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化浪潮涤荡、各国文化趋于同质化的今天,传统的“城市领域”正在不断消失,人们更习惯用文化差异和人文区别来重新定义“城市”,洛杉矶这个拥有美国最多移民人口和多元文化的城市,与深圳拥有微妙而默契的文化共同点。从18世纪欧洲人以宗教名义发现洛杉矶到后来移民涌入迅速崛起,洛杉矶成就了世界上第一个移民家园;深圳用“深圳速度”刷新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新篇章:20年前我们通过“世界之窗”看微缩世界;20年后世界通过“鹏城歌飞扬”聆听真实深圳。


移民本是散落的珠子随处乱滚,而音乐就是那根柔弱而坚韧的线,把社会变迁、风尚流转、经济发展、观念冲突、多元文化融合一一串联,将来自五湖四海却拥有相似悲欢的人们紧紧系在一起,形成社会,而这个年轻而又空白的移民社会,因为不背负固有的历史定论,也不依赖宗族和地域形成的底色,个人体验的爱恨情仇便融进了音乐,成为社会文化的粘合剂。


 


80年代:几个音符就可以群情激昂的年代


  
   拎着好奇,扛着梦想,哼着小调就可杀出一条荆棘路。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动,是向移民召唤的唯美彼岸,是给背井离乡打上的一剂强心针。在轰轰烈烈的深圳速度中,那些老歌响起,让人又回到了春雷初响、春潮初泛的悸动、回到了从前。让我们在一种遥远的细腻音符里找到慰藉。


“晚风吹来,多么清爽。深圳的夜色,绚丽明亮。我的车儿,穿过大街小巷,灯光海洋,我的青春,我的世界,在这时刻,如此辉煌。”这是上世纪80年代初回响在深圳歌舞厅里的《夜色阑珊》,1984年的央视国庆晚会上由深圳歌手演唱后,深圳也随着那清澈的旋律将自由之风吹向每一个心怀梦想的年轻人,同时给了中国流行音乐创作一片沃土。


“深圳春也深,深圳秋也深。世上多少美丽的花,在这里扎下根。深圳城也深,深圳港也深。楼里歌声,楼外琴。不改的是乡音。”移民是深圳繁荣的脐带,用自己的青春研磨成灰,供养着深圳的经济,或许每一个移民都有这样一段《深圳情》。没有一个城市具有深圳这样统一而相似的生活经验,没有一个城市如深圳一般几个音符就可以道出群情激昂的共同记忆,这些记忆恢宏而不乏细腻,统一而不缺个性,这便是文化认同,是城市的公共记忆,它使孤立的移民打开深锁的门,走出去发现同类,所谓的归属感就是由这些共同记忆塑造的精神相通,休戚与共的文化认同。


 


90年代:歌声铭记历史的时代



   90
年代深圳开始进入流行歌曲创作的繁荣期,伴随着城市经济的迅猛发展,深圳创造出一个又一个令世界刮目相看的惊人成绩,而这时期音乐发展的关键词是“用歌声铭记历史”。一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优秀歌曲诞生,有高歌时代和领袖的《春天的故事》、《走进新时代》、《又见西柏坡》、《永远的小平》;也有鼓舞上进、积极乐观的《高高的珠穆朗玛》、《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等。


深圳把握了将“主旋律亮点”和“地方特色”相融合,改变了人们长期以来对“主旋律”的偏见,创造了主旋律题材与流行音乐元素完美融合的范例。《春天的故事》从“1979年的春天一直回顾到了1992年的春天”温柔的叙事风格有别于那种直白口号式的空洞说教,第一次将政治性抒情歌以流行音乐的方式表现。


《永远的小平》的作词者唐跃生说:“本地原创音乐是以一种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形式,丰富着深圳人的精神文化生活,它还存在着巨大的潜力有待进一步挖掘”,另一首歌颂深圳人首次攀上珠穆朗玛的歌曲《高高的珠穆朗玛》的作者田地认为:“这两年本地原创音乐发展势头越来越强,出现了大量和深圳这个年轻城市脉搏相连,富于青春气息的歌曲。”


    同时,这一时期已经拥有一批深圳出品的本土音乐唱作人,尽管他们已经历了现实的挫败,但他们更加成熟。如“深南大道”乐队的主唱刘冲,90年代初独自到深圳闯荡,怀着一腔音乐梦,常常露宿街头,从“大家乐”舞台工作到酒吧跑场,以深圳主干道“深南大道”为名在香港乐坛初露头角却又夭折跌落,他仍然笑着说:“一无所有的我,还有心中的音乐相伴。”如今他与“鹏城歌飞扬”一起走进洛杉矶,继续讲述他的音乐梦。

新世纪:个人情怀飞扬、娱乐精神高举的时代



   进入新世纪以来,流行歌曲乐坛呈现更加多元化的势态,最大的特点就是摆脱了集体叙事的宏大背景,转向更加强调个性化、娱乐化的音乐风格。而此时深圳早已具备了发展原创音乐得天独厚的氛围和土壤,从90年代初就致力于发展原创音乐的深圳电台“飞扬971”频率,经过近十年的努力,在2003年正式提出“鹏城歌飞扬——深圳原创音乐十年发展促进计划”,准备用10年时间使深圳成为中国原创音乐最活跃、最有成绩的地区之一,并由市委宣玉枕纱厨传部确立为文化立市的重点项目给予大力支持。正如中国音协流行音乐学会秘书长金兆钧由衷的赞叹所说:“大家应该到深圳看看,学学政府和媒体是如何打造平台、联手推动本地原创音乐发展的。”毫不夸张的说,深圳在新世纪又领先充当了释放个人情怀、高举娱乐精神的时代先锋,而原创流行音乐就是这时代洪流中的“轻骑兵”。


“鹏城歌飞扬”计划实施5年中,共介绍本土原创歌曲6000多首,主推原唱金曲200多首,挖掘推介原唱歌手300多人:


2004年,其中凭借一曲《丁香花》唱响全国的唐磊,去年发行了个人的第三张专辑《落花的窗台》,刻录了唐磊由深圳一名普通音乐爱好者走向成功的成长足迹;在2004鹏城歌飞扬•十佳金曲奖”获奖的“凤凰传奇”组合,于2005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的比赛中一路过关斩将,最终获得“年度亚军”的出色成绩;


2005年,“鹏城歌飞扬•最佳男歌手”张磊经深圳广播电台推荐,与汪锋、小柯、孔祥东签约中国最大的唱片基金机构——原创联盟;深圳乐坛黑马“因果兄弟”一首《下辈子我们还能在一起吗》创下网络下载量的“神话”,他们多次对媒体说,深圳永远是家乡,只有这个让他们起飞的地方,才能激发他们和那些已经走向全国的音乐人创作的激情;由深圳广播电台最早发掘并培养起来的新人周笔畅,更在“2005超级女声”比赛中一举夺得亚军称号,成为目前最受关注的演艺新星;


2006年,担任深圳市旅游形象大使的民族歌手杨乐成功转型,与著名制作人浮克合作的专辑《低调》,引起了广泛关注和好评,被称为能让听者入迷、入痴、入醉的声音;曾蝉联三届鹏城歌飞扬最佳女歌手的徐千雅已经从深圳走向全国,新专辑《千呼万唤》由深圳著名音乐制作人何沐阳捉刀;还有在乐评界声名鹊起的音乐人黑楠诉说了自己与深圳的不解之缘 —— 他也曾是在深圳寻梦的音乐人,这里是他起飞的地方;


……


2007年,“鹏城歌飞扬”开始了“深圳歌手走向世界”的推介计划,组织十几名歌手到澳大利亚的悉尼歌剧院演出,飞扬971携全球华文广播娱乐联盟、新浪网在全世界100多家电台、网络全程直播,让全世界的音乐爱好者通过歌声再一次认识这座移民城市的精神飞扬。


2008年,由中宣部、中央电视台在全国发起的“全国流行音乐创作大赛”,深圳作为全国六大赛区中唯一一个非直辖市、省会城市承办了此次大赛的华南区总决赛。


2009年,从澳大利亚到洛杉矶,同是移民家园,同一种情怀、同一种感动。从背井离乡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在歌唱,歌唱着新大陆的希望,歌唱着拓荒者的决毅,歌唱着对祖国的思念,歌唱着同胞的团结。而没有任何一个强权政治可以做到的,歌声做到了,多元分歧的社会中,是歌声让我们跨越地域、跨越语言凝聚在一起。音乐流动的表层下面,是生命共同体的萌生套用这次演唱会专门设计的几个亮点环节: 




Songs from Shenzhen, Songs from Dream


Songs from China, Songs from Homeland


Songs from Asia, Songs from Love


Songs from Heart, Songs from Spirit up
Written on 02月 6th, 2009 , 未分类 Tags: , ,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