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再次离开了家,再次回到四年前的这个城市,感谢一路上阳光明媚,许多往事和话语应该换种表达方式,今天我不想说。微薄是个好东西,是个无声的朋友,我不用再害怕孤独,可以随时随地将心情的进展发在上面,有心的朋友自然会看到。匆匆到达,全身疲惫。这一年来到上海都是如此,再痛再疲惫的时刻都过去了,还好今天阳光如此明媚,每一丝一缕都在冲着我微笑。

今天 11:11 来自短信

阳光照在脸上,一切宛若隔世。热烈热烈的上路…我怎么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只蝴蝶朝着太阳在飞?

今天 11:18 来自彩信

在去机场的路上了…今天阳光明媚,和四年前真的几乎一模一样。我还是哭了,死没忍住,真没用

image

今天 11:25 来自短信

这次都不好意思再告诉亲朋好友我又去上海了…太折腾了!没事,年轻的时候就是要多走多看,心中无悔,更何况我运气一直不错。这就叫好人有好报。中国人的观念啊,让人总在压力中生活…太累太没想象力。看到一句话“天才总是处在完全的空白中”我不是天才,但我向往未知

今天 13:56 来自短信

这飞机居然经停泉州,嘉诗的老家呀。前半段旅程我在看连岳,多么温暖的时光,在人37度的体温里,能够爱一个人,能够被人爱,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如果我们只是一只小老鼠,也可以爱上另一只漂亮的小老鼠。在人性脆弱和丑陋面前,爱是唯一的救赎。所有与建立在精神融合基础上的爱不相关的一切,都不应该成为我们行动的阻力,是扯淡呀…排队看着每个人脸上都是阳光色的face

今天 16:48 来自彩信

Lavigne到上海了,这个到过无数次的停机坪,走过无数次的通道…有爱的没爱的,有等待的拥抱,无等待的深夜,心碎撕裂的痛苦…都过去了,一副副画面从眼前刷刷过,我竟平静的开心起来,从墨镜中看到自己想像的样子。除了在这里,我还没和任何一个人说我到了。想了无数次的下飞机瞬间心情竟是这样简单和漠然。有时人真的是一夜间长大的,长大了就知道如何淳厚生活,知道了爱的残酷就知道该如何相守


image

Written on 10月 16th, 2010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梁朝伟说过:男人如果爱你,那你就一定会感觉到。
喜欢这篇日志 ,看了让人觉得清醒,也喜欢文字间隙《夏雨、袁泉》唯美的图片。
一部美国刚上映的电影,叫《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其实他没那么喜欢你。

“所有未婚女青年都该去看一下这部电影。”

电影的开头,很有趣。
从非洲某部落的土著,到纽约高级餐厅里的白领,
从体态富贵的中年妇人,到魔鬼身材的窈窕少女,
世界上,几乎每一个角落里,都有女生在问:
“为什么他没有给我打电话”?“为什么他不来找我?”“为什么他突然失去了联系?”
然后,这样的女生身边,总有一群劝解她的死党好友。
好友总是说,“他这样做只是因为太爱你了”,“也许他害羞”,“也许他自卑”,“也许他不知道怎么联络你”,“相信我,他肯定是喜欢你的”……
女人们只想赶快让姐妹们笑起来,却很少想该怎么让她们清醒。

事实是,也许他只是不想找你。
电影说,如果一个男人真的喜欢你,他会动用一切力量去找到你,手机,email,msn,google……
这已经不是石器时代了,真正喜欢你,即便经历海啸、洪水,即使你消失在人海,大海捞针他依然会找到你


如果他答应你的事却没有做到,哪怕那只是一个电话。
不要给他找借口, “他真的很忙所以忘了”、“至少他真的与我道歉了”……
他很忙,你也不轻松,这个城市有谁不忙?
是忙到即将就任美国总统,还是一个小时有好几亿的生意要谈?
有手机、有快速拨号、甚至有语音拨号,有时压根没想打电话,电话就从裤兜里拨出去了,
如果真的喜欢你就不会忘记,如果忘记说明他不在乎你失望。

男人对自己想要的东西是永远不会说“忙”的。

如果他暧昧不清。
不要替他解释:“他以前受过伤”、“他刚刚分手/离婚,他想慢慢来”、“他习惯了自由”……
一个男人若是真的喜欢你,就不会暧昧不清,就会昭告天下对你的所有权。
如果喜欢你,但由于私人原因想慢慢来,他会立即把这一点明确告诉你。
他不会让你猜来猜去,因为他不想让你失落而离他而去。
如果他不愿意见你的朋友和家人,他不愿意带你走进他的圈子,
说因为这只是两个人的事,那么请自动翻译成“我只想用你来消磨时间”,“我不太喜欢你”。

如果他背叛你。
不要去想:“他喝多了”、“那只是偶尔出现的意外”、“他是不小心的”……背叛没有借口。
背叛这种事情是不会“不小心就发生”的,他不可能说“噢,我不小心摔了一跤,正好摔到别人床上去了。”
如果他都喝得醉醺醺才来找你,而不愿意在清醒时为你改变,那么就该离开,
因为长远的生活是需要清醒的。
如果时机成熟但他依然不想结婚,也许仅仅意味着“不想和你结婚”,
那些说“不想结婚”的人最后一定会结婚,只是不是和你。

如果他不断的与你分手,然后又来找你和好。
如果他突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如果他是已婚。
那么多那么多的如果,其实都只有一个答案。

有时我们宁愿相信一个男人太害怕、太紧张、太自卑、太爱前女友、太敏感、太忙、童年阴影太多、家庭压力太大、太累……
却不愿意看清很简单的事实。

是的,他不是太忙,不是受过伤,
不是有童年阴影,不是遇到了意外,
不是要就任总统,不是脑震荡得了短暂性失忆,
不是手机掉进了火锅,不是有健忘症,
更不是你已经坚强到可以令他不担心,他只是没有那么喜欢你而已。

于是有人问说,要怎么去相信,他是喜欢你的。
在这个所有规则都可以被打破,所有道德都在慢慢消散的世界里,要怎么去坚定地相信?

请你,忘记半个多小时之前,我说过的所有规则。
永远别相信规则,相信自己的感觉。

我想这个时代更需要一点自欺欺人,告诉我们自己他其实很爱你,
叫你放心投入地去对待一个人,没有怀疑没有疑问揣测跟试探。
还记得我们说过的“拼命奔跑,华丽跌倒”..
        在爱情里,也请勇敢地、坚定地、拼命奔跑吧,然后,即使跌掉,你也可以说,自己是华丽的。

《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里,我最爱的一段台词。
那是名叫Gigi的女生,在误会一个男生喜欢她,
然后表白之后发现是误会,被男生冷嘲热讽之后,说的一段话。
Gigi说:
我也许是太敏感太会小题大做,但至少那意味着我还在乎。
你以为用上这些所有能看透女生的规则你就赢了吗?
你也许不会再受伤,也不会再让自己出糗尴尬,但是你也永远不会再体会到那样的爱。
你不是赢,是孤独。
也许,我做了很多很傻的事情,可是我知道,这样的我会比你更快找到那个对的人。

相信自己的感觉,喜欢自己的人生。
也许所谓的happy ending并没有包括要给你一个perfect guy,
        
也许所谓的幸福结局,就是抱着永不放弃的希望,继续前行。

含泪
奔跑,华丽跌倒。
人山人海,边走边爱。

Written on 10月 14th, 2010 , 未分类

从老家回来,欣喜于跟随舅舅淘到了几件精美物品,一直忙于整理东西,还来不及整理分享。我舅舅专研古董已经几十年了,近年来越发痴迷,为古董在家中置办了一个阔大的书房,晚上经常在台灯下摩挲滑润的瓷器至凌晨。原来大家不理解他,后来伴随着越来越火热的收藏浪潮,马未都,光复博物馆,鉴宝等一系列热点,这些流落民间街头、蓬头垢面的古玩开始炙手可热!说实话,在家中舅舅一向对我点拨关怀有加,晚辈中我还算非常喜欢听他讲收藏的,原来年纪小,没有爱物怜情之意,后来看了几本关于古物的书,一个人在上海生活的时候也时常去逛古董市场,越来越喜欢,那些藏于物的心情,千百年流转至我的手心。对于我更感兴趣的并不是古董,不是真伪,不是拍卖价格,也不是档次,而是那些藏于物的生活痕迹,触碰它们,让我能穿越时光,与某人某情对话,这份遇见弥为珍贵。

古人有信仰,功物有寄托。人赋予了物以灵气,绝不是今人所造之物那般粗糙敷衍。而我面对它们的心情也就会随之有所变化,我能分辨出哪些物件是可以伴随人成长的。

下面展示下这次我从重庆、泸州淘回来的一些东西。我想好了,以后自己一个人的生活去世界各地的古董市场,无论是遇见还是把玩,都是一番故事。

首先是这个粉彩梅瓶,这可是个好宝贝,不是此次淘来的,而是舅舅收藏多年,赠予我的送行礼物。我第一次在舅舅家见她的时候就心怀惊喜,多美的梅瓶啊!那笔法、那色泽、那瓶身釉水,浑然天成,经过岁月的磨砺,全部都蒙上了一层凝脂般的胎色。照片不够清楚,瓶身上两只喜鹊的神态栩栩如生,古人勾画藤蔓总透着一丝漫不经心。那时没有流水线,没有机器制图。瓷器又是皇室的珍贵之物,都是请专门的画师一笔笔勾画,其中渗透了他们当时的心情,以及对王朝时代的价值理解。

这是一个清晚期道光年间梅瓶,后来回来查了一些资料,还不能辨别是不是官窑,不过我一点都不关心这个,虽然民窑与官窑价值天差地别,但是由于我对他的一见钟情,拿在手上尤为喜欢。马未都说过,收藏最好的心态就是最初的喜爱。而往往一方纯粹心境也会随着意识到了其价值而变得浑浊不堪,所以勿问勿执着,生活本身才是收藏的真谛。

IMG_6203

看到瓶底的落款,相信明眼人都会明白这是件真品。

“慎德堂”是清代道光皇帝旻宁在皇宫内日常居住的地方,据“清档”记载:道光朝凡属“慎德堂制”款的瓷器,均属官窑器。这类器物制作精良,堪称当时最高水准的艺术品。不过据我观察,我怀疑这并不是一件官窑,甚至有可能是晚清再晚一些时候仿官窑的,因为据记载,道光年间官窑制品“慎德堂制”四字为楷书底款,款识以侧锋书写,字体秀丽,笔道如刀尖斜刻一样有力。道光以后咸丰朝官窑瓷器款识的书写,也继承了这种工整的侧锋书体。但是这个瓶底的底款稍显随意。

在古代,人们常常用修身养性的一些提点来做款识,如慎德

IMG_6207

与我在上海买的一件现代仿制粉彩将军罐相比,其色泽神韵还是有天壤之别。绿色将军罐是我在上海精品ZEN所买的,价格也不便宜,其实ZEN所做的现代粉彩精品也着室好看了,只是瓷器的润泽度远远比不上古物,一有比较就显出了差别。其实两者我都非常喜欢!

IMG_6204

下面的这个粥罐就是我在泸州古玩市场淘来的了,看到他时满身灰尘,藏在角落里,舅舅说这是一个老东西,牡丹和鸟的神韵都很不错,回家来清洗干净一定很漂亮。果不其然,大概是民瑞脑消金兽国时期的东西,百来年了,红的牡丹翠的莺哥一点都没有褪色。这是古人用来盛粥的粥罐,我家还有几个,因为此罐有盖子,还算完整。

罐底的落款是“宫廷内造”,在四川一带特别是泸州,好像经常能淘到这个款识的东西。这个款识还别有一番意思。

要细说起来,有点文人不得志的意味。颇有一番心酸故事。清王朝光绪帝推行新政失败,保守派藉口攻击,慈禧乘机将大权收入掌中。时值西方新思潮的涌入,资本主义在中国萌芽,各地抗争纷起,外敌侵扰,国库空虚,朝廷无力支付庞大的财政开支,原先专为宫廷烧制瓷器的御窑纷纷关闭,御窑画师失业流入社会上。一些技艺高超的画师,诸如人们熟知的珠山八友汪野亭、程意亭等,用成本低廉的浅绛彩在瓷器上绘制各种山水、人物、花鸟图案,在景德镇的红店里出售。所谓红店,是专为人们定制婚庆、生日、祝贺、开张等纪念瓷的专店,定制的瓷器上,画家都落上款、下款、钤印,和在宣纸上作画一样。而另一些技艺不高的画师,为谋生计,参与市场竞争,凭借曾经在御窑工作的经历和曾经学得的几手,便也在红店里摆开阵势,因既无水准,又无名气,谈不上署名落款,便落下了“官窑内造”款,以示他们非等闲之辈,也曾在官窑呆过,同一般红店有区别,以求市场上的一席地位。

因此“宫廷内造”的瓷器不属于官窑,是民窑,但是却是晚清时期民间非常流行的瓷器,有点类似现在的“出口转内销”产品,其实这类产品有的是出口时筛选淘汰的,有的就是内销的,但标明“出口转内销”,似乎这东西太差也比内销产品要好。

IMG_6214

IMG_6213

IMG_6212

此次在古蔺还喜得一件宝贝,是从人家一个收藏家的手腕上摘下来的,舅舅一看就是清代的琉璃。那人带在手腕上,如饱满石榴,低调而散发幽暗的哑光。我舅舅一眼就看中说你这个是一条清代的链子,那人直夸识货,自己佩戴之物也没想要卖,后来硬是被我妈妈给我买了来。

IMG_6210

Written on 10月 13th, 2010 , 专业研究 Tags: , , ,

由重庆一路向南,到泸州,再一路向南才能到笔下这个川南边陲小镇古蔺。一路风萧萧雨飘飘,我们驾车由重庆出发,拐过无数的盘山路,当看见层峦梯田,叠嶂翠竹,蓝莹河水逶迤其间的景象时,便到了四川贵州交接之地。“晒不干的叙永,打不湿的古蔺”永远水汽氤氲的云层下,典型的川南斜瓦吊楼依山势而建,想必该有巴人苗人背着背篓挑着扁担穿梭丛林之中,扯起喉咙喊上一句山歌号子,远远回响在空谷之中……

所谓三省交界是这里,所谓“一鸡鸣三省”是这里,中国美酒之乡是这里,红军四渡赤水是这里……由于地处偏僻、风俗特别,每次在别人问到我家乡是哪里的时候,我都忍不住要长篇大论一番。因为我总认为一个人在问你家乡的时候,其实想知道的并不是户口本上那个地名,而是作为一种社交语言,通过家乡希望快速了解你的性格脾气、口味习惯、生活习俗等细微特征。加上重庆与四川分离,古蔺又融合三省特征,所以我总认为有必要再费些口舌(我承认这是比较傻的行为)。


IMG_5832re

IMG_5839re

跑长途的车都知道沿途哪家路边饭馆不能错过,哪家餐馆哪道菜是绝活,甚至哪家的辣椒花椒最新鲜……这些路边小餐馆就凭着熟客间的口耳相传,迎来流水一样的过客和车队。比如江门的荤豆花、德耀关的小天府。自我7岁第一次回老家开始,车总要在江门停下来吃豆花。若要认为川南的豆花就是常见的豆腐脑,那就大错了,用碱水点成蜂窝煤状老豆花,配上一碟炒过的煳辣椒面,蘸着就米饭吃,胃口大开。所谓荤豆花,就是豆花里还加了平菇、肉片、青菜、番茄等做成的一大盆火锅。

盘山公路绕过百把道弯,每次都由白昼开到天黑,车灯在窄窄的盘山路上扫射,一种希冀的感觉就在夜色中匍匐前进了。不知为何,这大山茫茫夜色中探射的微光总让我感到一种与此地血脉相连的精神所在,想象不出祖辈是怎样走进这山谷一扎就是世世辈辈,父亲当年由重庆下乡此地颠簸得头也撞满了包,舅舅是怎样绞尽脑汁为了走出大山差点丧命,母亲跟着文工团背着几床被子就离开了大山,哥哥又是怎样在这里耗过漫长的青春吹着口哨畅想外面的世界……而这些种种,都构成了今天的我,正因为有了他们的足迹,才有今天的我如读小说一般听那些过去的故事。

和北大出版社的莫老师聊天,他说四川地处谷地,生活安逸,人们都安于现状不乐于改变。而我感受到的却恰恰相反,我说就是因为四川地处边陲,人们总有一种飞跃丛山峻岭的渴望。莫老师认为那绝对是少数,而在我血脉里早已埋下这飞翔的印记,我始终记得童年时跟外婆爬山,站在山顶上,大风呼啸。看秃鹰从一个山崖上俯冲,平滑翱翔向更高更远的绿林之中,天空掠过一片阴影投射在童年的脸上,心中一片宁静,时光流疾,生命就是这般华丽而无情。
IMG_5800re


我记忆中的故乡,或许是一个我永远都回不去的地方吧。
IMG_5819re


下午在这个川南小镇上闲逛,哪里需要整天的扎堆去看那些耳熟能详的古镇?我家乡就是呢,夕阳照在半掩的木门上,房内光线昏暗,电视里传出依依呀呀的老音乐,老奶奶拿着放大镜迷迷糊糊的看书,时光总是慢了半拍。
IMG_5811re


中午在窗台上睡懒觉的花猫
IMG_5818re


这该是小时候一分一毫积攒下来的小猪储存罐,砸碎了去买来的小人书,从小我就是嗜赌如命的孩子,省下买糖饼的钱,踮起脚捧在玻璃橱柜上,五颜六色的小人书就是那个色彩斑斓的未来世界。
IMG_5787re

IMG_5823re


这些就是川南典型的美食,饮食习惯其实已经靠近贵州云南,比四川菜更重野味及山鲜,多用蘸料,我舅舅舅妈的刀工极细,切下那些烟熏的腊肉薄的像纸一般,毫不感肥腻。这就是我家的日常饮食……无比丰盛!乡土中国,骨子里的味道。


 

Written on 10月 6th, 2010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Tags: ,

雨蒙蒙的重庆,正应了那句“何事秋风悲画扇”,雨中前往会见徐大师,这位一见如故的朋友,应该是从他声名远扬的建筑才情开始认识的,本已是在圈内小有名气的他,却突然决定放弃创业,退出江湖重入金字塔尖,申请美国的建筑学理论博士。每次见到他一幅学者彬彬的样子,方寸斗室苦读英文。让我联想到了当年鲁迅见世事混淆,决心弃医从文唤醒世人。希望转为执教的他也是有这样透彻的领悟吧?哈哈

的士驶入重大,喧嚣就被抛在了外面,每次回重庆来看望这位老朋友都是约在毛主人比黄花瘦席像下面,雨中的重大校园和所有大学一样,氤氲着慵懒忧伤的空气分子给了学子们足够可以浪费的时间和青春,以及对校园外贫富生活的真空逃离。在等他的当儿,我拿着相机拍下学校操场,每次来都拍同一个角度,在所有的物是人非风景里,止不住的思念。

IMG_5762re

IMG_5761re

和徐大师一起往自习室闲呆了一个下午,不好意思打扰了他GRE的备考。重庆人的朋友聚餐自然是火锅不能少,算不得把酒共话西窗烛,也算是巴山夜雨涨秋池。直到我们都吃的困了,互相在街口道别,愿他美国求学之路顺利,也愿我异乡生活宁静。的士飞奔在夜色细雨中,我从后视镜看飞奔远去的重大校园,刷刷而过的城市景象:永不停歇的城市改建工程,张牙舞爪的挖土机,雨中三三两两的背篓棒棒,低头只顾走路,所有人的背影都那么形单影只……徐大师说我骨子里流淌着属于巴蜀之地的江湖血脉,所以会勇往直前。抬起头对着夜空心里静默一句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我很好。

IMG_5765reIMG_5763re

Written on 10月 4th, 2010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我始终觉得重庆是一个戏剧化的城市,所谓戏剧化就是夸张的对比,有冲突的场景。这两点都在重庆得以集中体现:高低错落的地理格局、贫富悬殊的生活方式,加上重庆人劲爆的嗓门和行为,妙龄女郎踩着十厘米高跟鞋走在满地泥泞的菜市场,饭馆里提着啤酒瓶吆喝划拳,外人看来还以为要出手打架……时隔两年,在我生活有一个新转折的前夕再次来到重庆。下了飞机,直奔杨家坪。刚下过雨的重庆在帘卷西风十月已经进入秋天,空气中弥漫着散不去的潮湿雾气,凭添忧伤。一路看着重庆街景,都像定格画面,我只是个站在布景外围思绪翻飞的阅读者,而我的童年,那个满地乱跑撒野的小姑娘成为牵引这幅画面不断向前的线索。


                                        


在路边一家震耳欲聋的乌江鱼火锅馆吃完晚饭,饭馆里食客的吵闹声几乎掀翻屋顶,我们基本上算是仓皇逃出。夜色中到了杨家坪空压厂的老职工生活区,在我记忆里,重庆的全部记忆就集中在了这一片贫民窟,如今贫民窟真变成了贫民窟,开发商终于瞄上了这一片地皮,与全国各地一样,开发商与居民之间的长期拉锯战开始上演。我们到的时候,满地都是拆佳节又重阳迁剩下的垃圾,而我姑姑自然是钉子户中的中坚分子。


 


生活区经年累月,格局有些混乱,大致依照地形形成由低到高的三段。姑姑家就在地势最高的一排房子中靠马路的一楼。这应该是我奶奶当年分下的房子,一住就是40年。因为得了一楼的优势,奶奶曾在家门口种了葡萄藤,养很多的猫,后来家猫都变成了野猫,抓老鼠的本领见长。那时我跟随父母生活在成都,只是寒暑假才回这里来小住,但在我记忆里,有葡萄、有花猫、还有姑姑表哥的重庆可比成都有趣多了。


 


夏天阳光从葡萄架上星星点点撒下来,到了要睡午觉的时间,我执意要将床搬到葡萄架下,最好玩的事情是和院里的孩子捉蚯蚓,葡萄藤下挖啊挖,收集满一袋子就想着怎么折磨,劈成几段还是点火架起来烤?现在想起来觉得小孩子天性中真充满了残暴的本质,但又会为残骸的小尸骨流泪,为它们埋下一个个小墓冢。花猫生了很多的小猫,经常身后尾随一队,我奶奶给它们准备了一个大簸箕,晚上可以回来睡觉。我记得有一次中午我回房间拿毯子,进屋就看见大猫恶狠狠的盯着我,努力保护身后的一圈小猫,那个眼神我至今记得,可是我忘了我曾是怎样调皮欺负小猫的。


 


院内都有大树,保持常年的阴凉,树下有树根做成的桌椅,那时爷爷还没有和奶奶离婚的时候,经常端一碗面疙瘩坐在树根椅子上。好像我对爷爷年轻时候的记忆只有这个,奶奶插着腰大嗓门的骂,说是要把结婚戒指丢给他,再后来我记忆中的杨家坪没有爷爷,只有奶奶,她摇着大蒲扇抱我一起看电视,夏天给我做糖泡番茄,年纪大了还要和两个姑姑一起化妆,在发际边别上带花的有机玻璃夹子……她是个爱美的重庆女人,皮肤白皙、五官姣好,身材肥胖、性格豪爽。


 


后来奶奶去世了,在深圳查出来的肺癌晚期,据说也是早年在空压厂染上的职业病。她驾驶重型吊铁机,每天的任务就是将铁块放入滚汤的化工水中,重庆冬天寒冷,家里四壁漏风,铁块炙烤蒸腾上来的热气令全身暖和,十分舒服。一向大大咧咧的奶奶就经常这样坐在驾驶室里睡觉,也不喜欢戴口罩。


 


奶奶一生恨爷爷,我是自然不清楚具体的恩怨,而亲人总归是亲人,外面的女人跑了,现在全身几乎瘫痪的爷爷回来常年卧床在这个房子里,都是小姑姑在照顾。那个曾经站在房门外大嗓门说话的肥胖身影换成了我的姑姑,她也插着腰骂儿子的不争气,里里外外从早忙到晚。特别在去年大姑姑也得病将死的日子里,她一个人领着微薄的下岗工资,照顾两个病人。每天仍然嘻嘻哈哈,偶尔去厂区麻将馆搓上几圈小麻将。现在要拆佳节又重阳迁了,她逢人就说“我们就钉在这!钉在这!不到最后一分钟绝不走!”


 


家里的门总是不会关上的,邻居街坊就像自家人一样随进随出,各家发生了什么芝麻蒜皮的小事都了如指掌,话语间经常听到谁家的儿子在混黑瑞脑消金兽社会,谁家的老婆背着偷偷去做皮肉生意……我心中涌起巨大的悲凉,这就是真实的生活吧,人们早已对生活的苦难习以为常,因为还有一分钟也不停歇的日子压过来呢,重庆人还要忙着嬉笑,还要忙着吵架,还要忙着苦中作乐。


 


大姑姑的去世,至今都像一场浩劫,快得让人措手不及,一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就眼睁睁面目全非,从这嘈杂的世间消失了。两个姑姑,一个肥胖敦实,一个高挑精瘦;一个家庭贫寒,一个大学教授亲属。大姑姑是远近皆知的美女,快五十岁的身材,17的高个,毫无赘肉,从小就是体育健将,至今仍保持每天去健身房,一练就是一个下午。发现病症的时候就是卵巢癌晚期,接下来托人找关系,一年不到就去医院做了十几次化疗,还不错的家境被病痛耗光了所有家底。化疗做下来,人只剩下了骨头,肚子越胀越大,每天咕噜作响,完全不能再进食。去年端午回来看到她,只能躺在床上,因为需要人照顾,也搬来了杨家坪这个破房子,由小姑姑照顾,以前画一条眉毛都要十分钟的她,躺在床上骨瘦如柴,双颊突出,头发和眉毛都剃光了。只是她声音还依然洪亮,带着哭腔对所有人说,她想活下去。一个房里两位卧床不起的重病人,去年我回来看到的场景实在忍不住坐在床边掉眼泪,小姑姑仍大嗓门的叫着“妹儿妹儿,你回来真的长大了哟!” 医院已经拒绝治疗,据说最后大姑姑是在妹妹的怀里死去的。


 


如今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已经没有眼泪,应该说叙述的冷静有时让我害怕,好像在写一篇小说,述说着别人的故事,而堵在心里的时候是痛的。现在回来,我仍然是个观看者,一个无能为力的观看者、叙述者。短暂的几天我又要离开,去追寻自己不可知的未来,而老家亲人的生活还在继续,他们似乎比我更无痛感。


 

自从大姑姑离开后,她丈夫一直未娶,人前也从未流露出过分的伤心,只是默默的生活着,只有当我们看到空落落的房子里,至今仍与一年半前姑姑离开时一模一样,甚至连桌上的杯子都几乎没有挪动过位置,家里的灰尘已铺积的过分。我才知道,一个男人的心早已残缺,头白的鸳鸯再也没有伴飞。

IMG_5798re

IMG_5792re
Written on 10月 1st, 2010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Tags: , , ,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