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th Jan 2012

最近几天都在读陈丹燕的书,这位被深深烙上了上海情怀的作家常年生活在欧洲,其实只在上海度过小半段青春,却用他此后的大半生都在世界各地追随上海、复原 上海、模拟上海、重新认识上海。这让我觉得很有趣,也让我重新思考所谓“上海”的文化意义。当然这也是本书写作最急需解决的一个问题,也就是到底什么成就 了上海?上海,到底是一个地理概念还是一个文化概念?作为中国第一个有移民概念的城市,上海不仅是中国移民的聚集地,还是世界移民的梦想,即使那已经是一 个世纪前已渐褪色的梦想。联系自己的身世经历,我突然间明白了自己为何对这座城市情有独钟,也冥冥中似乎抓住了我要写作的那个核心情感,而这核心还在襁褓 孕育中,似乎与我隔着几层薄纱,像初会情人间飘忽不定的暧昧情愫,撩人心扉却把握不住。

如果把我自己作为一个参照物,出生在80年 代典型的中国内陆,在工人社区中度过童年,那时候正是改革开放初期,一切曾经属于上海温存黄金的小资文化被文瑞脑消金兽革残暴而粗鲁的扫荡过一遍后,正在跟随全中国 改革的大步伐慢慢振作,那时的上海应该是浩劫余生后的黯淡。但是那时全中国人民的记忆开始复原,上海还是并且是唯一那个他们心中一切关于物质与华美的象征 地,那时的上海也正在进行如火如荼的工人生产,从资本主义侵蚀的“洋货码头”变为全中国的“国货供销社”。”上海牌手表“、”凤凰牌缝纫机“、”蜂花洗头水“、回力鞋、第一百货商场……30年 代那些掺杂着不同意识形态的繁华褪去,而具有中国特色的繁华再次由这个城市引领,因此,即使是内陆四川,到处都充斥着上海的情怀与元素。在当时还从未涉足 过这片土地的孩子心中,上海,仅仅是日常用品中那精细雕刻的两个小小楷体字,而自幼我就知道,有着这两个字的东西都是品质的象征,都是父母辈珍爱的东西。 地理上的上海在哪里,我并不知道也不关心。

到了90年代初期,我跟随全家南下迁移到改革开放前沿深圳,我自己的家经历了近几十年来中国最大的移民瑞脑消金兽运动。当然,在90年 代,深圳的风头远远盖过了上海,那时的上海正在经历最大的工人安置问题和老区改造问题。而深圳是一个新宠儿,蓝天白云下,海风红树林旁,怀揣梦想的中国年 轻人在这片新生土地上开始寻梦,包括上海人。而所有的移民城市都有相似的精神与发展脉络,同时深圳毗邻着与上海有着双生双城姻缘的香港。这是一个很有意思 的现象,将近一个世纪以来,上海与广东的几个城市总发生着周而复始的流转关联,可能具备相似的地理优势,相似的气候及文化习惯,无论是当年的西方列强,还 是如今的国际企业,总是把目标放在中国这两个区域上。那时的深圳,就像当年八国联军占据上海一样,全国各地纷纷急于在深圳树立上属于自己地域的标志,四川 大厦、江苏大厦、安徽大厦,当然最具代表性的是“上海宾馆”以及一大堆典型上海的精髓“老大昌”、“红房子西餐厅”……深圳是一个上海的中国大陆版“租 界”,而努力模仿和追忆的还是曾经那个辉煌于远东的上海。那时拿着大哥大,穿着 笔挺西装,擦得油光发亮的尖头皮鞋,头发还梳着三八分小开头的上海青年是引领着深圳时尚的最早一批人。

而到了香港,那浓浓的上海滩气息就夹杂着说不清的海腥味与广东市井味扑面而来了……其实香港也是一个移民城市,而且香港真正的繁华崛起也恰恰是在上海黄金 鼎盛岁月之后,当年那些从孤岛撤离的上海“贵族”们,抱着隐姓埋名的凄冷决心逃离到这片当年他们看起来略显粗俗的海岛上,到了这里他们早已将往事付诸东 流,一头栽进广东的世俗尘烟中,万事转头空……经过半个多世纪的融合,后来的香港年轻人早已不知道曾经那个辉煌的上海,他们现在引以为豪的香港——中环叮 叮当当画着大幅“喇叭正露丸”广告的有轨电车,油麻地窄巷中操着上海粤语的裁缝店,李嘉诚儿子也喜欢光顾的尖沙咀某间还能减三八分头的发廊,铜锣湾曾被王 家卫选中拍摄花样年华的老派上海西餐厅、飘着葱末小馄饨的某间旺角夜宵铺头,还有那些在王家卫电影中不断复原的老上海情怀……年轻人以为这才是香港,而其 实那是上海。有时不禁鼻头一酸,想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上海滩,那个精致唯美的细软想象,都在匆忙间蜷缩在了这咸风日晒的海岛上,一缩就是半世纪,来不及温 存,来不及追忆,只剩的残喘。属于曾经那个“上海滩”的辉煌,既不会被主流历史重提,也不会被日新月异的年轻时尚所推崇,她只带着她骨子里那微微的矜持与 骄傲,自顾自的站在历史的罅隙里。

日记陆续搬家至:http://blog.sina.com.cn/lavignepy

Written on 01月 15th, 2012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