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心酸的感到自己被这生活锻炼得如此会生活了。今天下班天气寒冷哀伤,回忆恍惚,路过超市忘了买菜,回到家才发现冰箱里只剩下一块已化冻的肉和一盒放了近一周的青椒,空荡荡的冰箱,我不想去类比什么冰箱里食品的丰厚度反映了生活的丰厚,尽是故说愁的矫情,生活在乎自己怎么去过。一个青椒肉丝,只有鸡蛋要怎么做才能够一个还算丰盛的大菜呢?灵机一动,以前菜不够了,妈妈总会做蒸蛋,满满一碗,看上去多么丰盛阿!可是虽然以前妈妈每天起早给我蒸蛋,但我还未曾自己学过。今天就试试吧。

   邻居家早已吃完出去散步了,我关上门,在那橘红色灯光的小厨房里,电饭煲噗嗤噗嗤冒着热气,赶紧打蛋,加油,斟水。只有一个灶台,为了能最短时间内吃上饭,我又灵机一动在饭上放蒸隔开始蒸蛋。那边放上后,这边开始切洗青椒和肉丝,热油,下锅,翻炒。冷冰冰的厨房顿时热火朝天,我看着锅中那绿油油的青椒,这边黄橙橙的蒸蛋,我使劲的嗅了嗅生活的味道。冬夜的潮湿伴着孤单的寂寥,我千疮百孔的心啊,不能去观望,我为什么要观望呢?原来那样活生生的去剥露心,是只有对生活玩世不恭的孩子才会有的行为,因为有退路才去反复品尝自己那心酸的美丽,而像我的父母,生活逼迫着他们往前走,连伤怀都忘了,所以他们的生活看来千篇一律,厚重而平淡。曾经不以为然,现在自己经历着才知道那才是对生活和命运更为深重的尊重阿。伤怀都是奢侈的事情。随着锅里的青椒变软,电饭煲的指示灯吧嗒一声,我的丰盛晚餐就绪了。

    不知道从哪里来那么多的热情,生活对于我就是一个宝藏,无尽无穷,从学做饭开始就痴迷于食品天然缤纷的色彩,红的萝卜绿的葱,白的米饭黄的瓜,还有各种质感各种香味,就是这样看着它们与生俱来的美,我放点油盐清炒就已心满意足,奇怪于曾经在饭馆里为何那样挑剔?是因为少了前面美好的过程吧。端着饭菜冲进我的小房间,幸福感紧紧包围着我,一桌子黄的绿的,连自己也突然间被自己那么会生活的心思给感动了,小小震惊了一下。想到霆苦苦要我教他如何能快乐起来?若他能有热情,若他能尊重生活。而这些都不是别人可以给的阿,这是来自于自己心底最本源的力量,所谓的生命力,绝不是任何外力和苦难可以消灭的,最强的生命力与生俱来,越打压越强盛,无论通过什么形式什么名义,使劲往前爬的力量。蔡说不知道我小小的身体里面怎么有这么多的激情,那种不要命使劲往上爬的力量,在旅途中可以随时撕下脸面勇往直前的“龙行虎步”,他说想到和一个人生活一辈子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可是我对生活的热情让人振奋。一直都像还在疯长身体的处子,因为随时感到卑微,感到生命之火的微弱,所以要时时都用力生活。

   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有人告诉过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即使是短信,我也能看到他坚定而淡然说这句话的样子。在最无助的异乡日子里,我把他当成父亲一般的慰藉。工作了近一个月他都几乎故意不和我说话,我抱怨,无理取闹,周末晚上他突然说请我吃饭,我以为会在某个高级餐厅,没想到是他家。海鲜,汤料,久违了的家里味道,若是我的父亲,也必定是沉默不语,做出最精致的粤式菜肴。那顿饭可真饱阿!鱿鱼、带子炖鸡,桂花鱼,虾,还有甜品和水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这个沉默冷冰冰的中年男人会这么细心准备,却不动声色。他家里的陈设我一进门就有奇怪的感觉,那些书,电影还有琐碎都和我不谋而合,是他妻子的,想必他妻子一定是个我会很投缘的人。他问我会做饭吗?我说我连葱都不认识,在家里都是爸爸做好的。本想博得同情,他只淡淡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半年后我开始学会做饭后兴奋告诉他,真的一切都好起来了!只是他看来本该如此。现在当我平淡写下这些话的时候,心中已没有波澜,当时认为极为隐秘的感情不能书写,只是因为那过于孤独苦涩的生活歪曲了人与人的真情。荒废了许久的空间,没有勇气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