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斋普尔出来,不知是否吃了肉的原因,我们大声唱着许巍的那首《蓝莲花》: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向往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


当你低头地瞬间


才发觉脚下的路


心中那自由地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蓝莲花


 


前往普什卡的这段路程记忆突然被中断,就像这个蓝莲花般的地方突然在生命中闪现。我死活想不起是怎么到达普什卡的,只依稀记得因为明信片上的圣湖的落日,震撼得让人不由自主。人会因为一张照片或是一句话而奔赴千里,这便是游者的信仰,而这信仰单纯而强大,如墨滴在生命里,晕染开来就是价值观。到达的时候没有看见落日,漆黑的小城似乎刚结束一个庆典,夜的尽头还有零星的锣鼓声。盲打误撞的进了一家旅社,对于我们这样的深夜来客,老板并不稀奇,丢下钥匙让把大门锁好就去睡了。



   一夜听窗外风潇潇的,早上打开房门才看清这是一个何其漂亮的南亚花园!走廊上就是成排葱郁的芭蕉叶,含着露水,透着静谧的清凉。我提着裙子小心走过主人家的秘密花园,看见树下都有被供养的神龛,像是怕惊扰了沉睡的梵天,这个古老的小城也随着梵天的沉睡而自顾自的美丽在世界的角落。

   普什卡是纯正的印度教圣城,万余人的小镇却拥有400多座印度教寺庙,整个城围绕普什卡圣湖而建。据说普什卡湖是梵天(Brahma)遗失在人间的一朵莲花,Pushkar也是由两个美丽的梵语组成——“Pushp”(花)和“Kar
”(手)。我为她取名“佛手莲花”,混沌之初,梵天遗失的美丽,照耀着你我凡俗的肉身,穿过千百年的尘烟,我们洗下为人的疲惫,只想赤子般归依她恬静的笑涡里……

Pushkar-Lake

我居住的Payal guest house,走廊外沁人心脾的芭蕉页叶,在这片绿阴下看一天的书应该很惬意吧
调整大小 IMG_1956

   普什卡的集市就是半圈围绕湖泊的街道,由于已经靠近沙漠地带,这里开始出现骆驼牧人,普什卡最为盛大的节日也莫过于每年9月举行的“骆驼交易会”(Pushkar Camel Fair)。我听着卖纱丽的店员眉飞色舞的描绘,每年那个时候
二十万来自拉贾斯坦邦各地的人们就会穿着节日盛装,牵着五万多头同样盛装的骆驼赶来参加,除了骆驼交易,最精彩的还有各种风俗表演及运动项目,人们通宵达旦的狂欢,吉普赛人的激情随着高亢的音乐舞成色彩的海洋,直到狂欢的第五天,那是印度历的八月月圆之日,据说能看到难以置信的粉红色满月之夜,宗教法事都会在当天盛大举行,居无定所的吉普赛人会在骆驼节结束时带着他们的帐篷家当静静的消失在普什卡的沙漠中,给人留下无限遐想……

4655-004-CFD53A65
19_pushkar_cam_fair_n_india_470x300


在思绪纷飞之际我果然看见街上有拿着竹竿、水缸,穿着传统艳丽服饰的部落牧人成群出现,虽然不知道他们来自哪个古老部落,但我一眼便认出她们头上披着我寻找已久的那种精美刺绣披肩,我惊呼着这就是我要寻找的纱丽!!第一次惊艳于此种古老繁复刺绣的织品是在拉萨的“龙达觉萨小二家”,游遍世界的小二从80年代就开始收罗各地的古怪玩意儿,当时我摸着这些薄如蝉翼,精美银丝花边的布料就惊叹得目瞪口呆,小二回忆是从印度靠近巴基斯坦的某个集市上淘来的,我的眼前就开始浮现那些翻滚在黄沙尽头的华美衣衫,心中升腾出对一个陌生民族的遥远崇敬。


带着心中这份多年来的遐想,激发了此行印度,可奇怪的是到了印度居然寻不到,相比那有灵气的刺绣工艺,机器纺织出来的批量雷同布料太过平庸。在普什卡我却找到了,难免一阵惊喜!不管礼貌与否,我指着游佳节又重阳行女人的头巾对身旁的店员说,我就要这种纱丽!店员纠正我说这不是纱丽,是odhni,是印度沙漠地区妇女戴在头上的长纱巾,手绣的银丝滚边如今只有在印度偏远村庄才能找得到。我恍然大悟难怪我在印度走了一圈也没见这种神秘披肩的踪迹。

aol03

untitled


店员带我进去店铺里间,稍后搬来一堆此类odhni披肩,一件件在地上铺展开来,美艳绝伦,由于是古老工艺纯手工制作,没有一件odhni是重复的,从色彩到绣花,都体现着沙漠牧人对色彩和大自然天真的想象力。店员告诉我这些都是他从沙漠深处的部落村庄中搜罗来的,因为本地人很少买,销量并不好,只是偶有西方人会大批量的购买,这些都是快失传的工艺了,因为制作太麻烦,现在大城市工厂有了快速生产的流水线,人们也注重布料本身的舒适,而不再喜欢这些绣满银丝和贝壳珠链的传统头巾。

    Odhni是沙漠地区牧人的传统服饰之一,披在头上抵御风沙,有时甚至与鼻环相扣。可以是纯色,也可以是有图案的,但通常都绣有繁复的银线边,有时odhni还织有小镜子、珠链或是贝壳。而寡妇只能佩戴纯色的头巾。一件普通的odhni
,需要对其进行譬如木板染印、银线刺绣或贴花等多种工艺处理才能实现丰富的色彩,从那些夸张的装饰,怪异甚至带有部落宗教信仰的图案中,可以想象在她们贫瘠和单调的流浪生活中,这些色彩和装饰寄托着一个女人一生的梦想及欲望。

odhni

我淘到的两块宝贝!古旧的odhni,绣满了繁复而充满大自然想象力的披肩
调整大小 IMG_3031调整大小 IMG_3028


我好奇的问着刚才走过的那些妇女她们从何而来?穿着如此特别,和我在印度其他城市看见的都不一样,胸衣、长裙、头巾、鼻环……所有的色彩都异常鲜艳。大家说不清她们具体是哪个村子来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来自拉贾斯坦偏远农村,是沙漠深处以放牧为生的吉普赛人。因为在印度越是沙漠单色调地区,人们的服饰越是鲜艳,也正是因为这样,艳丽成为乡村审美的一种标识。


拉贾斯坦是印度最西部也最贫瘠的土地,大片的沙漠与荒原,却为居无定所的吉普赛人提供了广阔驰骋的天地,这里保存着大量古印度的神话与传奇,远离现代文明侵蚀,至今仍延续着最为传统的生活及衣着方式。普什卡是我们进入拉贾斯坦以来第一个纯宗教的小镇,供奉着全印度唯一一座梵天神庙,每年还有吉普赛人最为盛大的骆驼节,这里自然成为一扇印度西部服饰的活画卷。

调整大小 IMG_2021

2194727844_472ff7e9b8_o



居住在拉贾斯坦沙漠深处的骆驼牧人以妇女的衣服和首饰最为特别。妇女不穿纱丽,上身穿一件紧身短胸衣(”choli””kanchli”);胸衣外面经常套一件宽松的短上衣(”kurti””angarkhi”);下身是长及脚踝的长裙(“Ghaghara””lehanga”);必不可少的就是头巾odhni,另外根据部族的宗教信仰和习俗,还会佩戴不同的首饰,甚至是纹身:

pushkar-fair
无标题


Kanchli——也可以叫做choli,是印度拉贾斯坦地区已婚妇女常穿的一种传统服装样式,早在笈多时期就流行于印度西部沙漠地区,在古印度许多雕塑、绘画以及梵语文学作品中都多次提及一块布如何简单而巧妙的运用于胸部。毫无疑问,Kanchlicholi能够完美的展现女人的身材曲线,不仅紧紧包裹住女人胸部,还充分运用服装上的几何学原理,利用装饰线条的三维立体缝制更加突显了胸部的挺拔。在古代印度就能有如此先进的服装理念,实在让人佩服!不过也正因为kanchli对胸部的完美修饰,一度被认为过于暴露,未婚少女及寡妇是不能穿的。后来人们在穿着kanchli的时候习惯在外面再套上一件宽松的短上衣,被称作库尔蒂(kurti)或(angarkhi);

cholicholi2choli3

choli4choli6choli5

   库尔蒂(Kurti)——是一种宽松的短袖背心,通常套于kanchli外面,起到一定的遮羞避寒作用。库尔蒂的历史并不长,在古印度的绘画雕塑中未见踪影,大概是受莫卧儿时期的风格影响,估约历史不超过200年。不同地区库尔蒂的风格也大有不同,比什诺伊妇女的库尔蒂像一件夹克,中间有很大的开口,并且几乎将kanchli整个露在外面;而在拉杰普特,库尔蒂胸前没有开口,直接从头上套下来,像一件体恤衫。

下图中穿在里面的文胸式样的衣服是Kanchli(choli),套在外面的夹克状衣服叫做kurti

kurtikurti2kurti3

kurti5kurti4

        Ghaghara——拉贾斯坦传统服饰中女人穿扎染的长裙,叫做Ghaghara。有无数的褶皱,腰上佩戴一条细腰带以便增加裙子的宽摆和飘逸,就像一把张开的伞。为了行动方便,这类裙子往往需保持短一点。裙子的摆副宽度与褶皱数量都象征着繁荣。Ghaghara
有多种式样和材质,最常见的是扎染粗布,与中国苗族地区的长裙类似。

下图为我在jaipur纺织品博物馆看到的一件莫卧儿时期皇族穿着的女式传统服装,拉贾斯坦沙漠地区的牧人穿着基本上保留了那时的传统元素,真可谓活着的微型服饰博物馆,难能可贵啊!千百年的岁月在茫茫黄沙间不过是白驹过隙
调整大小 旋转 IMG_1951Ghaghara3

GhagharaGhaghara2

       Door-Khasna——在胸衣和长裙腰间妇人们还常佩戴一些小装饰,比如Door-Khasna就是一种非常具有牧人风格的装饰品,有点类似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放牧人的“羊靶子”,都是使用羊毛(现在也使用人造纤维)编织成各种颜色的穗子,再用白色的玻璃珠子或铃铛来装饰。和Katchli绑在一起的毛绳有圆形也有扁的。水壶、骆驼鞍等作工精美的西部牧人配饰用品都已越来越罕见,它们都是流浪岁月的见证。

gujdokh3gujdokh1xgujdokh0raikh3

raaccessm_008raaccessm_006raaccessm_004raaccessm_003

raaccessm_005raaccessm_001raaccessm_007raaccessm_002

    西部特有的鞋子,被称作“jootis”或“mojdis
”,通常都有精美的刺绣贴片装饰其上,女人的鞋没有跟,男人的鞋前端会向上卷起,在斋普尔看见集市上售卖的骆驼皮鞋已都根据游人的喜好进行了改良。

raijutiraijutidet1raijutidet2

gujjutigujjutidet1gujjutidet2

    传统的拉贾斯坦服饰除了以上的穿着搭配,最不可或缺的就是他们的首饰。首饰不仅起到了一种装饰作用,还有宗教信仰甚至族群标志的含义,因此男女都会佩戴。比如人们认为耳环不仅具有装饰的作用,还能保持内心的平静;新娘必备脚铃是因为脚铃发出的丁当声能避免新娘做越轨之事;在比尔部落里,戴在四肢上的pejania可以保护人们不受荆棘和野兽的伤害;
在马哈拉施特拉邦,穿有黑色珠子的吉祥金链,是已婚妇女的标志;在西孟加拉邦,戴在头发中缝的星环,是女子出嫁的标志……

rajewf_001

即使是再穷的人家也会尽量保证他们女儿出嫁时有几件铜、玻璃或塑料制成的首饰,珠宝的多少象征着丈夫家族的影响力和财力。在拉贾斯坦许多已婚妇女会在手臂上戴满几十个手镯,穷人家一般用塑料镯子。当女人订婚时得到下手臂上的一串镯子,然后正式搬入丈夫家时会得到上手臂的另一串镯子。婚后当她拜访娘家离开时都会将镯子染成神圣的颜色“Gulab”。在印度人的心目中,手镯具有幸福和长寿的含义。
rajewf_002rajewf_015rajewf_019


鼻环是印度妇女特有的饰物,未出嫁的少女一般不戴鼻环,出嫁时才郑重其事地戴上,并用一条金链或银链将头饰和鼻环连接起来。我看着游佳节又重阳行妇女多带有鼻环,牵住头后随风飘动的长头巾,不禁在想在沙漠上如遇大风是否会牵扯得痛?



514531221_1c64aa0085_o



我由于过于关注别人的服装,引来了游佳节又重阳行妇女的不满,她们要么是低头快速闪过,要么冲着相机挥挥竹竿,旁边的印度人告诉我,她们是生活在人烟稀少沙漠中的部落民族,不善于言语交流,面对镜头也会不好意思吧。当然吉普赛少女的热情开朗是发自内心的,一个穿大红衣衫的少女面对镜头摆出调皮的姿态。我和蕾蕾走累了准备去著名的日落餐厅(Sunset Café)就餐,据说这家餐厅拥有全镇最好的湖景角度,因为靠近普什卡台阶(Pushkar Ghat),有一览无余的大阳台。普什卡是绝对纯粹的素食之城,甚至连鸡蛋也不能吃,这可是苦了我们两个食肉族,幸好来之前打了“牙祭”。


从阳台上俯瞰下去,人们的所有生活都是与这汪圣湖有关。早上人们在湖边的台阶上祷告日出;中午脱下艳丽的纱丽洗晒干净,三两话家常;下午准时跟随钟声依次前往各个寺庙,然后静静得回到湖边守着落日拖着焰火的尾巴跌入湖中……日子就这样平静的日复一日,宗教是这里最重要的生活要义。


这是一座古城,有多古老谁也说不清,大概在梵天创世纪之后就存在了吧,因为在梵文史诗《摩呵婆罗多》中就记载着要求印度教信徒一生必须完成一次朝圣之旅,从普什卡出发,顺时针穿越大陆直到阿拉哈巴德(Allahabad),在世界上大部分地方还是蛮荒之地时,普什卡就已经是信徒心中的圣地了。只是后来一位莫卧儿国王下令摧毁了普什卡所有的寺庙,如今的普什卡寺庙是在十七世纪之后重建的。


全印度唯一一座梵天庙就在集市的尽头,一个小山坡上,寺庙并不大,虽然来这里的人都会前来拜会,只是现实势利的印度教徒对这位已经沉睡不理世事的神也不过是行礼尊敬而已。梵天(BRAHMA)作为印度教三大主神之首,创造万物后就陷入了长久的冥想和沉思中,将其它的管理事务都交给了另外两位大神毗湿奴(VISHNU)和湿婆神(SHIVA)。为什么如此重要的大神却只得一处安身之庙?善于将神话人性化演绎的印度人传说,梵天的妻子是象征智慧与学识的女神娑罗室伐底,有一天梵天神在普什卡湖上修行,妻子并未尾随,他一时兴起就娶了当地一位部落女子Gayatri为妻。妻子娑罗室伐底知道后,醋劲大发,一气之下下令除了在普什卡,哪里都不准再敬仰梵天。同时因为不放心梵天独自在普什卡,她自己又在隔壁山坡上建了一座庙,因此如今梵天庙的两旁分别有两座女神庙,供奉的分别是女神娑罗室伐底和女神Gayatri。惯于想象的印度人,就这样把属于人的七情六欲融入了他们信仰的宗教里,并与之和谐生活了千百年。

调整大小 IMG_1985调整大小 IMG_1998

    从梵天庙归来已是下午,上百座庙宇在湖畔升起轻烟,整座城在湖水氤氲中变得朦胧轻盈起来,我沿着圣湖漫步,像是走在云端,身后钟声此起彼伏、鸽子成群飞舞。在一个瞬间我突然很想寄明信片,“原谅我在每次窥见人间美艳罅隙之时,总是捉襟见肘来不及告诉你生命的感动。你我在突如其来的幸福面前,总是像个处子。亲爱的,此时此刻我来到了世界的尽头,也许是我浅薄的生命中认知的尽头,因为此刻满天霞光中我从不曾理解的宗教,他们是那样容易满足。这让我开始原谅你,原谅我们都太执着的生活。生活中到处都是镜子和门,镜子反射的都是自己,无休止的索取最终砸碎镜子两败俱伤;而我现在打开了一扇扇门,看到不同的风景,因此我走了……”我坐在日落餐厅的露台上写着一张张明信片,在最后一群鸽子盘旋,信徒目送霞光隐去之时,明信片和我的心随风一起凌乱,回头间看见伺应正在替我捡起理好的明星片,已添上一盏贴心的煤油灯,他默默的退回角落微笑。走了这么远,终于才得到释怀,那一瞬间煤油灯下,我光明正大得在明信片末签上了我的名,寄出去,寄到那个纷杂是非的世界,或许又是一阵喧嚣,但此刻我怜悯他们,因为我找到了心中的蓝莲花……

pushkar_6748-copy

Written on 11月 23rd, 2009 , 上路心情 Tags: , , ,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