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要走的一天了,我每天都看着生活一天天的往前推进,无所谓喜忧,下过雨的天空洗练一般,走在胡同的阳光碎影里,嗅到了秋天的味道,春去秋来,已经秋天了。

三联出版社给我们准备了临别聚餐,在轿子胡同里深藏的一家云南餐厅,曲曲折折,流淌着云南丝竹乐的小阁楼,我喜欢北京。看到劲说,喜欢这个大的过分的城市,带来开阔的视野,内心的憧憬。相比较小家子气的杭州,是啊,在那个男人像女生一样背着跨包斤斤计较的杭州怎能盛得下劲那样丰盛的内心?我喜欢北京男孩爽朗的笑声,抱着吉他藏在阳光后面的深情,帅帅开心的和我说,她和一个北京男生去南锣鼓巷卖唱,夜场结束了赚的盆钵满盈,那个男生一块钱走了四个国家,尼泊尔、巴基斯坦、印度、伊朗,就是要试验一下一块钱能走多久?只有青春吧,那样宽裕的可以随便浪费的青春。

午后的天台上,吉他轻风中,我轻轻的提着裙子内心欢愉起来,跑到楼下的胡同里乱穿,窄窄的灰瓦墙,日高风清的北方初秋。你们,明天就各别天涯,一再告诉自己,狠狠的生活,再用彪悍的文字来分享,做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