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见到蓝色之城,是在旅行杂志上,铺天盖地的蓝,如神来之笔袭来,将绵延数千里的单调沙漠忽然艳截,有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隐喻在里面;

第二次见到蓝色之城,是英籍导演拍摄的老电影:十六世纪梅兰城堡中,养在深宫的幼年舞女从城堡炮台往下俯瞰——忧郁的蓝,随着长镜头的缓慢移动,最后放空定格在深邃的天空中,身后传来糜烂腐朽的宫廷笙歌,一群女子正在蓝色朦胧中诵读爱经……



第三次见到蓝色之城,当图片和传说都已化作记忆的注脚,我登上高高的梅黑兰格尔堡,带着另一个东方古国的好奇与臆想,带着这一路辗转跋涉的滚滚风尘,带着我无数次穿过古城墙时落在身上的斑驳阳光和更迭阴影,来到她的面前,时光掩埋下那些血染的手印、凄厉的哭喊、火光中燃尽成灰絮的华美衣衫……被锁在历史尽头的真莫道不消魂相突然涌了出来,挂在墙头昭然若揭。

IMG_2306re

三十一个血淋淋的手印,作为城堡的印契,是蓝色之城的封条。据说这是公元六世纪最早发生殉葬历史的铁证,那应该是一位藩王,他的离去带走了三十一位嫔妃美眷,连同她们的爱情忠贞、少女时代装在盒子里的秘密、眼睛里那一抹淡淡忧郁的蓝……死去藩王的鞋被互相传递,每个女人都用额头膜拜。饮下祭祀呈上的一杯麻人比黄花瘦醉酒,口嚼槟榔,据说这样能减轻灼烧的疼痛,其实意志早已让她们麻人比黄花瘦醉,众人载歌载舞围成圈,她们被打扮成新婚时的模样,盛装缓慢走向咫尺的烈火,那是天堂,那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去吧,你的肉体凡身将会跟随丈夫涅磐,“萨提”女神即将诞生……在巫师和幻觉的双重诱惑下,她们纵身跳入火海,带头跳的是王后,墙上位居第一的那个手掌;跟在后面那么多的掌印,甚至不知道这个为之献身的所谓“丈夫”姓甚名谁,甚至从未享受到一天爱情的滋润。我猜测在火灼肉身的那一霎,她们中的许多或许呼救、或许后悔,或许识破了这个宗教的大骗东篱把酒黄昏后局,可是她们的父母家人却用竹竿木棍阻止她们爬出火堆,鼓乐齐鸣湮没了她们的哭喊……

Suttee_by_James_Atkinson

蓝色与红色撞击着、交织着——忧郁、恬静、原始、奔放,熊熊火光中一个个消失的如花笑靥,如月亮破碎在荡漾的微波中,漫天飞絮伴随鸟儿的哀鸣,在蓝绸的背景上划出长长的弧线。



暮色时分,站在梅黑兰格尔堡前我完成了这样一番跨越千年的畅想,可是愚昧和残忍延续至今,这些瘦小的掌印对于当今的印度也并不陌生,各国媒体现在还对此种残忍的殉葬风俗多有报道,在印度许多偏远乡村更是屡禁不止。除了血红掌印,城堡大门上还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粗大铁钉,据说这是古代战争用以抵御敌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象攻势的重要守卫。一扇门上即浓缩了战争与爱情、血性与凄美的恒古主题,正在被轻轻叩响。这是印度唯一一个有中文语音翻译的城堡博物馆,我们的阅读便从这厚重的扉页开始。

120579c4961g213

城堡屹立在城市中心的巨崖上,从城内任何一个角度望过去都可见城堡巍峨庄严的身姿,城堡身下总是鲜花盛开,祭奠着那些已故的亡灵。城堡最初就是为防御功能所建,占据了城中的军事制高点,拉贾斯坦历史上最强盛的马尔瓦尔王朝,其15代帝王Rao Jodha为保证王室安全,受修道士指点,将军队王宫一起迁徙至此。据说修建这座奢华宫殿的过程极为惨烈,激怒了居住在这里的鸟神,鸟神发出最恶毒的诅咒“让这座城永远缺水,并且瘟疫横行!”为破解这道咒语,一位叫Rajiya的贱民甘愿以活埋来感动神灵,他也以此种无比神勇的行为破除了印度森严的种姓等级,他的后代都永世受惠于王公,至今仍生活在焦特普尔一块名为“Rajiya's Garden”的独立封地上。在通往城堡的路上,一块雕刻着华鸟的墓碑记录了这段建堡历史。在印度你永远分不清什么是神话,什么是真实,如果他们能在神灵的庇护下活得天真而自足,又何需分辨真假呢?


 


“一个人,离美妙的童话有多远,离优雅就有多远;一个国家,离神明有多远,离文明就有多远”世人还在感叹吉卜林(Rudyard Kipling)那永远缤纷、充满生命力如诗般的语言,给当时森严刻板的英国带来了一股清新的冲击。而他一生中被认为最具代表性的小说《丛林之子》(Jungle Books),其灵感就是来源曾在印度生活的日子,后来被迪斯尼拍成经典动画片“森林王子”。相信所有的孩子都不会忘记片中那些穿着松垮下垂马裤的人物,在自然法则下如何矫健英勇,他们都是古拉吉普特人的象征,取景也来自焦特普尔——这个处处都是神明印记的古老城市。

mehrangarhfort-jodhpur2

在中文语音提示下,我走过一道道各具象征意义的城门,据说共有7道,每一道都是为纪念一次战役胜利,唯独那扇印有殉葬女人手印的门,女人用死在男权历史上留下了凄美的一笔。整座城堡依山势而建,经过五百多年的磨合,已经与山体融而为一,就像从山中劈山砺石长出来一般。里面宫殿却回廊错综,设计精巧,毫不因外表的粗旷损失建筑的美观考究,里面区分了“琉璃宫”、“珍珠宫”、“藏宝阁”……王公将相极为奢华铺张的生活可见一斑,如今都只是作为各种古代生活用品的展示厅。在这里可以看见全印度唯一展示各类轿子的博物馆:象轿、狮轿、孔雀轿都是以印度崇拜的动物神灵作为轿身雕刻,另外还有女人不能被人看见容貌的各式屏风轿,还有为皇室刚出生婴孩准备的“天使轿”,上面有飞天的天使庇护,中间还有相框……


除轿子博物馆外,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个玻璃橱窗展示的贵族少女梳妆盒,从健身器材,到胭脂粉盒,还有精美的木雕壁画,展示了一个闺中待娶的少女要去会见情人时的全副“装备”。两根喇叭状的大木棍据说相当于现在的“杠铃”,作少女健美手臂之用;银盒打开来是隔层细密的小盒子,还有梳妆镜和小神龛,挂在中间的木雕壁画充满了伊斯兰花卉风格,三位少女含情脉脉……不知道为何,这套少女梳妆盒让我发呆了很久,与城堡门口那些毅然走向毁灭的女人们相联系,一个女人短暂而美丽的一生,如玫瑰花开的最后一秒,还没来得及欣赏便黯然魂销。


城堡议事厅门外便是一个个炮台,这个场景在电影中出现过无数次。议事厅四周一个个有屏风的小窗户,曾经就是嫔妃垂帘听政的所在。午后我让自己故意放轻脚步,拖着裙子光脚徜徉在炮台边,希望能踏入十五世纪摇摇欲坠的王朝边缘,学着电影中女主角那样趴在炮台边俯瞰蓝城,午后是不是也会有破空而过的鸽哨?

IMG_2296re

IMG_2270re

IMG_2378re皇室天使轿,床上还有相框

IMG_2334re嫔妃乘坐的轿子,不让人轻易看到容貌

IMG_2323re孔雀轿

IMG_2314re狮轿

IMG_2346re伊斯兰风格的少女挂画,三位少女容貌羞羞答答,让人看着也不免怦然心动。

IMG_2342re

古代印度贵族少女必备的全套化妆装备,两旁挂着的是锻炼手臂肌肉的“杠铃”,其观念比现代还更时尚。

Written on 03月 8th, 2010 , 上路心情 Tags: , ,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