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格拉离开的时候是清晨,本想赶上中午开往斋普尔的班车,没想到中途就被马车撂下,蜂拥而来的是如饥似渴拉生意的炯炯目光,在高颧骨黑皮肤间扑闪,我杀过层层游说,在前往斋普尔的必经之路旁打听车况。这是一个马路集市,好心的糖果店铺小伙儿从屁股下抽出一张毛毡递给我喏,坐下等吧,潜台词就是永远别打听印度的时刻表。我找了个避阳角落,盘腿端起一本有关西方文学吉普赛精神的书打发时间,大篷车碾过尘土飞扬,载着一车妻儿老小吹拉弹唱、叮当作响,他们大声唱着歌在黄沙中远去,回眸间留下一张咧嘴笑着野性的脸庞……我躲在彩色糖果串成的珠帘里,童心盎然。恍然间看见卡门嘴角上衔着的皂角花、小牝马一样的走来,十九世纪浪漫主义的吉普赛之风如原野上盛开的野花,就在这个焦躁不安的午后,就在这条通往吉普赛发源地的路上,清冽得朝我袭来。拉贾斯坦,用这样的方式,提前向我揭露了它千年的气质,吉普赛回家了——

Abracadabra52

Gypsy-m



    拉贾斯坦,这个印度西北角毗邻巴基斯坦的半沙漠地带,被公认为是吉普赛人的故乡,也是风靡世界波希米亚元素的发源地。在印度独立前,还只是由十八个国王分而治之的几十个土邦,独立后将它们合并,命名
拉贾斯坦邦,意思就是诸王侯之地。世居在这里的是骁勇善战的拉杰普特人,他们的祖先被分为太阳部落”“月亮部落拜火部落三个族群,历史上多次抵御外来侵入,在黄沙漫漫的单调土地上留下了无数的城堡和哈威利。至于吉普赛人,没有人知道他们确切属于哪个族群,也没有人知道什么原因,在公元1000年左右,他们离开印度西北部故乡,开始全世界迁徙。几千年间,他们带着吉他、蛇笛、木偶、诗歌、占卜术和塔罗牌,经小亚细亚和希腊,进入罗马,将波希米亚文化带到了全世界,以至于在上世纪
60年代,波希米亚一度成为欧洲青年向循规蹈矩的中产阶半夜凉初透级主流生活挑战的招牌,直到现在,不满现实的西方文艺青年仍然逃遁到这里,寻求精神自由。

large_sevenoaks_gypsyGYPSY


    波希米亚在都市中突出表现为一种自由奔放、烂漫不羁的服饰风格:褶皱、刺绣、珠链,层叠蕾丝、蜡染印花、皮质流苏、手工细绳结,木瓷贝骨挂满一身,叮叮当当招摇过市,再配上印巴女孩的古铜色皮肤、烟熏大眼睛,她们爱跳舞的妖冶身躯在阳光麦田里随意起舞
……这一切都与现代文明工业化的冰冷机械背道而驰,是都市青年精神倾向的注解。由于吉普赛人行走世界,收集各民族的风俗:印度的刺绣亮片、西班牙的层叠波浪裙、摩洛哥的露肩肚兜皮流苏、北非的串珠全都熔为了一炉,穿在身上似乎将世界民族千百年来的风俗变迁微缩收藏。而这些,我都在即将到达的拉贾斯坦四色城市寻到了踪影。
Written on 12月 12th, 2008 , 专业研究 Tags: , ,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