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前曾在深圳地下音乐市场淘到一张印度民族乐碟,那是我朋友阿飞的私家藏品,也是他的镇店之宝。阿飞数十年执着于世界民族乐的收集与制作,在那些青春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年代,一面躲避着城半夜凉初透管的穷追猛打,一面在不足十平米的店面里用电脑CD-ROM放出一缕勾人心魂的异域之音,每当那一段空灵纯净的颤音伴随鼓铃有节奏的敲打,从闹哄哄的外贸市场飘出时,混杂着烤羊肉串的香味、炭火的热气腾腾,我眼前的集市仿佛移步换景来到了西域,一股快乐的热血往脑门上冲……后来阿飞的铺子“旧天堂”据说已成为全中国非主流音乐的摇篮,而那张印度民族乐也被他深情的称作“曾支持了三个月房租的功臣!”可见印度民族乐的魔力,只要你一听便不会忘记。

当我漫步在焦特普尔旧城门边时,一段熟悉的旋律像记忆手中那根线,轻飘飘牵引着我尾随找寻,在城门下席地而坐着一个身着白衫、红色头包的印度小伙,他在阳光半明半暗中忘情拉着手中的西塔尔。跳跃的弦乐从他手中快速的拉弓下延绵流出,像隔开静脉的血,先是一股暗流,充满着温湿香甜的气息,转而迅速澎湃,尖细的音符游走到峰巅浪尖,心被揪着也爬升到了G点,最癫狂针尖上他突然放声高歌,音符蓄满力量被猛然放闸,在他辽阔的音域中舒展荡漾……他闭上双眼沐浴在音乐的河流中,阳光洒在他脸上,喉结青筋在他枯瘦的颈项上轻微颤动。完毕,他收起简单家当,一张床单、两把琴,夕阳隐没前消失在蓝城的尘烟尽头。

IMG_2281
11e5bb84a1cg215焦特普尔民间艺人常使用的乐器。

IMG_2431


当然蓝城随处可见这样即兴演唱的民间艺人,集市角落里、城墙边、古堡下,他们有时会三五成群围成圈,各种乐器配合演奏;有时会带着舞娘边跳边唱;有时还会跟随民间戏剧团周游演出,表演内容有民族英雄的悲壮传奇,沙漠部落的兴衰亡史,还有更多的是丈夫远征,妻子独守空房以泪洗面的爱情故事……多是拉贾斯坦的历史典故以及神话传说,他们都是常年生活在沙漠地带的民间艺人,居无定所,游走在孤寂贫瘠的沙漠边缘,祖祖辈辈依靠着这样口口相传的艺术技能艰苦度日,也寄托他们对安稳生活、民族振兴延绵不断的渴望和信仰。然而即使身份低微、收入微薄,他们在表演时却如痴如醉,我相信那是他们与生俱来的快乐,随手拈起的树叶也可入乐,随处看见的纠纷也可编入戏剧调侃,他们像莎士比亚笔下那些热爱戏剧的人们一样,充满着生命的欢愉。每年十月在焦特普尔举行的“马尔瓦尔节”,所有的民间艺人都会自动聚集,像普什卡的骆驼节一样,大家带着自己家族的绝活,盛装出席,歌舞狂欢、通宵达旦。

Marwar-Festival_11293马尔瓦尔节的盛况


可千万别小看这些民间艺人,他们中的很多人经常还会出现在国家电视电台中,甚至受邀到英法等西方国家巡回演出,在最近的印度旅游文化推广计划中,他们作为印度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跟随国家旅游局到各国的国家宴会厅一展风采;即使是甘地总理欢迎重要外宾的宴会上,那些盛装表演的艺术大师,也是从这些墙根下卖艺为生的流浪汉中挑选去的。所以在焦特普尔,那些与你有过一眼之缘的民间艺人或许就是擅长“朗格”或“芒格尼亚”音乐的大师,给你指路的墙头小伙或许就刚刚从国宴上盛装表演归来……


 


崇敬之情从我心中油然而生,我崇敬的不是他们也许显赫的背景经历,而是他们血脉里那种对苦难自我化解、对生活自然美化的天赋;还有他们宠辱不惊、泰然自若的生命常态,上至殿堂,下至街边,给总统和平民的表演,绝不会因为等级的差别影响艺术价值。因为在印度,无论是音乐、舞蹈还是戏剧、雕塑,所有的艺术形式都是人与神的介面,以神的名义而存在,神灵无处不在,所以印度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其精神世界在艺术的影射下却永远平等、永远敬畏。


 


印度艺术神奇的消解能力扩大到文化,就是和谐共存;扩大到哲学,就是恒定其中,以不变应万变;扩大到政治外交,就是非暴力不合作,用精神的力量击垮“日不落帝国”虚弱的骄傲……因此,我觉得印度的艺术就像是一把神奇的杠杆,一个支点,翘起整个民族的脊梁。

Odissi%20silhouette-small


让印度艺术如此成熟与精湛的核心就是宗教的神性,如果说音乐的旋律太飘忽不可捉摸,那么当你看到每天傍晚在焦特普尔路边,聚集表演的舞蹈或戏剧,你就一定会被其隆重的仪式感所震撼。


 


在城堡脚下我看见一个穿着蓝色纱丽、眼神撩人妩媚的舞娘在赤脚跳舞,旁边有西塔尔琴和班苏里伴奏,旋律古典神秘,节奏感十分缓慢而强烈,而女孩仿佛与那琴音生长在了一起,每一个节拍都打在她每一个踏脚、回眸、转身、仰头的动作上。在国内,我也浅薄接触过印度民族舞,因为强烈的脚踏型风格,还有舞娘手心和脚板上的红点,我认得出她跳的是印度最广为流传的古典舞蹈“奥里西(Odissi)”。这种舞蹈最初起源于东印度奥里萨邦的神庙,舞者通过舞蹈对神表示爱慕和崇敬,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最初跳这种舞蹈的舞娘,就是神庙供养的“黛娃达西”,在可久拉霍地区我就曾听说了关于黛娃达西的凄美传说。



暴风截屏20081109134229 copy

眼神的运用极为巧妙!

暴风截屏20081109134340 copy


黛娃达西是古印度寺庙中的职业舞女,在公元九、十世纪时,由于宗教鼎盛,统治者大兴寺庙,黛娃达西的社会地位一度很高,被尊称为“神的仆人”。被选中做黛娃达西的姑娘童年就要离开家庭,确定与神的特殊关系。一定要在月经初潮来之前,否则将会被认为对神不敬、不洁。她们拜师传承舞艺,都是采取口传心授、嫡传相袭,类似中国古代的武功派别和梨园班子,师徒间互相依存的关系很强,如果有哪位黛娃达西能有幸被选入宫跳舞,甚至成为主公的妃子,那么就是光宗耀祖。而黛娃达西的初夜一定是献给神的,在她们第一次正式表演的前一夜,需要骑马到神庙中举行与神结合的婚礼。神像被罩上新布,黛娃达西被授予拖鞋和鲜花,一条圣线一头系住神像,一头系住姑娘的脖子,从此以后她就是神的妻子。即使日后发生性事,都被赋予极强的神性,所以一般民间的男子并不愿意娶黛娃达西回家,觉得是对神的冒犯,将会折寿,只有皇室主公,被赋予齐天的鸿福能与之结合。这让我想到在尼泊尔我们见到的Kumari女神,空度几年荣华富贵,抛却青春空对镜,到头来只能孤独终老。能有幸被选入宫的是极少数,大多数黛娃达西被沦落为寺庙的“庙妓”,或委身于师傅做情人,或被人强奸自甘堕落……



暴风截屏20081109134306 copy
16世纪皇宫中为主公表演Odissi的舞女,充满了颓废优雅的气氛……

art171a

art171b
古代神庙中都眷养了大量的黛娃达西


后来,“奥里西”舞随着黛娃达西的神话解体,逐渐走向衰败,衰落的皇宫秩序,以及英国占领印度,神庙艺事被禁演,奥里西舞开始由不专业的舞者继承,并且与色情挂钩。一直到印度独立之后,民间资助机构开始传统文化复兴,才勉强将奥里西舞从崩塌的边缘拯救出来。但是由于一直是以口相传,并没有任何文字的介绍,目前只能在可久拉霍或其他神庙雕塑上找到相关的记载。我后悔在当时可久拉霍的性人比黄花瘦爱神庙前没有赶上看一出精彩的“奥里西”舞蹈表演!


 


值得一提的是奥里西舞蹈那妖娆性感的服装。现在我们看到的都是 ** 风格的宽松灯笼裤,上身由一条手工纱丽简单缠裹。与一般的纱丽相比,奥里西纱丽具有更繁复的镶边和精美设计。据说在古代,奥里西舞蹈提倡穿着“无缝衫”,就是不经过任何缝纫的针线痕迹,将一整块纱丽缠裹在身上。后来因为缝纫服装穿着方便,便逐步弱化了这种传统。


 


除了服装之外,最讲究的就是首饰装点了,不仅为了美观,还要讲究神性含义。一个奥里西舞者的首饰象征意义十分复杂,比如头部顶端上往往会佩戴有一个小小尖塔的装饰品,被称作“Tahiya”,象征了寺庙;发际沿线还会戴一条长长的头链,叫做“Mathami”,象征花束缠绕,链条在额头中间还有一条垂下的坠子,象征寺庙的顶端;全身最为神圣的就是舞者脚踝上的一串脚铃,系在灯笼裤底部,脚铃对于古代的黛娃达西是身份的认可,只有得到师傅授予的脚铃才算得到了舞艺的认可,直到今天,奥里西舞蹈的舞者还会手捧脚铃到师傅面前接受祝福。而脚对于所有印度古典舞都是极为重要的,拜师学艺的当天,师傅就要抓起她的脚踝,将双脚来回磨动,以示圆满。我们常看到在奥里西舞蹈中手心和脚底画上的圆点,被称作“Tlta”。



odssi

od5Odissi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头饰上的Tahiya,象征了神庙的尖顶。

lightbox奥里西舞蹈中手心和脚底画上的圆点,被称作“Tlta


印度的舞蹈分门别类、精致严密,每一个动作、每一种服饰,甚至每一个眼神都具有特定的宗教含义。据说在印度最古老关于舞蹈的专论《舞论》中,解释了印度舞蹈的婀娜动作不仅仅是为了展现迷人的姿态,更重要的是模仿神创造世界的过程,赞美宇宙生命的节奏和韵律。而舞蹈所着服饰,则体现出各个地区的风俗习惯及信仰观念。


 


对于我们这些看热闹的外行游客,只能可以通过不同服饰间显著的差别来大致区分古典舞蹈的类型。比如目前最受欢迎的古典印度舞蹈婆罗多舞(Bharata Natyam)是以精致的丝织品和鲜花发饰著称的,让人身处美丽动人的史诗传说画卷中;拉克和齐浦尔邦的卡塔克舞(Kathak),以伊斯兰教的宽大衣裙和大量脚踝铜铃为特点,舞动起来像一朵怒放的花,大量跺脚动作伴随铜铃的节奏热烈欢快,舞者脑后一条简单大方的长辫,与鲜花编织在一起;安得哈拉邦的库奇普第舞(Kuchipudi)最大的特点就是头顶大壶,他们甚至可以将大小不一的壶一个个叠罗汉式的顶在头顶,在舞蹈过程中滴水不漏;东北部曼尼普尔邦的曼尼普利舞(Manipuri)充满了大自然的淳朴,最大的特点就是头顶圆锥形小圆帽,面蒙轻纱……还有更多的舞蹈形式,与戏剧结合在一起,发展成了新的艺术形态。

Bharata Natyam3
婆罗多舞(Bharata Natyam)
Bharata Natyam2

Kathak2
充满伊斯兰风格的卡塔克舞(Kathak),舞动起来像一朵绽放的花!

Kathak

Kuchipudi库奇普第舞(Kuchipudi)头顶大壶,却滴水不漏

Manipuri曼尼普利舞(Manipuri),十分有特色的圆筒下身裙摆
Manipuri2


最让人可贵的还是印度至今仍保持着艺术的生活化,路边街道随处欢歌起舞的人们,他们也许为了流浪讨生活,但也是赞美生命的过程。花钱去国家影剧院看的舞蹈当然华美瑰丽,但是少了那一份阳光泥土的灵气,就像我在焦特普尔闲逛的这些日子,我时常在梦中跟随他们的影子游走,他们就是吉普赛,摇着辫子唱着歌,沿着沙漠随遇而安。在梦中我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去学习为人的本真状态,那时我发现自己的愚钝,在自以为文明的社会里学习而来的严密逻辑只是世界的一角,就像阳光在沙漠上轻微的变化来得比时钟精确;我从不知道雨后天边的彩霞有多少种颜色,而他们却可以将其全部采摘;我的记忆无法倒背如流上万字的史诗,而他们告诉我,与神的交流只能通过爱,爱会让你充满智慧,知识只会让人变得自大……在梦中,我似乎看到了那个即将接近的终点之旅,沙漠的前方就是金色之城“杰伊瑟尔梅尔”!



 

Written on 03月 13th, 2010 , 上路心情 Tags: , , ,


与早已沦为展示的梅黑兰格尔堡不同,鲜花之下的蓝城是一片生机勃勃的市井。吹笛舞蛇的占卜师、头顶泥罐打水的妙龄女子、叫嚣着拉客的古董商、大片挂在墙头的艳丽挂毯……城市上空慢慢蒸腾起一层蓝色的薄雾,湿润了我的眼底。从城堡上往下望,可以清晰的看到旧城与新城的分界,因为焦特普尔旧城被一条蜿蜒
10公里的城墙围起来,据说这条古城墙是在焦特普尔作为马尔瓦王朝首都一个世纪后才建成,共有八个城门环绕,至今仍完整保留了15世纪原始的防御格局。印度1949独立以前,焦特普尔作为拉贾斯坦地区势力最强大的三大独立王国之一,又毗邻巴基斯坦等西亚国家,因此拥有强大的防御军队,当边境关系紧张之时,游客常常能看到天空中飞机盘旋、警笛长鸣,而当地居民还是一如既往享受着古城的懒散,笑着告诉你“那不过是日常的军事演习罢了。”(They are just doing routine training exercise

焦特普尔的蓝是无处不在的,是拉贾斯坦四色城市中最名副其实的“蓝色之城”。关于印度的传奇和震惊对于我,开端不是泰姬陵,不是新德里,而是焦特普尔。杂志上、电影中那些浓得化不开的蓝,在抵达之前我还专门为我想象中的国度配了一套蓝色印式长裙。至于蓝色之城这么统一协调的城市色调来源一直是个谜,难道是一向喜欢参差对比色的印度人突然转变审美取向,在古代就提前领会了单一色调更具感染力的配色原则?四处打听得到不同版本的解释:有人说这是因为蓝色向来是属于婆罗门家族的颜色,在古代只有婆罗门贵族家庭才允许将房屋涂成蓝色以召显贵,后来多有平民模仿;还有一种说法是由于当地敬拜的神灵喜欢蓝色,为了祈祷神灵保佑,大家无处不用蓝色诉说着他们的虔诚;更为让人啼笑皆非的解释是,焦特普尔地处沙漠炎热缺水,卫生条件差,当地蚊虫成灾,这种模仿靛藍(
Indigo)的颜色据说有驱蚊的效果,长年累月全城都流行这种颜色了。每每听到印度人的解释我都觉得十分可爱,“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自然心态,以及常年累月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所得,或许这就是所谓艺术的精髓所在,徜徉在那些画满神像的蓝墙、蓝屋、小巷街道中,阳光跟随街道的弯曲狭窄而变化光影,Incrediable India!处处都可以让时光驻足。

Jodhpur_blue_city

IMG_2394re

即使再错综迷乱的小巷也不会让人迷路,只要你认准位于旧城中心的钟塔,朝着梅黑兰格尔堡的方向一直走,就会看到这个当地最繁华的旧集市(Sadar Bazzar)所在。旅行者在这里可以体会到最鲜活的焦特普尔民风,黄沙漫天、人声鼎沸,当地人也习惯到这里来采购日常用品,从蔬菜瓜果到银器首饰,手工艺品、香料、纺织品无所不有。Sadar市场曾经是焦特普尔传统的成衣市场,这里尤以一种被当地人称作Laharia的绑染织品出名。所谓绑染,就是先将布料折叠,再用丝线捆佳节又重阳绑扎结,放入染缸中,令其根据丝线的捆佳节又重阳绑及布料的折叠方式染出不同形状的图案花色,其原理与扎染一样。但是比另一种常见的扎染织品bandhani颜色更为鲜艳多彩。

钟塔


由于Laharia特有的斜条纹花色织成的纱丽像层层波浪,西方人将其译作“ripples”。根据组成颜色的多少及花纹的不同,Laharia还有细分,由五种颜色组成的称作“panchrangi”(印语中panch,就是五的意思),七种颜色组成的称作“satangi”;Ekdali布料图案上有小的圆圈和方块;shikari则代表预先画上动物和人物图案的花纹,再将其染色的布料; tikunthi是代表圈圈和方块三个一组的图案布料;chaubasi则是四个一组的图案;以此类推,satbandi是七个一组。


 

相比在普什卡见到的名贵polato绸,制作过程要相对简单,价格也相对便宜很多,是扎染技艺中更具有印度本土风格的一种,在出口纺织品中通常被特指为“印度扎染布”。在焦特普尔钟塔下的Sadar市场,色彩艳丽的Laharia被卷成麻花捆状,像日本古画似的一排排摞在台阶上,几个法莫道不消魂国女人叼着烟,将Laharia慢悠悠的一卷卷打开,与台阶上蒙着面纱的卖主讨价还价,一阵风吹来,沙舞飞扬,成匹的Laharia在黄沙和微光中像云彩翻滚,成匹买回去只需要五六十块人民币。

无标题

IMG_2232re

不能不提的是Sadar市场北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位以三十年煎蛋饼生意出名的老头,我们暂且叫他“煎蛋老爹”,他用几块铁板搭起来的小隔间可谓是享誉世界,各个版本的Lonely planet导游书都专门推荐,包括法语、西班牙语,甚至韩国、日本的导游书都将煎蛋老爹和他的“Omelette shop”作为焦特普尔不可错过的一道风景线给予推荐。

所以在钟塔广场梭加地门
(Sojati Gate)下常年伫立着大大的手写招牌“Omelette Shop”,戴眼镜的煎蛋老爹带着一个学徒每天无论风吹日晒,在铁皮隔间里滋滋作响烤着他独创的“双蛋煎饼”:两个鸡蛋剖成四瓣,煎到嫩中带黄,洒上辣椒粉、洋葱片,四片外焦内软的面包一裹,就是香喷喷的Omelette了!外面摆着三五板凳,尽管没有任何店面雅座,也抵挡不住世界各国游客按图索骥的美食热情!风沙飞扬,大家就互相围成圈,用手稍作掩盖快速将热乎乎的煎蛋饼塞入口中,竖起大拇指赞扬老爹技术名不虚传。

或许是树大招风,眼红煎蛋老爹的当地人陆续开出各类
Omelette Shop,整个钟塔广场煎蛋香味弥漫,煎蛋老爹急中生智,无师自通学会了产权保护和自我营销,在招牌下不断挂出各类假冒提示,还有LP推荐的页码及原文作证,老爹会热情的邀请你写下自己的美食感受,贴在店铺门口,世界各国的便签已歪歪斜斜挂满一张小黑板。我和蕾蕾早餐基本都在煎蛋老爹的铁皮房外解决的,为了感谢老爹的好手艺,我们也留下了自己的便签推荐,据说蕾蕾的朋友第二年再去印度时,还在同样的位置找到了她的笔迹,实在是让人温馨的线索,异国他乡因为这小小的联系而倍感温暖。

IMG_2221re

IMG_2222re

IMG_2227re

标准的蓝城omeltte!如假包换!

IMG_2226re

y1p3gRo2vJVtkZXAiYUGzJroNR-3UkkW2Omgnih7gZDRA07RyY5RZZR9pFxi

以下摘自蕾蕾的日记:


青鸟从印度回来了

留言给我:从印度回来了,在焦得普尔的钟塔,那个做omlete的老爹的留言本上看到了你的字迹,


2007年8月15日,好亲切!

喜欢在等东西吃的时候写些东西,店里有本子就在本子上写,墙上有纸就在墙上写

没有就写明信片寄给朋友和自己

每到一个城市都会寄明信片回家,给自己做个留念

那年在印度的DARJEELING,和德国女孩一起呆了5天,每天我们都在那个餐厅写日记和明信片

我也在墙上写了一段话,那是个除了当地人看不到亚洲人的地方,墙上贴满了英文

那天是妈妈的生日,我用中文写下了嘱咐,留在墙上

我知道很快就会被别人的盖住,或是撕掉,但是我写过了,就可以了~~

Written on 03月 11th, 2010 , 上路心情 Tags: , ,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Theme Adventure by Eric Schwarz
Entries (RSS) and Comments (RSS).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又一个 WordPress 站点