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方寸小店缄默世纪风云变迁——沙利文饼干专卖店



 
   
推土机轰轰作响的万航渡路,一面老房子已被推倒,露出私密的室内细节,羞耻而俏皮;另一面是烟尘滚滚下胆战心惊的老弄堂,就在这时代催促、轰轰向前的街道上,瞥见了“沙利文饼干专卖店”几个蓝色的大字,弄堂里2见宽的店铺,门前围坐着老人,老奶奶的拐杖往柜台上一搁,一坐就是一个上午。店铺里面不开灯,即使白天也没有光线,老人和散发着奶油香味的饼干似坐在时代的角落里,被遗落了,在那个繁盛年代转身离开的时候。



旋转 调整大小 IMG_6270调整大小 IMG_6271

 
   
我要寻找的正是这间沙利文的前世今生,上世纪30年代,由英国老板开的沙利文是沪上最出名的一家咖啡馆,原名叫“chocolate shop”,坐落在现今的南京西路泰兴路路口。50年代初期沙利文改为国营上海第四食品厂,产品牌子改为光明牌,商标是一把火炬。这个牌子的点心也一度遍布全国各大城市。而泰兴路的旧址成了上海钟表公司钟表研究所的工业用房。1989年由钟表公司决策改为商场。19899月,钟表公司三产身份的摩士达商场登场。商场名取其英文MOSTA,是一流的意思,其1200平方米的营业面积为南京西路上最大的商店。经过一阵红火后,后因经营不善被鸿翔所取代。



   闻名上海滩的不仅仅是沙利文原汁原味的西点和小壶现煮咖啡,还有它带来的一切西式生活方式——上下两层的咖啡馆,临街立着落地长窗,店内都是火车座样的卡座沙发,咖啡馆里有自动选曲的留声机,是当时上海名流的高雅沙龙据点。


    貘梦与张爱玲一同去逛街,走到最后结局总是吃,在咖啡馆里,每人一块奶油蛋糕,另外要一份奶油;一杯热巧克力加奶油,另外再要一份奶油。西点是张爱玲记忆中上海的特产,她责怪香港没有上海有涵养。甜软奶油,是融进上海人骨子里的味蕾,孤岛时期上海电影界有句名言:给眼睛吃冰淇淋。顺手写下这些算是给回忆抹白脱油。



   
   
那时代有钱有闲的年轻女子日常约会、谈心、甚至幻想邂逅有点层次的单身男子的地方,沙利文一定算一个。“Chocolate Shop见面吧!”、“好,Chocolate Shop。三点钟。在楼上。”、“我在Chocolate Shop,你怎么还不到?”……诸如此类的对话,当然不能类比今天我们常说的麦当劳这等大众货。在琳琅满目的南京西路逛街累了,绿白相间裙式制半夜凉初透服的白俄女伺应会给你开门送上一个温婉的微笑,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当你坐下了,她们会端着一个镀银高脚盘,装着各式蛋糕任君挑选,最后结账时再同咖啡一起买单。



   
   
二楼东西两侧的火车卡座,略有私密气氛,适合商务洽谈。若你想轻松的做上一会儿,可以上更为幽静的三楼,十几张小圆台随性摆放,背景音乐永远是自动选唱机里节奏缓慢,音量低浅的英文歌曲,是“孵”咖啡最好的气氛,一“孵”就是一下午,面前盛咖啡的被子早已灌上了白开水,吃喝是次要的,在南京西路最繁华的街口处临窗坐着,外面是流动的红男绿女走过,你不自觉的担当了橱窗里的小戏剧。


   
   
戏剧里有樵鼓三更,有风云突变,霎那间剧场萎缩成了日常弄堂里的店面,“孵”咖啡的女子顶着一头白发在阳光的角落里打瞌睡。

调整大小 IMG_5683
Written on 07月 1st, 2008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