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h Jan 2012

飞机由沪抵深的刹那,我竟然有小小的失落,照理说应该是回家了,终于暂时离开了那个我孤苦伶仃的地方,却不然,或许人的归依感还是来自精神不在地域,最近 一直都在思考上海的文化意义,突然间地理上的抽离带来心灵故乡般的离别之感。此次回深过年,刚下飞机就直奔初中同学十年聚餐的现场。一路上的士飞驰,笔直 深南大道两旁整齐的楼房,空旷的标志性建筑,缺胳膊少腿的霓虹灯……还能嗅到改革开放初期“根正苗红”的味道,那是典型深圳的味道,一种试验田的味道,一 种快速膨胀后若有所失的味道。随着车开到福田罗湖交界处,园岭村,那应该是深圳市中心最老的一片公务员住宅区了,我在这城中心度过了将近8年的小学中学时光。

其实昨天的随笔还没有写完,我只写了我在国内城市感受到上海作为文化意义的痕迹,而今天的同学聚会似乎让我看到了上海在世界范围内的踪迹。我的初中班级说 来很特别,大半都是深圳本地人,自然也就所谓的“富二代”云集,中考之后大半也都出了国,家里在国外各地铺好路,广东人骨子里天生的闯荡劲儿,他们也就十 几年在外扎下了根。当时由于我家刚移民至深圳,财力及社会关系各方面都算不得殷厚,我就成为少数那不是“富二代”也没有选择出国的二代移民孩子。但我很感 谢一路遇到家境文化都极为迥异的各类朋友们,正是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各种视角。

十年的相聚似乎是各路生活经历的碰撞,有同学说十年前在澳洲中国移民除了广东人就是上海人最多,“开舞厅妓院的就是上海人!”他用广东话略带戏谑的说着。 我大笑之后心里印证着当年百乐门舞厅聚集全世界最高级的舞女,后来她们到了美国百老汇还洋洋得意自己来自大上海舞厅。当然这些历史我的广东同学们不知道也 不关心,而我开始回想我的海外旅游经历:印度的红头阿三,满街跑着的人力黄包车,还有加尔各答四处散落着的英殖民破败大楼;巴黎塞纳河畔似曾相识的梧桐 树,红磨坊里熟悉的康康舞,蒙马特高地里传统小酒馆飘出我能跟着哼唱的法莫道不消魂国香颂;慕尼黑市中心那间希特勒曾策划政变的酒馆,如今竟有人点“夜上海”并且整 个酒馆的人借着酒劲开始大声合唱……伦敦的泰晤士河沿岸至今能看到骄傲的英国人对海事时代占领远东第一大都市的自豪遗迹,我似乎看到了上海外滩的起源…… 突然之间我猛然发现,这些似曾相识,这些文化上的触动与牵引,都来自一个地方,那就是上海。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在海外能感受到的熟悉与共鸣竟都可浓缩于上 海,暂且不去纠结历史原因,上海已经物化为每个漂泊在外的中国人心底那一点小小的胎记,隐隐的嫩粉私密的印在肉上,轻易间不暴露给外人但却在自己独处时赤 身裸体偷偷察看。反过来想,那一世纪以来陆陆续续到中国的外国人岂不是也是同样?估计只有在上海,他们能如我一般那么轻易的找到家乡的味道,各国有各国的 酸甜苦辣,在上海的外国人甚至根本没有把这里当成异乡,他们在曾经自己祖辈留过情、失过意的地方,继续的留情失意,80年时光洄转,竟惊人的相似。

我的同学们带着实际的生活哲学在国外生活,据说唐人街里粤语早已是除英语外的通用语言,他们对上海的了解几乎全部来自国外的痕迹,好像只有他们出国了才知道上海的存在一样。上海,就是这样,好像是中国一个遥远的意向,始终被遥远的曲解和尴尬的存在着。

日记陆续搬家至:http://blog.sina.com.cn/lavignepy

Written on 01月 15th, 2012 , 我的呼吸证明着岁月飘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