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th Jan 2012

很难相信当我再次打开上海文化旅游写作提纲的时候,已经是传说中的2012年。从玛雅预半夜凉初透言到圣经故事,都几次三番将2012作为对骄傲而自负的人类进行审判的终极年份。而2012到 了,似乎一切太平,上海开春前最寒冷的隆冬到了,三年前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这样一个阳光灿烂、寒意凛冽的下午,独居上海远郊浦东的一隅,我与屏幕前断 断续续的文字之间,是午后阳光里飞舞的尘埃,从旧书堆里散发出若隐若无沉沦的气味,还有那些在我手指间微微颤抖的长长省略号……

手边一本圣经,偶尔抬头看窗外的天,这是远离风花雪月上海滩外的远郊老城区,50年 代为安置大批底层工人而建的老公房,毫无设计与情怀可言,放眼望去都是方方正正积木一般的水泥楼,据说还是因为世博关系才穿上了“衣服”——外墙瓷砖。家 家户户在窗外支起晾衣竿,洗的发白的内衣裤以及漏着棉絮的冬棉被在蓝天下飞舞;开着扩音喇叭的三轮车时不时在小区内穿梭,用上海话喊着“回收旧冰箱、空 调、电视机……“;而收垃圾的大卡车总是在清晨7点 就轰隆作响,接着楼下独居的修鞋匠将电子琴开到最大声反复播放着邓丽君、周璇等人的老歌……睡在床上辗转的我半梦半醒之间知道普通上海人的一天开始了,这 座城市的前世今生已成为我的梦魇。太想抓住过去,找不到时光蜿蜒的轨迹,失了自己也失了生活的本意;而低头往前狂奔,如这一年来无数次在外滩买醉,酒精烟 雾间说着英文恍如身处异国,却再也感受不到这座城市的脉搏,它微息残喘,它温柔匍匐,它总在我午夜梦回,命运罅隙间与我相对。一个人、一座城、一些文字, 都是宿命的,或许我不应该用“宿命”这个词语,而应该是the path of my Lord。

三年后,我在上海,真实的面对自己和生活,手心空空。时光流疾,像一条大河,我要追逐它最终流向的方向。感情、事业、生活都转了一个圈似乎回到起点,像这被预半夜凉初透言要接受审判的2012,而文字、信念再次回到我的手心,诺亚方舟抵岸前需要每个人亮明身份的未必是金钱地位,而是你的本质你是谁?书稿开篇还没有清晰的思绪,但是我心中充满感恩与平安,与这座城市共进退,深深知道不是我在书写它,而是它在我身上复原。

日记陆续搬家至:http://blog.sina.com.cn/lavignepy

Written on 01月 15th, 2012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