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下这个名字的时候感觉很怪.由于职业缘故,一天之中接触了太多的人文和地理信息.惯于用几个代表性的元素来抽象概括地理的联系,当然在补写我这篇春游游记的时候也不免戏谑一下.回忆起来,几个关键词"徽州的女人,临安府的许仙,天青色的春雨,烟雨中的新茶".

   清明刚过,惊蛰又来,一直在南方长大的我,面对大自然由季节变换而呈现的宏大美感总是欣喜于心,可惜9岁开始到了深圳,常年热带的单一气候就多年无缘自然换季的妩媚,到了上海,也就走进了每个中国人魂牵梦萦的"江南",江南的春天呵..."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自然是不能错过的.

   五一长假被取消,让位传统清明假,这无疑是个好政策,中国传统的节日都依据节气风俗而定,千百年农业耕作中对自然万物的休戚感悟,点点融入我们的传统,影响着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崇尚天人合一的中国哲学,人体与自然应循环呼应,于是古人立下节日提醒人们这个时候该踏青,那个时候该登山,这个时候该观潮,那个时候该收割了....脱离了与土地的亲密联系,中国人还是中国人么?少量多休的政策,让人们在最好的时节外出感怀传统,譬如意念中的"江南",除这个时节不可寻,除中国不可闻.

   说"徽州的女人"来概括婺源也是不失偏颇的,婺源的来历就是"美丽勤劳贤惠的婺女的家乡"."婺"是古星名,即“女宿”,须女星座,为二十八宿之一,"婺焕中天"是古代对妇人的颂词.唐开元二十八年(公元740年)正月初八婺源置县时,恰好婺女星座在京城(长安)的东南方向出现,钦天监奏明玄宗,
玄宗是酷爱美女之君王,故定此地为婺源,其意为婺女之源也.婺源县境内仍可见多有婺女庙,庙内供奉婺女娘娘.更不用说徽州的文化遗产--贞节牌坊,灰瓦白墙的徽式建筑...徽商行千里后的妇人泪,哀怨情,千百年已经沁润了这个地域的一砖一瓦,脱不掉的女人情.

   "临安府的许仙"嘛确实有些牵强,古时的临安是如今的杭州,并不是小飞的家乡临安,说临郎的意思么,主要是由于这次的踏春之游是几个临安男人组织的,两辆车自驾游,号称他们是"猪马牛羊"临安四才子.小飞终于圆了叫嚣两年的婺源油菜花之梦,给我打电话相邀,准备带几个美女同去,没想到他说他组织的活动向来狼少肉多,女人多了烦,要男女平衡,我就想到唐伯虎点秋香,众花捧月的样子.

   叫嚣了两年说要去婺源看油菜花的小飞,从来都是一个骨子里的江南男人,初见的人不相信,这么糙的一个爷们儿,在云南旅游的时候皮肤黑的"耗电"(耗电的意思就是黑色素太多容易吸光),烟酒足球样样挂嘴边.但是这个年代真的还存在江南么?金庸小说里的江南大侠们无一不是英俊潇洒 ** 临风后宫三千的小哥儿,在那些侠骨凌厉的中国式记忆中,似乎从来都只有"中原"和"江南"两个地域.从外表上看小飞,算是个浓缩精致版的江南小哥儿,之所以说他是骨子里的江南男人,还得从细节看人:
   出生临安玲珑,自我介绍时总是饱含激情与自豪的说"我家乡临安,就是那个中国后花园的后花园的后花园的后花园"(如果说上海是中国的花园,杭州是上海的后花园,临安是杭州的后花园,玲珑是临安的后花园);
   毕业于扬州大学,号称是放弃了某著名外语学院,为了追求“落魄江南载歌行……十年一觉扬州梦……”的意境才毅然选择的烟花扬州(意象中的江南美女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虽然后来发现美女果然只存在于意象);
   去年到上海后,诚意邀我同游西湖,从白娘子讲到雷锋塔,还不住哼哼"我的家住在天堂";
   2005年的春天就说要唱林俊杰的"江南"给我听;拿起电话用吴越软语轻描淡写"啊?你在东山看雪啊?我去龙井喝茶...."顿时晕眩,或许在我心目中的江南人理应就是包揽着风花雪月,动情于自然天地,活脱脱的古诗词注脚,因此当他拍着胸脯说:"生活在杭州很幸福"的时候,我看到了江南的影子.

临安春雨初霁 
——陆游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周四下午下班,天色骤变,据说是清明春雨来了,老牛接我同往临安,当然不是骑马.蕾蕾一听时间来得及中午就去买票,从南京出发与我们在杭州汇合.小飞果然是小飞啊,现在有女朋友了,还故意瞒着不告诉我,怕我吃醋不来?还是怕被我看穿?不敢照顾我,还叫了一个兄弟接我,几天前就不断打电话来说要请我吃饭,呵呵,我是占了便宜还卖乖啊....

这是到达临安后吃的第一顿饭,晚上的宵夜,居然还有广东大排档的味道,摆在桌上新鲜的蔬菜鱼虾,颜色羡煞人啊!

山下孤烟渔市绕,柳边疏雨酒家深.

IMG_4326reIMG_4325re


细雨驱车前往目的地婺源,风景还是在路上,油菜花是哪里都有,小时候在成都一到春天满地的油菜花,那时一群野孩子编个谎言骗了父母,偷偷的骑着单车在油菜花地里疯骑,回家摔破的小手和满衣的油菜花瓣就泄漏了全部的秘密。婺源的油菜花美美在田埂上碧瓦青砖的徽州老宅,映着朴素淳厚的油菜花,徽娘闺怨该在这个时节酝酿得满满的。

从山头上俯视,清明的油菜花似乎已经开盛了,倒是天青色的烟雨蒸腾酝酿在低低的云雾中,让人泛起江南的惆怅

碧瓦烟昏春意早,雨霁高烟收素练.


IMG_4393reIMG_4390re

"晓起"一个诗意的名字,踏入晓起古镇的时候大概正是细雨纷纷,薄雾晓起的时候.老宅子里采茶人家正在炒茶,向来说婺源有四色"绿红白黑",红,是指当地的中华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