神圣的恒河就被欢声笑语给侵润了,我缓缓离去,恒古的河与城,看河面上一时间布满了星星点点的烛灯,那是许愿灯,一群卖烛灯的孩子,捧着鲜花与纸做的烛灯,到每个人面前用熟练的英文开始给你家人祝福,伶牙俐齿,充满野性的笑,从一开始的10RS一个已变为5RS三个,在今夜,我也放了我的祝福。



IMG_1103re

Untitled-1


IMG_1194re

Untitled-2

IMG_0928reIMG_0933re



Written on 08月 3rd, 2007 , 上路心情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